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把她带走

很快,双方便开始交手。

只是,令百里轩的没有想到,他的人虽没有司庭夜的强,可竟弱到成豆腐渣!

眨眼的功夫,一群人被打得落花流水。

“人本殿要带走,你可服?”司庭夜直接站到云霜身旁,冷声向百里轩质问。

百里轩手不能动,脚也被拧伤了,被人扶着一副痛苦的模样,可眼神里尽是不服气。

“云霜,本王若有个三长两短,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司庭夜朝着云霜示意,接着便准备将她拉上马。

“等一下。”

云霜匆匆朝着百里轩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与他对视一秒钟后。

仅一秒的对视,让百里轩看到了希望。从前,这个女人深爱着他,对他言听计从,这一次,断然不会看着他出事。

云霜一直都爱着他!

“若你肯交出解药,本王看你从前爱着本王的份儿上,这一次便饶过你!”

可一秒,令百里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啪!”

云霜一抬手,一巴掌重重抽到他的脸上。

接着。

“啪!”

“啪!”

来来回回,一连抽了十几个耳光,打到云霜手心都麻了,这才停下来。

“你……”

“啪!”云霜又朝着他脸上抽一巴掌,彻底把百里轩打服贴了:“早就想抽你丫的了!”

围观的人看着百里轩,都傻眼了,听着声音都觉得疼。

他的脸肿的得猪头,七窍流血,一脸憋屈的看着云霜,紧咬着嘴唇,敢怒不敢言。

他素来爱面子,今日又一次被云霜踩到脚底下!

就在司庭夜要走时,他冷睨了一眼云清清。

只需要一眼,对云清清来说就是死亡凝视。

“王爷……”云清清红着眼睛,害怕极了,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扫向百里轩。

奈何,百里轩也自身难保。

眼下,打也打不过,他若再强行为云清清出头,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

“这是你的家事,本王暂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好好保重,本王再找时间去探望你。”

云清清听到这话,瞬间瘫软在地,本就虚弱发白的脸色,直接惨白到像死了三天还不止。

“把她带走!”

暗夜一声令下,两个侍卫过来,直接将云清清和她的丫鬟红玉一并拉走了。

“王爷……”云清清无助的看向百里轩。

百里轩内心也很挣扎,他深情的凝视云清清一眼后,便狠心转头,被人扶回轩王府。

“砰!”

轩王府的大门紧紧关闭,云清清的心也跟着凉了。

好不容易逃到轩王府门前,眼瞧着这临门一脚,却又被拉回深渊。

为什么总是差这一步!

“驾!”

云霜想不通,司庭夜为何会因为她与百里轩为敌。

虽然,他们交往不多,但司庭夜这么做,肯定不是因为她。

“殿下今日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又为何会救我?”

司庭夜冰冷的语调扬起。

“不,本殿是来捉拿你的!”

云霜听着他的语调不对劲,便匆忙看向前方,这不是回将军府的路上。

“难不成,你又想把我抓回九殿下府?”

司庭夜直言不讳道:“不错,本殿就是来抓你回去的。”

云霜慌了。

这一次,她若再落入九殿下府,就真的没有机会逃出去了。

“你要的名单我已拟好,说好这次你不能再抓我回去,若是你违背承诺,我便不会给你!”

说完后,趁着司庭夜不注意,直接从马背上跳了下去。

司庭夜都诧异,为了不入九殿下府,她竟然连命都可以不要?

云霜跳下后,本想起身逃跑,没想到竟把脚扭伤了,只能拖着不方便的脚,往反方向拼命的跑。

不多时。

便感觉身后一股重力,拉扯着她衣裳,根本走不了。

“怎么不逃了?”司庭夜冷声问着她。

云霜假装淡定:“你拉着我,我怎么逃?”

接着,她便把名单拿出来,故意朝着司庭夜的方向扔过去,然后一把挣开了他。

谁知道她刚迈开腿,就被司庭夜拉了回来。

这个男人的手,竟然那么长,可以够那么远?

“你若再敢逃跑,本殿就直接拧断你这两根鸡爪?”

鸡爪?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的目光落在她的双脚上。

这么修长笔直的腿,竟然形容是鸡爪?

你才是鸡爪,你全家都是鸡爪!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开我,我不会再任你摆布的!”

忽然!

司庭夜直接横抱起她,大步往前走。

“你放开我。”云霜挣扎着,不想与他如此亲密,奈何她怎么也抠不动他的手。

一路前行,到达九殿下府。

云霜只觉得头皮发麻。

一进来,她就要盘算着如何逃出去了。

“你到底要做什么?司庭夜,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啊,你这是强抢民女,我可以入宫告你的……”

“砰!”

司庭夜一脚踹开房间门,一股子霉味扑鼻而来。

这味道,对云霜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上回,就是被关在这里的!

“坐那儿别动!”

司庭夜将她重重放在椅子上,冷声命令着她。

突然变脸,云霜还是没有习惯,仔细想想,以前也没给过好脸色。

“点灯。”

很快,暗夜便带着几个人,将油灯提了进来。

云霜这才看清楚,角落里用铁链锁着一个黑衣人,浑身是伤,他的眼神看向云霜时,变得阴森恐怖。

“此人你可认识?”司庭夜审问着云霜。

云霜打量站那黑衣人,道:“不认识。”

但,她感觉这黑衣人看她的眼神,极为怪异!

“哼?”黑衣人一脸蔑视,嘲讽云霜:“堂堂将军府嫡女,前轩王妃,身为我们死士头目,竟然这么没有胆魄,连自己的同党都不敢认了?”

紧接着,他又发出死亡提问:“莫不是,你怕了?”

云霜脸色大变,起身道:“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休要血口喷人,我岂会与你是同党?”

“那日,我等接倒你下达的命令,埋伏在十里铺路段,在九殿下经过之时,由你拖住他,我们执行任务,才几日的功夫,任务失败了,你就不愿意承认你的身份了?”

“你胡说八道!”

云霜没有想到,这凭空来的人,竟然如此陷害他?

是谁在害她?

这人,又是谁派来激发她与九殿下之间的矛盾?

“殿下,属下已经确认过,紫纂门的首目就是一名女子,她手下掌管着一百多号死士。近日都被遣散了,只有他痴迷于紫纂门,宁可被我们捉拿,也要死守着紫纂门!”

司庭夜的脸色变得愈发凝重,冰冷的眸扫向云霜,眼神里透露出一种可怕之意。

“当初你创建紫纂门时,向我们发过誓的,只要还有一个人,你就不会解散,也不会背弃我们。如今,你竟然违背意愿,你不配成为带领我们!”

“啪!”

云霜愤怒的起身,直接朝着他脸色狠狠抽一巴掌。

“闭嘴,什么都让你说了,我说什么?”

这结实一巴掌,着实让众人吃惊。

司庭夜都意外,这个女人怎么比他还燥,小巧的巴掌竟像铁纱掌,扇完一个男人又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