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百五十一章 熟睡的身影

哈蒙说着说着,再次笑了起来。

“我这个儿子,骨子里面就没有那颗安分的心。从他继位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没有消停过。再碰上你这么一个祸精。我的国家一直就在悬崖边游走。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就像现在一样。他又把整个国家,和他一起推到了悬崖边上。”

“所有的一切都按照你们的设想来了。那我问你,现在你们怎么把那几块油田吞下去。你们如何应对营发?嗯?”

王赢听到这。深呼吸了一口气。

“哈蒙阁下,现如今整体形势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其实我们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唯一的选择,那就是拼!必须强硬,和他们死磕到底!不能怕!”

“死磕到底?”哈蒙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他越笑越夸张“你王赢不是举世无双,聪明盖世吗?怎么和你那兄弟拼死拼活的走到这一步之后,最后的选择,居然是和他们死磕到底呢?你就这点本事吗?到头来不还是莽夫行为吗?”

王赢没有理会哈蒙的嘲讽,眼神闪烁。

“我也不是万能的,而且我也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现如今的情况,我们没有退路。首先是哈洛伦的态度,现在已经够明显了吧?续国那边面对持续了这么多天的狂轰乱炸。没有撤退分毫。他也不肯回来。”

“那就等于摆明了态度,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续国那边的油田之上。所以现在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怕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得保住我弟弟这份基业!所以我必须要拼。”

王赢气场很足。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直航母编队,可以征服一个国家的。更何况还是您这样的国家。所以说,只要我们可以完全的团结起来。就有能力对抗任何外来侵略,我们抗住他们,把他们拖入战争泥潭。”

“一旦整个形势没有按照他们的预期发展,那他们的压力也就来了!说白了,他们现如今的编制,也不足以支持他们的地面战争!你让他们的地面部队进来试试。进来多少。我就歼灭他们多少!”

“只要稳住,别怕,不用多久,他们一定会撤退的!”

“大英号航母编队再过来之前,我们再拉姆港袭击了他们的两艘补给船,他们这一路,也并未进行任何其他补给,可以这么说,大英号航母编队上面的生活物资补给,并没有多少,绝对不足以支撑他们长时间作战的。”

“所以他们在这里不会停留太久的。所以在我认为,压根就不需要惧怕他们。你现在想要抢他们的石油,那就必须要付出沉重代价。也必须要面对他们的正面进攻。这是没有办法的。但是这种时候决不能退!”

“如果这种时候退步,之前所有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那么多官兵的牺牲,以及整个大皇府航母编队的覆灭,包括哈鲁了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全部付之一炬!依然无法挽回现如今国内的经济。这么做,图什么呢?”

“图什么?”

哈蒙冷笑了一声。

“图我们不会一错再错,图我们的本土不会受到战争的侵扰。图我们的老百姓不会承受战争的苦难!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感情损失的不是你。”

“打个最简单的例子。我的满固城若是变成了一片废墟,你来负责给我重建吗?就算是你有能力重建一个满固城,你有能力重建所有城市吗?”

“我们大半个国家都在他们的攻击覆盖范围内,你心里面没数吗?如果他们集火一处,可以再任何时候,摧毁我们任何城市。若是真的发展到了那个节骨眼上,谁来为最后买单。你买得起吗?”

“别说他们现在后勤物资补给的问题,人家可以再送,再运,对他们能产生绝对性影响吗?”

“也别说他们没有地面作战能力,你这一次还能依托在满固城的后手,出奇制胜,给他们造成大损伤。如果人家的导弹已经把你的整个城市夷为平地了。你还靠什么和人家打地面战争啊?”

“人家难道不会增派地面部队吗?你又有什么能力,可以威胁到人家的航母编队呢?现在是一个,万一再来一个,再来两个呢?这些难道不可能吗?”

“王赢,你听清楚,你们想当活靶子,不惧牺牲,我可不想当,我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等于是在把我的国家,推向万丈深渊!你们想要让我们万劫不复吗?绝不可能!!!”

哈蒙咬牙切齿,越说越凶,态度更是相当的明确。

王赢看着这一切,眉头微微一皱.“那哈蒙阁下是什么意思呢?”

“我什么意思?多明显,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亲手把我们的整个国家葬送,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国民老百姓承受战争的苦难!”

“我已经与营发达成了协议,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意愿,按照所有老百姓的意愿,来处理这件事情。就这么简单。”

“王赢,拼到最后,还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再绝对的势力面前,一切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那我想问您一句,您与营发达成了何种协议?”

