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侧写

江南枝保持着沉默。

好一会,他才缓缓开口:“你们判断的不多,这个人有着极端的个人主义英雄色彩,他在处决这些受害者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兴奋,他甚至录了视频给你们。”

“他录视频,并不是想要挑衅警方,而是想要告诉你们,他是在替天行道。”

乔松嗤了一声:“还替天行道?当真可笑!”

所谓的替天行道,不过就是为自己杀人开脱的一个说辞而已。

江南枝没有理会乔松的话,而是就像看向了姝影酒吧的那些拍摄到的不全的照片,说道:“这个人总是低着头,而且,他端盘子的动作很自然,他偶尔碰到客人的时候,会去低头问候。”

“这个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习惯。”

邢昱之前没有多注意这个,此时被他一说,便微微拧起了眉:“他应该是从事服务行业很多年了……”

“他甚至是有些自卑,这是原生家庭给他带来的影响。”

“他会认识这些人,未必是从网络上,而是这些人,都去过同一个饭店。”

段则非抿了下唇:“同一家饭店?这个范围可真是太广了。”

四个人的家庭住址都不一样。

江南枝指尖轻轻敲着桌面,笑了一声:“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地方可以让他碰到吗?”

邢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姝影酒吧?”

江南枝点头:“对。”

“他未必是里面的员工,可能也是在里面玩的。”

“至于最后一个死者,听说你们还没有查到她的身份?有没有考虑过,最后一名死者和凶手有关系呢,或者……是亲人。”

众人都是瞬间一愣。

这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我刚刚看他杀人的视频,他在杀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比之前的几个人都要激动不少。”

“手上的动作也很多,他手上青筋都暴起了,还发出了笑声,那应该是畅快的笑。”

“但是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录视频,所以克制住了。”

江南枝盯着照片上的男人,继续分析:“他受过虐待,被绑过,也被人用刀威胁过。”

众人都是倒吸口冷气。

邢昱吩咐谭明义:“你晚上去一趟姝影酒吧,把所有的服务员都调查一遍。”

听经理说,他们在晚上几乎所有的侍者都会在。

白天有时候很晚上不是同一批人。

谭明义应了一声是。

邢昱开始分配工作后,江南枝就离开了会议室。

顾弈秋犹豫了片刻,还是跟着出去了。

江南枝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她,唇角的弧度淡淡的:“顾主检是还有什么事?”

顾弈秋说话倒是很直接:“你给我的感觉很危险,也让我觉得你不适合年年。”

“不过年年喜欢你,我也不能说什么,如果有一天你想离开她了,请用一种不会伤害她的方式。”

江南枝这个人看人太过透彻了,这是他的专业,顾弈秋也没办法说什么,可是平常的生活里,他都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一般。

顾弈秋知道苏年有多喜欢他,毕竟是初恋,而且一直追在他后面,如果以后分手了……

她还是希望苏年受到的伤害能小一点。

江南枝闻言,眼底也没有什么情绪,只是懒懒的道:“顾主检这是在对我的私生活指手画脚吗?”

“你误会了,你的私生活我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要保护年年而已。”

顾弈秋神情凝重。

江南枝淡淡的道:“不用你操心,她……和你们不一样。”

顾弈秋拧眉。

忽然觉得苏年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应该也是挺辛苦的。

江南枝走出警局后,就看到苏年站在外面。

苏年朝里面看了一眼,说道:“小秋,要不要一起吃饭?”

顾弈秋看她笑的开心,走出去,点头:“好啊。”

苏年一愣。

“你说要请我吃饭,怎么,不乐意了?”

苏年挠了挠头,说道:“也不是,只是你以前在警局工作起来的时候,根本不和我一起吃饭的。”

“哦,我刚好和江医生有些话说,你不会介意吧?”

苏年摇头:“不会。”

三人就在警局附近找了一家饭馆,苏年知道他们两人口味,就直接点好了。

苏年也不是迟钝的人,发现他们两人之间是有些针锋相对的。

她抿了下唇,问:“你们两个人是在案子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吗?”

顾弈秋淡淡的给她倒了杯水,说道:“嗯,差不多吧。”

江南枝帮苏年稍微涮了一下碗筷那些,道:“还行,无所谓。”

苏年瞧着他们两人的动作,多少有些无语。

这是怎么了呢?

不过之后两人确实是在商量案情,苏年也听不懂,就安心吃着饭。

直到顾弈秋把去掉鱼刺的鱼肉放到了她碗里,问:“年年,你最近有什么安排?”

“啊,没有,也就是参加几个聚会了,商业聚会,必须去,没办法。”

苏年撑着头,笑看着顾弈秋:“怎么,你要陪我一起吗?”

“什么时候,我看看我的时间。”

她这段时间有些忙,确实很少陪着苏年出去玩。

以前陪着她出去,她都是充当那个把她带离现场的角色。

苏年说了三个时间。

“分别在三天后,四天后和六天后。”

顾弈秋笑了:“这么密集?”

说起这个,苏年也很无奈:“是啊。”

她咬着唇,倒是有些不敢去看江南枝。

顾弈秋觉得她的表情有些奇怪,用手机问了她。

苏年很快回复:“四天后的聚会,是我爸给我找到一个相亲宴,那个宴会,别的两个都无关紧要,就是这个你得陪着我,我怕我应付不来。”

“好。”

江南枝瞥了眼苏年,发现两人在说悄悄话。

他忽然出声:“参加宴会你这么心虚做什么?”

苏年急忙出声:“我哪里有心虚!你快吃你的东西!”

江南枝微微挑眉,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吃完饭后,顾弈秋回了警局,江南枝和苏年离开了。

她看着车子远去,不由叹了口气。

邢昱走过来拍了下她的肩,低声问:“怎么?看你愁眉苦脸的。”

“邢昱,你跟我说说江南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