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大结局

阳靖心里原本有些怒气,却在忆霜那句话问完之后,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道:“是的!”话一出口,他不由得有些后悔,本来他三天的时间已经够紧,她倒好,又给他找了一件事做!只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又哪里能收的回来。

于是,接下来的三天,第一天上午阳靖带着归晏去镇上买木材,下午挨家挨户发银子请那些村民三天后到山谷里参加他和忆霜的婚宴。第二天上午他修整他和忆霜的木屋,下午帮归宴劈木头。第三天又去镇上采办成亲所用的所有物事,等到晚上回到山谷里的时候,他已累的四肢无力。

而这三天,归宴也没有闲着,虽然阳靖在采办成亲所用物事的时候,也帮他采办了一份,但三天内在盖好一坐木头房子实在不是易事。所以三天下来,归晏也累的四肢无力。

而忆霜与青儿经过三天的接触,两人已经极为相熟,最为重要的是,青儿做的一手极好的针线活,性情又极为温柔,对忆霜的话是言听计从。这三天来,她在青儿的帮助下免强绣好了一副鸳鸯戏水图。

待到三日后,山谷里早早的就有村民来恭贺,把还在床上睡觉的阳靖硬是从床上给扒了起来,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这些村民也用不着如此着急吧!如果他没有神功护体,这几日里这样折腾,只怕是会要了他的半条命!

但是一想起马上就能娶到忆霜,他的心情又马上好了起来,盼了几年的事情,这一日终是要实现了!

桃林外,苗静风与商白秋双双站在那里。商白秋轻功无双,打探情报天下无双,跟踪人自然也是天下无双了。那一日,她有一个小镇上偶然看到归宴,便与苗静风一路跟踪而来,不料却找到了忆霜与阳靖。

苗静风问道:“你不进去看看吗?”

商白秋眼眶微微温润,却摇了摇头道:“我做了太多对不起小姐的事情,根本就无颜见她。看到阳靖那样疼她,爱她,我也替她感到开心!”

苗静风轻轻的将她搂进怀里道:“那些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她只怕也早已不在意那些事情了。这么多年了,她又如此的幸福,应该不会再计较那件事情了。”她的心思他再明白不过。

商白秋道:“只要小姐能幸福我就很开心了,她的生活那样平静美满。就算她不再恨我,但是一看到我们,只怕就会想起那件事情来,今天又是她大喜的日子,我实在是不想她不开心。”

苗静风笑道:“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的易容术虽然没有她的好,但是今日里混在这些百姓中间,我们再把身形稍加改变,她是认不出我们来的。”

商白秋面露喜色。

于是,一个时辰之后,桃林里又多了一对普通的夫妻。

忆霜看着满园子的宾客,不禁有些想笑,这个阳靖,实在是有趣,看这个架式,他只怕是将附近的村民尽数请到了。心里一阵暖流划过,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实在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她的眼睛在看到东南角的一对男女时,眸子里顿时划过一抹别样的神彩。他们居然也来了,看来那一日坠崖之后倒是成全一段好的姻缘。她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些,也不点破,依旧端坐在那里。

等到吉时,拜完天地之后,阳靖便迫不及待的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抱着忆霜进到了里间的洞房。

一进洞房,阳靖便迫不及待的掀开了忆霜的喜帕,忆霜笑道:“门外还有那么多的宾客,你不去招待他们吗?”

阳靖轻哼道:“我与他们本就不熟,他们又拿了我的银子,又何需再招待!”说罢,又温情脉脉的对她道:“等这一天,我已足足等了三年,现在就算外面全是我的朋友,我也不去理会他们!”

阳靖的长臂一伸,便将忆霜搂在怀里,低头就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吻。

忆霜伸手推开他道:“现在还是大白天的,你着什么急啊!”

阳靖撇撇嘴道:“我都等了三年了!”

忆霜笑道:“都等了三年,难道还不能等这几个时辰?你这副模样,实在是像个急色鬼,又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风采!”

阳靖轻哼道:“我在你的面前就算是色鬼我也认了!”说罢,又吻上了她的红唇。

忆霜微微一笑,心里一暖,便任由他亲吻。

只是一个吻又如何能让阳靖知足,那双大手极不规矩的往她的身上摸去,极其灵巧的解开了她的衣带,片刻间,她的雪肩便露在了外面。

三月的天,还有些冷,清冷的触感拉回了忆霜的理智,她眸光流转,将阳靖从她的身上轻轻的拉开,浅笑道:“我们还没有喝合苞酒了,你也太急了些!”

阳靖又将她拉进怀里道:“我若是不急的话,就不是男人了!”

忆霜不由得失笑,刚要说话,唇却又被他含在嘴里,顿时只余下唔的一声。

三月的风,虽然有些清冷,却也有几分酥软,送来了桃花的清香,也送来了点点桃瓣。木制的窗棂前,已铺满了桃花。

忆霜只觉得满心满身的都是欢喜,阳靖厚重的男性气息在她的鼻子间乱窜,唇齿间也满是他的味道,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他的手触过的地方,都带起了一片火热,她只觉得自己快要燃烧了,心里一抹希冀,一抹渴望,却又有一抹害怕!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支支唔唔的道:“靖……老人们说……洞房前不喝酒……不吉利……”

阳靖听得她的话,只觉得万分杀风景,当下拿起桌上倒好的酒,递了一杯给忆霜,自己也拿起一杯,抓起忆霜的手一个交杯后,便一饮而尽。

而此时的忆霜已经衣不遮体,她原本极美,肤白如雪,此时的这副模样,对阳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阳靖只觉得喉咙又干又渴,当下再也顾不得许多,便欺身而上。

忆霜杯中的酒还来不及喝,便已被阳靖一手夺过,拿起来又一饮而尽,喝完之后,随手将杯子丢到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忆霜双眼看着阳靖,有些奇怪的问道:“你怎么……”那杯酒里掺了至少有十来种烈酒,能醉到一头大象,而他喝下去却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而且还连喝了两杯。

阳靖没好气的答道:“我怎么还没有晕倒,是不是?”

忆霜双颊微红,却不答话。

阳靖又道:“我从来不知道,有新娘子会在新婚之夜想灌醉她的相公。”

忆霜讪讪一笑后道:“那是因为……我害怕。”她在前世的时候,就听人说做那件事情会极痛,所以纵然她爱惨了阳靖,却一直对婚事推三阻四。

阳靖温柔一笑道:“我知道!”

忆霜微微一怔,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阳靖轻咬过她的耳垂道:“你一直在推我们的婚事,我猜的!”

忆霜浑身一个战栗道:“可是你今天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阳靖轻笑道:“因为我千杯不醉!”他哪里是什么千杯不醉,而是他早有准备,从归宴那里讨了一颗解酒药。

忆霜咬了咬唇道:“你……”

阳靖的手又环上了她的腰道:“相信我,一点都不会痛!”

忆霜咬了咬唇道:“骗我的是小狗!”

阳靖不答,唇又覆上了她的唇,将她轻轻的压在身下,小狗若是能拥有幸福,那他宁愿当一只幸福的小狗!

木屋外春意盎然,木屋内也春意盎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