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又能如何

老道都快哭了不过他嘴上还是说道:“上次是贫道装的啊,贫道的眼睛真的看不见啊”

赖晓装模作样的“哦”了一声,看着老道说道:“原来是这样,误会你了”

说完便转过身去。

老道很明显的松了口气,接下来,白光一闪,一道剑风吹来,赖晓手持大剑,剑尖离老道脖子不过一分。

剑风吹起老道的头发,只见老道咽了一口唾沫,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腿有些许的软。

赖晓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戏耍老道,或许可能这是这三个月来唯一和自己说话的人吧。

老道看着赖晓,苦笑着摇了摇头:“小施主,你想怎么样?”

赖晓一笑,收起了刃:“聊聊?你怎么惹到林家了?”

老道无奈一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事情的这样.......”

老道从年轻开始就下山开始游山玩水,每天生活好不快哉,但某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孩子。

长的很瘦弱,这天,老道在一个破庙中正在休息,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孩子,大概几岁的样子。

手里拿着一个已经发了霉的馒头,但孩子却是如获至宝一样,捂在怀中。

看到老道的那一刻孩子愣了一下,看着自己手中的馒头犹豫了许久,把看着好的馒头分给了老道。

从此,老道和这个孩子的缘分就此展开。

老道让这个孩子每天都来这边,老道给他吃的。

开始孩子还不相信老道,但第二天他来的时候看到一个烧鸡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从此,岁数不大的老道和孩子处成了亦师亦友的样子。

经过老道的了解,这孩子的林家的庶子,本来过得还不错,展现出来的天赋甚至比嫡子都好。

但树欲静而风不止,某一天,孩子的母亲死了,就死在自己家中,一个六岁孩子,没了自己母亲,相当于天塌了。

从此,孩子家中所有的兵法古籍,全被收走,从一天三顿饭慢慢变成了两顿,再到最后只能靠吃别人剩下的为生。

就这样慢慢活了两年,直到遇到了老道。

这里的消息很快便被林家知道,不被夺位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就是以除后快,位一天夜里,老道本在和孩子吃肉,突然冲进来一群军队。

老道要修为没修为,要实力没实力,他们索性想将老道一起杀了,这里的事情便不会有人知道,但索幸老道跑的快。

可孩子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乱葬岗多了一座孤坟。

从此以后,老道就时不时地恶心林家,也没对林家造成过什么伤害,但就是恶心,这一恶心,便是几十年。

这让林家家主让刚才那个佣兵小队前来追杀。

赖晓听完轻轻一笑:“没想到啊,你还挺仗义”

老道嘿嘿一笑:“我啥也没有,就贱命一条,比不上您这些人,命金贵,老道我啊,能活一天便是赚了”

赖晓回想起自己没遇到师父之前的流浪生活,感慨道:“我以前的生活和你那个朋友过的差不多,但我比较幸运,遇到了一个人”

老道问道:“你师父?”

赖晓点了点头。

老道微微眯眼:“你那通缉令有隐情?”

赖晓沉默了一会:“有没有隐情又能如何?谁会在乎呢?”

老道躺在地上:“也是啊,如今这世道,谁会在乎这么多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