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百五十二章 轩然大波

这三辆车子对于这里是极其的熟悉。车辆一路没有遇见任何阻碍,直接行驶到了御林军总指挥部门口。

车辆停下,几个穿着御林军军装身影,先后下车。总指挥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也皆陷入了昏睡之中,带队的军官叫吴福俭,是拉善的绝对心腹下属,也是哈洛伦的心腹。更是御林军的老人。

再拉善放权之后,他是第一个被哈蒙调岗的军官!

至于他身后跟着的所有人,也皆是御林军的原生军官!

都是属于再拉善放权之后,第一波被调岗离开御林军的人,此时此刻,他们全部出现在了这里。

吴福俭走到了马王丞的身边,抬腿踢了一脚马王丞,又看了眼马王丞的副官,他从边上点了点头,这一刻,周边的所有人,全部忙碌了起来……

同一时间,再巨兽藏匿的那幢写字楼周边,已经换上了一身普通士兵军装的马飞,正藏在一处隐秘的区域,与几个心腹下属商讨制定新一轮的强攻策略!

就在这会儿。一个士兵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长官,不好了,我们与总指挥部失联了!”

“你说什么?与哪儿失联了?”

马飞转过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和总指挥部失联了,无论是总指挥部的谁,都联系不上了!”

马飞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

“快点,马上安排人回去看看!”

说着说着,马飞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他转过身看着这个士兵。

“我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生啊?”

“御林军这么多人,您看着眼生正常。”

“那知道我在这里的御林军士兵也不多啊,尤其是我还换了衣服?”

马飞说完之后,瞬间就感觉不对劲儿,他从兜里面当即就要掏枪。

就在这会儿,这个身影抬手就把枪口对准了马飞的额头。

“别动!”

这一刻,周边瞬间就炸锅了。

一眨眼的功夫,无数御林军的士兵已经包围而来,把他们围在了中间。

马飞看着这一切,没有丝毫的恐惧,嘴角挂着笑容。

“兄弟,我劝你还放下武器的好。再这里,你跑不掉的!”

男子嘴角挂上了自信的笑容。

“是吗?”

随着他话音刚落,后方突然之间传出一阵骚乱,一辆军车从人群当中径直行驶到了这里。车上面下来了三个穿着军装的男子。

这三个人,也皆是被哈蒙调岗离开的军官,同样的,这三个人也是现如今这群御林军士兵的原上司。也正是因为这样,三个人才能如此轻松的来到这里。

三个人下车之后,抬头环视四周,语调严肃。

“传哈洛伦殿下军令!马飞协同马王丞叛变军队谋害拉善将军!证据确凿,罪无可赦!杀!”

话音刚落,马飞就急眼了。

“你。”

放屁那俩字儿还没有说出来呢“嘣!”的就是一声枪响。

鲜血飞溅,马飞应声倒地。

周边的所有士兵虽然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自己跟随了多年你的老上司又回来了,那心劲儿自然也是不一样的。

不知道是谁率先起头,这一瞬间,所有士兵动作统一,抬手敬礼。

“长官好!”

声音嘹亮,气势如虹。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冲着这些士兵回礼。

“兄弟们,我们回来了!誓死效忠哈洛伦殿下!”

“誓死效忠哈洛伦殿下!!”

这一刻,再这里的整支御林军军队,瞬间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团结。

大皇府。

两辆军车行驶而至,从最外层的包围圈开始,到最里面的包围圈,所有御林军的士兵,以及留在这里的发国黑豹特战队的士兵,全部陷入了昏睡之中。

吴福俭带着两个士兵,拖着昏睡的马王丞,一路前行,径直走到了哈蒙的房间门口,他轻轻的敲了敲门……

房间内,王赢睁开眼睛,转过身,看着双眼充满血丝的哈蒙,微微一笑。

“进来吧。”

马王丞率先被拖了进来。

紧跟着,身后一个接着一个的身影,先后被抬进来!这是马王丞的整个管理团队,除了已经被击毙的马飞,剩下的一个不少,全都被抬进来了。

哈蒙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脸的不可思议。

王赢这会儿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支烟点着。

吞云吐雾之中。

“御林军总部基地是哈洛伦殿下后建立的。和大皇府一样。所以这两个地方的水源系统再哪儿,我们非常清楚。恰好。我有个兄弟,在配药制药这方面,是专家。为了不造成更大的影响以及伤害。只能出此下策了。希望哈蒙阁下理解。”

哈蒙嘴角微微抽搐,身体不停的颤抖。

好一会儿的功夫之后,他缓缓开口。

“原来,你一早就知道,赞龙只是我派出去吸引火力的诱饵,对吧?”

