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悲惨的童年

“我也看不透他,但我能确定他不是一个坏人。”

“没了?”

邢昱摇头:“没了,他的事,警局里都有档案,你要想看,我可以给你调出来。”

顾弈秋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我其实只是担心年年把握不住他。”

“这个你担心的过度了,就我所了解的江南枝,他如果不喜欢一个女人,你的闺蜜就是再好,再有钱,他也不可能和她交往。”

顾弈秋蹙眉:“是这样吗?”

邢昱点头:“我以段则非的人格保证。”

顾弈秋略微沉默:“我觉得他没有人格。”

还在调查人身份的段则非打了个喷嚏,他摸了摸鼻子:“这是谁在诅咒我?”

从江南枝给的一些线索里,他们正在搜查一些家暴案例。

不过这个办法未必就能查到什么结果,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

而且,他们并没有在五个受害人身上找到别人的DNA,也没有办法判定凶手和第五个人是不是真的有关系。

邢昱走到段则非身边,说道:“我们可能不仅要查家暴案,还有一些关于兄弟姐妹之间的案子,还有孤儿之类的。”

“这个范围面也太广了。”

邢昱道:“先从这个女人的DNA入手,我已经让顾弈秋去犯罪基因库里查找了,如果她之前有过报案记录,或者案底,肯定能查到。”

段则非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别的说辞。

他低声询问:“你觉得小谭在姝影酒吧蹲到人的概率有多少?”

“不只是小谭,我已经把乔松几人也派过去轮班了,总是要蹲守一下试试的。”

“这个人聪明又狡猾,咱们查了这么久,他愣是一点马脚都不露,我真是觉得他一直在暗处看着我们。”

段则非微微眯眼,眼底划过一抹暗色。

“听你的。”

邢昱甚至还问画像师,能不能根据第五个死者的面部来画出她家里人的。

画像师听到之后,给了他一个特别震惊的表情:“邢队,原来你也会如此异想天开?”

邢昱淡声:“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倒是不用当真。”

“我当然不会当真,这得是什么神仙人物才能画得出来啊!”

“虽然你难得看起我,我很开心,但是我画不出来。”

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是在基因库里查到了一个和第五个死者DNA极为匹配的一个犯人,关系甚至确定为父女关系。

邢昱直接把男人的档案调了出来。

男人名叫乔坤,十五年前因为杀人致死,同时侮辱尸体,家暴等多项罪名入狱,而且,这个人在两年前在狱中患有恶疾,已经去世了。

他有两个孩子,女儿叫乔瑞,是姐姐,男儿叫乔端,是弟弟。

在乔坤的档案中,有两个孩子小时候的照片,乔瑞和乔端都被打的遍体鳞伤,他们母亲的尸体更是被肢解了。

死状很惨。

“这个乔坤酗酒,每次喝醉酒就回家打老婆孩子,听说最严重的一次,把自己老婆打的住进了重症监护室里。”

“那次之后,警察过来找过他,他被带走,拘留了两年,出来后,不仅没有半分悔改,还变本加厉的缠上了自己的老婆。”

调查人员继续说道:“他老婆就是一个卖小吃的,每个月都挣不了多少钱,他又是酗酒,又是出去玩,天天要钱。”

“他老婆受够了,不愿意给了,打算带着乔瑞逃跑。”

“对,只是带着乔瑞跑了!而留下来的乔端,就成了乔坤的发泄对象!根据当时的口供,村里的人都说乔坤的家里每天都能听到孩子的哭声。”

“他们还说,这母亲走的时候,怎么不把乔端也带上,让他一个人承受这些。”

屏幕上放着老旧的记录,那些纸已经有些皱皱巴巴的,上面有泪痕,可见当年的警察听到这些事的时候,也是觉得无尽的悲凉。

一年之后,乔坤找到了自己的老婆和乔瑞,因为两人一直都没有离婚,所以他直接把两人抓回了家,这一个抓回去,直接就被关了起来,连出门都出不去。

乔端对自己的母亲抛弃自己是深恶痛绝的,在他母亲求着他放她们走的时候,他甚至不为所动。

这些都是档案上写到的。

最后乔端心软了,他把自己的母亲和姐姐放走了,乔坤把他打的遍体鳞伤,可乔坤还是找到了那两个人,又一次抓回来。

他老婆直接被他打死了,乔瑞也受了伤,邻居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这才报了警。

这个案子破的没有任何悬念。

乔坤就是凶手。

他们所住的那个村子当年还是比较落后的,又四面多山,山路并不好走,女人和孩子,又弱又小,确实是跑不远的。

邻居们之前也帮过忙,但是他们遭到了乔坤的报复,之后就再也不敢去帮忙了。

乔坤就是一个混不吝,他做的事每一桩都惊天地泣鬼神的,他们也怕被打。

直到人被打死。

当时那个网络完全不发达的社会,这个案子也依旧是轰动了全国。

邢昱看完所有的档案,问段则非:“你有什么看法?”

段则非啧了一声,说道:“其实挺矛盾的。”

“我不愿把当年的乔端想的太坏,可在他母亲和姐姐被抓回来后,档案上写着被囚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好像都没有心软,怎么忽然有一天,心软了,把两个人都放走了?”

“放走的当天,乔坤又把两个人给抓了回来……”

“他这个行为很值得琢磨一下。”

顾弈秋眉眼微沉,说道:“如果在他母亲和姐姐抛弃他逃走后,他的心里状态出问题了呢?或许在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已经全部都是怨恨了。”

仇恨甚至可以让他忘了那仅存的母亲。

他所渴望的,他所珍视的……全部都抛弃了他。

当年照片里的小男孩瘦骨嶙峋,身上都是伤口和血。

而乔坤的证词上有一个很让人在意的话:乔瑞和乔端,都不是他的孩子。

他觉得自己的老婆出轨了。

可现在事实证明……这一对姐弟,确实是他的亲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