“我与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还要向你汇报吗?”

“我只是想要了解。这里面是否包含哈洛伦?”

“那是自然。他需要主动辞职,需要出面道歉。需要为自己的所有行为,付出代价。但是我绝不会伤他分毫。会给他找一个好地方,让他颐养天年的。”

王赢听到这,低着头,沉思了片刻.“哈蒙阁下,哈洛伦是什么性格,您一定清楚。如果您这样的话,那可就是要了他的命了。不对,这比要他的命,还严重!”

“给他一段时间冷静,他迟早会想明白的。”

“他不会想明白的。你这样,其实也是在变相逼死你的儿子!”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造成,他都把我逼成什么样子了,把我们整个国家逼成什么样子里,现在反过来说我逼他?再说了,这里又有你一个外人什么事情?与你何干?”

相比较于愤怒的哈蒙,王赢脸色平静。

“哈蒙阁下,您说的很多话都在理。我想与您协商一下,您看这样可好,把我弟弟给我,我带我弟弟走。不要让他出面道歉,更不要让他接受惩罚,他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

哈蒙从边上摇了摇头,十分坚决。

“我已经与营发签署了所有协议,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协议,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我劝你劝劝哈洛伦,让他交出油田,还给营发。之后撤回来吧。这么长时间,真的已经够了。”

“现在的油田,如果哈洛伦不拿,营发也拿不着。因为油田现如今已经再续国政府军的势力范围内了。哈洛伦若是让出来,续国政府军一定会占据的。”

“至于这个油田该怎么让,不用你操心。他们自然会有他们的办法。”

王赢听到这,坐直了身体,抬头盯着哈蒙。

“没得谈了?”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没得谈。你也没有任何资格与我谈,你以为你手上有些特种力量,有东南狼的情报支持。你就可以所向无敌了吗?”

“哈蒙阁下,您说错了。”

哈蒙眉头一皱。紧跟着王赢话锋一转。

“我手上不光有东南狼的情报支持,还有天机处,联邦安全局,中央情报局的全力支持。我不能说我所向无敌了。但是如果您依旧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只能对不起您了。”

“对于您来说,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所以不想让我们和他们硬碰硬,这个我理解。但是与我王赢个人来说。我兄弟的利益,高于一切。”

“我俩这个时候的想法也是一样的,不惜一切代价,和他们拼。你遇见了吃人的老虎,妥协只能丢命,想要活命的唯一方式,那就是打倒这只老虎!”

“王赢!”

哈蒙“咣!”的就是一声,猛的一拍桌子。

“你以为你是谁,现如今再这里,竟然胆敢用这样的语气态度与我说话?你觉得就靠着他们几个,就靠着这些人,就靠着你的东南狼,天机处,你就一定可以吗?你真的以为我哈蒙是白给的吗?”

哈蒙的气势越来越凶。王赢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脖颈,与哈蒙争锋相对。

“你在我这里,就是白给的!”

王赢这一说,哈蒙一下就站了起来。

俩人现阶段就已经等于是谈崩撕破了。他瞅着王赢,看起来马上就要爆发了。渐渐的,他又稳定了下来。到底也是老国王了。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调整了调整心态。

“你最多能挟持我,但是你改变不了整个大局的。我在这之前,早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如果我出事。会有人全权代表我,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的。所以无论我如何,下来的大形势,都是不可逆转的,明白吗?”

“哈蒙阁下,有一个问题,你想没有想过?”

哈蒙一脸疑惑,并未回答。紧跟着王赢继续道。

“我既然早就可以来你的大皇府,我也一直知道你再大皇府,我为何要选择再这个时间段才来找你呢?你就不好奇吗?还是你觉得哈洛伦再御林军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哈蒙听王赢这么说,心里面瞬间就产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喝点水,休息会。”

王赢又给哈蒙倒了一杯茶。

随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哈蒙这会儿可彻底淡定不下来了。

但是也不好离开这里。

只能看着王赢……

御林军总部基地,三辆车子不声不响的行驶到了基地正门口区域。

这会让,车上面下来了两个士兵,走到正前方的检查站,移开路障!

再检查站两侧周边。

以及岗亭内,十余个士兵躺在那里,呼呼大睡。三辆车子不紧不慢的前行,先后过了五道检查岗之后,进入了御林军总部基地!

整个御林军总部基地,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也看不到任何一个巡逻的士兵,能看到的,全都是七扭八歪躺在两侧以及周边熟睡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