“那是自然,你或许忘记我刚刚才和你说过的话了。”

王赢微微一笑。

“你的儿子对于您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他屠戮了你这么多的下属。你迟早会收拾他的,所以为此,这些年,一直在做准备。御林军这里,大皇府这里,是准备后手最多的。我们自然是有办法,再关键时刻,扭转乾坤的。其实说实话,如果之前和您谈妥的话,我们大可不必用这样的方式了,但是现在既然谈不妥。那就只能说抱歉了。”

王赢关键时刻从不心慈手软。他起身举起武器,对准了地上的马王丞一行人。瞬间就扣动了扳机“嘣,嘣,嘣,嘣,嘣!”的一顿枪响,哈蒙留在御林军的最后底牌被王赢一扫而空。这王赢也是真狠。为了哈洛伦也是真够拼。

这事情只有他做合适,若是哈洛伦的话,定然是不能这么干的。

哈蒙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王赢,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你们会后悔的。我哈蒙短期内死不了。我好好的看着你们!咱们走着瞧!”

王赢微微一笑,看了眼吴福俭。

“吴将军,接下来所有的一切,就都麻烦您了……”

夜色撩人。

王赢再处理完这一切之后,走到了院子中央,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终于放松了不少。他点着了一支烟,吞云吐之中,眉头紧锁!

显然,尽管目前来说一切顺利,但是营发那边,始终也是一个大问题。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刘圣鹏溜达了过来。

他哼唧着小曲儿,看起来心情不错。

“银子,哈哈哈,还是你厉害啊。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这老哈蒙,果然诡计多端,不过碰见你了,算他倒霉,哈哈哈哈!”

刘圣鹏他们是不想明天的,不光刘圣鹏,包括王赢身边的所有人,和刘圣鹏其实都是一个心态,那就是只要有王赢再,所有的一切都不用操心,王赢会把一切都处理好!看着刘圣鹏高兴的模样。

王赢直接开口。

“当初是你告诉哈洛伦利刃油田的事情的,对吧?所以说,哈洛伦那天去我们那里,并不是偶然情况碰见了我们再讨论油田的事情。他最一开始,就是奔着那个事情去的。你们两个再演戏。”

“哎呀,银子,你说啥呢?”

刘圣鹏正想解释呢,看着王赢的眼神,他有点心虚,嘟着嘴。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还计较那些做什么啊?”

他发现王赢依旧不吭声,气氛反而还有点尴尬了。

他叹了口气。

“其实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你没看出来吗,所有人都是那个意思。大家都想要捞一笔嘛,但是大家都很了解你,能说服你的,只有哈洛伦。所以才会让他来的。先声明啊,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所有人都有份儿,你要怪,就把所有人都怪上。”

王赢脸色阴沉了下来,盯着刘圣鹏。咬牙切齿,骂也不是,不说还来气。

“这就是你们几个搞出来的好事,看见了吧!现在我们落到什么地步了!”

“那之前谁知道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啊。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还是要害你怎么着?”

刘圣鹏也有点不乐意了。王赢一看他这样,也是知道,和他说这些没用,他摇了摇头。

“行了,行了,你当我没说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这么多兄弟在一起呢。天还能塌下来不成吗。再说了,谁能知道当初那个猎人是个骗子。谁能预料到后面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啊,大家都缺钱,这有啥问题吗?”

刘圣鹏嘴里面喋喋不休。自己转身就离开了,还有点不乐意了。

“让哈洛伦说服你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是所有人的意思……”

这一夜注定是极其坎坷的一夜。

御林军从拉善放权,到赞龙,再到马王丞,最后再到吴福俭,可谓是一波四折。

最后终于处理掉了哈蒙的问题。

吴福俭接任了御林军总司令的位置。

并且再第一时间整合了整支御林军!

原本就都是他们的老部下,一起在御林军生生死死这么多年了。现如今整合旧部,定然是一马平川!

再次日清晨的时候,整个御林军就已经完全整备完毕。

吴福俭亲自召开全体动员大会,率领现阶段御林军所有将官表态会誓死追随哈洛伦,支持哈洛伦殿下的所有决定!并且在同一时间,以哈洛伦的名义,要求各个地方集团军进行表态!

其实满固城在这一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各个地方驻守集团军早都心知肚明。

营发在满固城的上千特种武装力量,被王赢一窝端,屠杀了一半儿,活捉了一半儿。

哈蒙再满固城的所有底牌也别铲除。

这一战,王赢是取得了彻彻底底的胜利。

同样的,王赢也稳定住了满固城的所有百姓暴动情绪。

至于辉煌阁的其他武装力量,也再同一时间,再不同的城市,使用相同的手段,暂时性的压制住了所有的不满。

连御林军内部都能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这也算是敲山震虎!

剩余的所有地方驻守集团军,几乎全部在第一时间统一表态,誓死追随哈洛伦,支持哈洛伦殿下的所有决定!并且再第一时间,所有地方驻守集团军司令乘坐专机抵达满固城,再王赢的领导之下,召开了一个秘密军事会议。

再这军事会议结束之后。

播瓦立刻召开新闻发布会,宣读了所有最新调整的经济政策之后,并且宣读了哈洛伦的那份道歉声明。这一份道歉声明一经发出,瞬间引发了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