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怎么这次就瞎了?

不知何时,空中突然飘落起雪花,圣洁又美丽。

赖晓将黑袍的帽子戴上,转身离去。

张桐看着远走的赖晓,嘴唇轻颤,等完全看不到赖晓的身影之后张桐才低声说道:“一定要活着!”

赖晓的身体一顿,回头看了一眼宏伟的慕城,又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神秘的枷锁,转身向大山中走去。

岭谷在最边境,如果一路要走走停停差不多要一年时间,赖晓坐在山林中的一棵大树上,手里拿着张地图,而地图上标注着一个地点,那里,便是岭谷。

赖晓叹了口气,收起地图,消失在了山林中。

而这一赶路,就是连续三个月。

三个月后,赖晓本在林中休息,碰到了让他都感到意外的人。

三个月来,他的通缉令已经被全天下知道,猎杀他的赏金人不胜其数,原因不是别的,只是通缉令上写着,盗取宗门宝物,只要是宝物,一定就很值钱。

在这乱世之中,被全天下知道一个人身怀重宝,可想而知后果是什么。

所以赖晓这三个月来看到他的人都在极少数,倒不是因为他怕,只是他不想杀人。

山林中,已至冬季末,寒冷无比,因为有树的原因,所以这山林中更是阴凉无比,伸手不见五指。

处处都是虫鸣,赖晓本在闭眼休息,听到脚下一阵零碎的脚步声,睁开了眼睛。

只见老道士同样还穿着道袍,蹑手蹑脚的躲了起来。

虽说黑夜,但赖晓侥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老道士,没有出声。

老者一脸的猥琐相,趴在草丛里面,贼眉鼠眼的看着外面,全然不知远处的赖晓。

片刻,从远处走来几人凶神恶煞的人。

一人嘴中还臭骂着:“干他娘的,这个傻杯老头,天气这么冷还不消停,可是苦了我们”

领头的人呵呵一笑:“没办法啊,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出来追杀他了,哪次找到了?应付应付得了”

其中一人也说道:“这个老头惹谁不好非要惹林家?也不看是不是他能惹起的”

领头的人提醒道:“好了,别抱怨了,随便找找回家睡觉得了”

刚开口臭骂的人问道:“老大,我们每次都这样真的好?”

从没开口的一人吐了一口唾沫说道:“就林家给他那点钱还想让我们为他拼命啊?谁知道那老头还有没有什么底牌?”

老大笑了一下,不承认也不否认,撇了一眼老道士所呆的草丛。

其中一人正想往那边走,老大便拉住他的手腕:“走吧,去另外一边找找”

那人刚想开口,老大就眯着眼说道:“记住,吃人劝吃饱饭,我们是来找人的,那老头能从林家跑出来,想必我们找不到他也不会怪罪”

听到这话的赖晓轻轻一笑,把手从刃的剑柄上拿开,救老道不是赖晓的本意,但这群人要是发现了自己的行踪可就麻烦了。

而且老道袖间有寒光,先不说老道能不能打过他们,第一个进草丛的反正是必死无疑。

正如他们所说,他们很是随意的找了几下便回去复命了。

老道紧绷的身体明显的松了口气。

赖晓淡淡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你惹到他们了?”

老道连忙转过身来惊吓道:“谁!”

赖晓自阴影中走出,对着老道微微轻笑。

老道看到赖晓的瞬间,稍微一愣连忙闭上眼睛,向着四处喊道:“谁!快出来!”

赖晓看着老道装瞎的样子,戏谑道:“上次见面还好好的,怎么这次就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