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下一个目标

乔坤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在监狱里就已经疯了。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老婆出轨了,他恨透了那个人,他报复她,打她,想要从他嘴中知道那个奸夫是谁。

他把她身边和她有关系的所有男性都质问了一遍。

有些男人也已经结婚,被他缠的烦不胜烦,一次一次的解释,甚至连他老婆都怀疑他和乔坤的老婆有染,在家里闹,两人也离了婚。

因为一个乔坤,害苦了不少人。

档案全部浏览完后,顾弈秋心思沉重,暗暗的骂了一声:“人渣!”

不是人渣是什么。

没有任何证据,就怀疑自己的老婆出轨。

还把人给杀了。

乔瑞和乔端的资料也被调取了出来。

两人都是高中之后就辍学没上了。

乔瑞一开始在一家发廊里打工,还可以维持生计,后来,发廊倒闭了,她辗转在不少酒吧里,男友无数,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娶她。

她一个人很孤独,于是想要去孤儿院收养一个孩子,可她因为手续不全,也不够条件收养,被拒绝了。

她死的时候,才27岁,眼里却已经没有了光,全部都是不甘和愤怒。

她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可偏偏被逼至此。

“如果乔端真的是杀人凶手,那他杀自己的姐姐……会不会是因为当年他们的母亲只带走了姐姐。”

“他可能是在嫉妒。”

段则非挺赞同顾弈秋的看法的。

“看看乔端的资料吧。”

其实姐弟两人的照片放在一处乍一看还是挺像的。

也可能是因为乔瑞被时光磋磨,并没有女儿家的娇气,而乔端因为从小营养不良,有些瘦弱,五官又跟他死去的母亲很像,所以有些女儿气。

邢昱瞥了眼:“他竟然在少管所待过。”

高中的时候因为有人嘲笑他的家庭环境,就把人给打了。

打成了重伤,就被送去了少管所。

出来之后没有什么文化,家里也没人了,他和乔瑞几乎是没有联系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是一个人。

但他一直在餐厅里打工,没有朋友,也不爱说话,气质阴沉,也没有人愿意和他交谈,可是说是没有交际圈。

警局资料里记录的他的住址是自己的老家,可他老家那个村子距离市区要五个小时的路程,他不觉得乔端会在市里上班,然后往返十个小时去村里睡觉。

邢昱立马道:“马上查一查他们姐弟两都住在哪里。”

在姝影酒吧没有发现乔瑞的身影,那她肯定是在别的地方被乔端带走的。

说不定就是在她的家里。

乔端住的地方很杂,到现在都是居无定所,根本查不到,但是乔瑞的住处很好查,是在市区的一个公寓里。

邢昱得到地址后,直接就和顾弈秋一起去了。

乔瑞的家不大,一个单居室,推开门是有些拥挤的,房子不过二十平米,一眼过去,整个屋子里的东西都看的一清二楚的。

房间里有些乱,地上还铺了一层床铺,卫生间里也有两个人的洗漱用品。

可是从他们的调查得知,乔瑞是没有男朋友的。

那么会是谁住在她家的?

根本都不用思考,两人的脑中同时蹦出了一个人名——乔端!

只能是乔端了。

看这架势,乔端应该是在家里住了挺长的一段时间,但是看地上都有灰尘了,最近应该是没有回来的。

邢昱看到走廊上有监控,就去找了房东调取监控了。

乔端的最近一次回来,是在五天前,当时身上背着个女人。

看女人的衣着,像是那天在姝影酒吧里的范雪。

所以,范雪应该是被他送去的宾馆,那其余的四个人呢?

谭明义在姝影酒吧调查,本着打入内部的原则,终于是在凌晨的时候,查到了一点线索。

原来,把杨臻臻送到宾馆是她的老公,杨臻臻消失的那段时间,也是在她老公家里,她老公一向是不喜欢她的,能把她带回去,必然是有所图谋的。

这些,是谭明义通过一个服务生知道的,那天杨臻臻闹过之后,她老公还是把她带走了。

服务生说,可能还是喜欢吧,毕竟是夫妻一场。

之后谭明义让人去杨臻臻她老公家里去证实了这件事。

现在,她老公已季子行经被带去了警局了。

邢昱和顾弈秋回到市局,在外面听了一会段则非审讯季子行。

季子行倒是没有什么隐瞒了。

“我是事先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说话带着电音,他说可以让我摆脱杨臻臻。”

“这个杨臻臻天天找我要钱,她偶尔不找我,也会有她的要债人来找我,她为了打麻将,已经把自己的孩子害死了,却还是不知悔改。”

“所以那个人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邢昱目光闪了闪,很快让人去找了和米佳,薄彩月有过节的人。

一一排除之后,终于在早上的时候确定了送她们去宾馆的人。

送米佳去宾馆的,是她的男朋友,送薄彩月去的,是她过世老公的弟弟。

至于送乔瑞去的人,目前来看,还是乔端最有嫌疑了。

因为范雪是第一个进入宾馆的,而乔瑞是最后一个人。

两人中间的时间差,足够乔端往返一趟了。

邢昱急忙去找了禾嘉雪,问:“一直没有在监控里看到乔端的身影吗?”

禾嘉雪摇头:“没有。”

她捏了下眉心,道:“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过,邢队,他会不会是还有下一个目标?”

“这么几天了,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很奇怪。”

邢昱也拧了下眉心。

确实。

他也有这个怀疑。

可问题是,他们已经在姝影酒吧蹲守了,他如果去了姝影酒吧,肯定就会被发现,难不成会去别的酒吧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那这个范围可真是太广泛了。

谭明义和乔松两人在姝影酒吧蹲守两天后,就回了警局。

姝影酒吧正常营业,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和乔端像的。

而这两天,邢昱也去了乔端所有打工的地方,对那里的老板进行了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