第185章 吃憋

忆霜笑道:“你都等了三年了,难道还怕再等几天?”他的心思她都明了,她也想早日成亲,却又觉得真这样成亲了实在是太便宜阳靖了,于是便变着法子拒绝他,看看他能是否真的改头换面,不再如以往那样急躁。

阳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那是因为我怕你又要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来,而你也知道,你找出来的理由,我从来都没有拒绝的能力!”这是他这几年来得出的结论,理由很简单,因为他舍不得她生气,所以,只要是她提出来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

忆霜轻轻一笑道:“你放心好了,我说话从来都不会食言,这样吧,就三天好了!”

阳靖心中大喜,忆霜又道:“我们成亲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在成亲前,总得办的风光些吧!我虽然不要什么宾客,却也想有宾客迎门,屋子里又旧又破,怎么也要修整一番吧!”

阳靖一听得这话,脸上如黑云密布,这还叫没什么要求,也真亏她说的出来!他们自隐居以来,就与世隔绝,以前的那些朋友是一个都不敢见,因为怕招来没必要的事端。而附近的那些村民,虽然挖桃树的时候认识一些,却也并不太熟,这一时半会让他去哪里为她找那么多的宾客?还要修整房子,他又没有三头六臂!

忆霜见他满脸忧色,心里暗笑,淡淡的道:“怎么?办不到吗?办不到就再推后几天吧!”

阳靖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故意在为难我,不过这个世上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说罢,又双眼紧盯着她道:“霜,三天后你就等着嫁给我吧!”

没有宾客他可以花银子请人来,这个事上还没有银子办不到的事。他虽然不会修整房屋,大不了叫工匠来修。

忆霜抿嘴一笑道:“那你还不赶快去安排!”

阳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哀怨道:“老天爷真不公平,别人娶亲那么容易,为什么我想把你娶回家就这么难!”看到忆霜瞪着他的眼睛,他又道:“那是因为我比其它的男人更幸福,因为我要娶的女子不但姿色举世无比,而且才智机谋不输男子,所以吃再多的苦我也认了!”

忆霜听他说的委屈,不由得笑出声来。这个阳靖,自他们隐居以来,性格越来越开朗,嘴巴也越来越甜。或许这样的日子才是他想过的吧,又或许他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正在此时,只见阳靖的脸色微变,他的脸上又满是寒冷,声音冰冷的道:“是哪位朋友到了,何不现身相见?”

这片山谷,幽静异常,平常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即使偶尔有些樵夫砍柴到此,会进屋讨碗水喝,但是今日里来的人显然非一般的人,至少武功不低,因为那株桃树只微微的一颤。虽然阳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用过武功了,却并不代表他的武功在退步。

忆霜一听得阳靖的喝声,心里也莫名的有些紧张,这里安静而幸福的生活,她不愿被人打扰,更不愿被人破坏。

桃林里传来了男子的笑声道:“我还以为你种树种傻了,没料到还是如此机敏,我不过是多看了一眼桃花,就被你们认出来了。”

一听得那声笑声,两人皆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已经听出了来人是归宴。归宴每年都会来这里看一看他们,只是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夏天,没料到他今年来的这么早。

一阵细碎的脚步传来,便见得归宴拉着一个女子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两人一见那女子,均微微一怔,因为那女子虽没有忆霜的明艳照人,但是眉眼间却有三分相似。

归宴无视他们的惊讶,自顾自的介绍道:“青儿说她不相信世上有这么美的地方,所以我就带她来看桃花了,怎么,你们不欢迎吗?”

归宴和那个叫青儿的女子手扣的极紧,光用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

忆霜首先回过神来道:“欢迎,怎么会不欢迎!”

归宴又笑道:“我们这次来,除了来看你们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阳靖问道:“什么事?”

归宴答道:“青儿说她想在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定居,我看你们这里也太冷清,便想搬过来和你们住在一起。最最重要的是,顺便把我们的婚事办了。”

青儿一听得归宴的话,双颊微微一红,头也低了下来,脸上却满是幸福的微笑。

忆霜喜道:“好啊!”

阳靖却板着一张脸道:“不好!”

忆霜板着一张脸问道:“为什么不好?”

阳靖略有些嫉妒的看着归宴道:“这片桃林是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种的时候他一点忙都没帮,现在桃花盛开了,他就想来捡现成的便宜,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好事!”他顿了顿又道:“最最重要的是,归宴都要成亲了,而你却还在刁难我!”

归宴听得他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阳靖听得他的笑声,怒道:“有什么好笑的!”

归宴却笑的更加厉害,过了好一会,才止住笑,抽着气道:“阳靖,枉你英雄盖世,原来也有如此吃憋的时候,你天天守在忆霜的身边,却原来还没有娶到她!”说罢,他又不知死活的大笑起来。

难得有个嘲笑阳靖的机会,他又岂能放过,想起以前被阳前欺负的日子,现在的他觉得很痛快,很解恨!最重要的是,今日的他已寻得他今生的爱情,心情也格外的愉悦。

归宴的笑声让阳靖有些抓狂,他恨恨的道:“有什么好笑的!忆霜已经答应我三日之后和我成亲!”

忆霜浅笑道:“归大哥,你和青儿姑娘不是也要成亲吗?不如我们一起吧,这样也热闹些,靖答应过我,要去请附近的村民当宾客,到时候可以好好热闹一番。”

归宴眼里露出喜色,却又有些担忧的道:“好是好,可是你们这里只有木屋一间,只有三天时间,只怕没有洞房。”

忆霜看了看阳靖道:“有靖帮你,应该在三天内能完成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