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被人污蔑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司庭夜冷声质问着云霜。

云霜道:“他在污蔑我,我不认识他。”

“证据?”司庭夜再次质问。

他只相信,这摆在眼前的证据。

暗夜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拿着剑指向云霜。

“证据都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从始至终,你接近我家殿下就是蓄意为之!”

说完后,他便向司庭夜请示。

“殿下,杀了她吧,别再犹豫了!”暗夜道:“她所谓的能医治您,也不过是接近您的理由!”

黑衣人面不改色的看着他们,眼神里却流露出一种讥笑。

也正是这一抹讥笑,让云霜更加确定,此人就是故意在挑唆她跟司庭夜的关系。

近日,司庭夜屡次为她出头,对百里轩最不利。由此看来,此人应该是百里轩派来害她的。

“你方才说,是我创建的紫纂门,你们都效忠于我,那你们对我的容貌,应该也是十分了解吧?”

黑衣人看着云霜,冷笑。

“那是自然,跟着你那么多年,别说是对你容貌了,就算是化成灰我们也认得你!”

云霜揭开面纱,站在黑衣人的面前。

“那就把你的狗眼睁大点,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头目?”

黑衣人见到云霜那一幕,被她的容貌惊艳了。

下一秒,更是不可置信。

“你是谁?”

云霜大大方方报上姓名:“我就是云霜,你口中所说的前轩王妃!”

黑衣人打量着云霜,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显然,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时之间喃喃自语。

“不可能,明明听说云霜相貌丑陋,要京城是丑出名的,没有人会比她更丑,怎么可能会是美得倾国倾城,就像仙女下凡一样……”

“听谁说的?”云霜面色一冷,大声质问。

她明显感觉到,此人在见他的模样后,慌张的厉害。

这就证明,他对自己并不了解!

“到底是谁派你来陷害我?”云霜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黑衣人显然不肯屈服,他憋着气儿,看向云霜道:“没有人派我来,是你背叛了我们!”

云霜冷笑。

很好,这很死士!

说完后,她掏出一根麻醉剂,直接刺向他的脖子。

“你们一生杀人无数,应该见过很多种死法,今日我可以让你验一下,慢慢死去的过程。”

黑衣人还是不肯屈服:“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还是坚定我的立场!”

很快,他便感觉到脖子不对劲。

“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脖子没有知觉了?”

云霜又朝着他的双臂扎过去,很快,他便产生同样的反应。

接着,又往他的双腿扎过去,全身局部被麻住,也只剩下身体和头部能动。

“你的身体麻木僵硬,这是人濒临死前的症状,你将一点点看着自己,痛苦的走向死亡。”

这种感觉的确不好受。

他们不怕死,但要死得痛快!

“如今,紫纂门就只剩下我一人,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背叛组织!”

云霜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他只是放不下他那一身傲骨罢了。

“砰!”

忽然!

司庭夜显然没有耐心,陡然起身,一掌将他打飞。

黑衣人从墙壁上滚落下来,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现在,可有感觉身体舒服了些?”

黑衣人看着这两个人,着实恐怖。

司庭夜向来像个阎王,杀人不眨眼也绝不手软。而这个女人,看似柔弱,她的武器才是致命的。

怕了。

“我说……”黑衣人道:“紫纂衣的头目的确是个女人,可我等从未见她的真容,只听过她的声音。”

“那是谁指使你来指控我的?”云霜冷声质问。

黑衣人本不情愿说,可看着云霜手里攥紧的麻醉剂,他还是屈服了。

“我不知,这只是我执行的命令之一,下令者我未曾亲眼见到!”

司庭夜怒了。

“死到临头,竟还不说实话?”司庭夜上前,提着剑就要砍死他。

本可以将他和云霜一起杀了。

可……

“等一下,我相信他这句话是真的。”云霜上前道。

说完后,她拿出帕子,将黑衣人的眼睛蒙上。

“把他带出来。”

暗夜在得到司庭夜的默许后,推着黑衣人出门,一行人又去了刑房。

吱呀!

门被推开后,蜷缩在角落里的云清清瑟瑟发抖。红玉听到动静后,便匆匆爬起来哭诉。

“我家二小姐与九殿下无冤无仇,求殿下放过我家二小姐好吗?她有伤在身,再这样拖下去,恐怕撑不过明日……”

见司庭夜冰冷的模样,红玉有些害怕,又缩了回来。

云清清不肯罢休,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跪向司庭夜,直接拉扯着他的衣摆求情。

“殿下,求求您放过清儿好吗?”

司庭夜感觉被侵犯了,冷声下着命令:“你是死人吗?”

很快,暗夜便走过去,直接将云清清拉开了。

“九殿下,求求您放过我,求求您放过我好吗?我是被云霜陷害的,我是未来的轩王妃,求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好吗?”

云霜仔细打量着黑衣人,她已经察觉到异常了。

他的耳朵在听到声音后,一直在动,脸色也跟着变化。

说明,他对这个声音很敏感。

她一把拉下帕子,审问云清清。

“你可认识眼前的人?”

云清清看向眼前的黑衣人,脸色大变。很快,便又一副素不相识的模样。

“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云清清镇定神情,斩钉截铁道。

黑衣人再次确认声音,情绪有些激动:“你的声音我很熟悉,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

“你胡说八道什么?”云清清道。

黑衣人道:“你多次到紫纂门为我们下达命令,你的声音柔中带着凶狠,我很熟悉!”

云清清见被揭穿,脸色大变,却还是坚持表示不认识此人。

可她们对话时的表情,却被云霜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切的答案,她已经清楚了。

她朝着司庭夜瞧了一眼,他便意会她的意思了。

“拖下去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