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2章:项尘扬了

    当时的荒天神明还是个萌萌哒的小屁孩,在他族中强者的护送下才来到了这九天界。

    而母神呢,本身也是植物系的生灵,吞天邪藤也是,见荒天神明等人的求助,恰好她和追杀邪藤的人也是对头就把荒天神明救下来了,让其生活在自己演化的九天位面中。

    后来没多少年岁月就发生了那场席卷九天上古的诸神之战,荒天神明和天鹏帝君在上古之战中活了下来,而且两人一同图谋报复,天鹏帝君当时还是把荒天神明当成自己兄弟。

    结果上古末期,天鹏帝君向叛徒势力复仇的时候,谁知道荒天神明和叛徒们已经有了勾结,有了利益和其他方面的协议,直接就把天鹏帝君卖了,天鹏帝君当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大批强者,手下,一下子就被荒天神明带坑里几乎坑杀了个干净。

    那时候的荒虚天路,本是天鹏帝君的地盘的,天鹏帝君被出卖中了九龙魂咒的偷袭带着残兵败将驾驭两仪神山逃了,隐居荒虚天路的一个星界中,天鹏帝君死前便开始了后来的布局。

    而夔牛族,雷鹏族,吞炎雀族就是他当时的部下种族。

    荒天神明这个人绝对是九天界中隐藏的老阴比大佬了。

    出卖自己的兄弟,出卖母神,这些都没有任何犹豫,一切自己利益为主。

    他也不算是五雄联盟一方的人,五雄联盟的先祖们拿他当棋子,他也同样在借势利用,随时可以翻脸那种,在这几种关系中为了自己的利益反复横跳。

    荒天神明将这十几人困住,只见那藤网上绽放出了一朵朵血色花朵,这些血色花朵中释放出了一股股白烟迷雾。

    “荒天,你到底想干什么?快放了我们,你不怕我们背后的势力报复吗?”

    “没错,荒天神,我们才是一个阵营的啊,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吞天邪藤的幻神雾,小心。”

    这些人一见这雾气脸色大变,充满了警惕,惊惧,一个个连忙封闭自己的七窍,呼吸,毛孔,生怕这东西进入自己的体内。

    “老实说,我从来就不信任你们,我也从来不是和你们一方阵营的,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而已,不过我说过,我不会杀你们,因为我留你们的贱命还有用。”

    荒天神明哈哈大笑,藤笼中一道道尖锐的藤枪诞生,密密麻麻,全部刺杀向了这些人。

    这些人惊恐反击,不过反击就会释放自己的神元法力,打开自己的毛孔,经脉,那幻神雾气立马就涌入了这些人的体内,顿时一个个立马感觉头晕眼花,眼前出现了很多的幻觉。

    不多时,一个个就神色痴呆,茫然的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变成这个模样后,荒天神明一阵冷笑:“现在,都变成我的信徒吧,信仰神念!”

    一道道奇特的神光从一尊雕像中席卷而出,笼罩在了这些神使的身上——

    两仪神山在位面虚空中快速穿梭,目标奔向了七重天的所在方向。

    而项尘踏上神山,一大群人立马簇拥了过来。

    王鹰嚎啕大哭道:“尘哥,小欢为了救我死了,我没用啊——”

    其他炎黄的弟兄,姐妹们也是眼含热泪,神色悲愤,炎黄殿当初追随项尘的兄弟姐妹就五十几个,从少年时代就一起并肩作战的感情,又是血脉同源,死一个少一个,对大家打击很严重,李欢还是炎黄殿中的几个领头狼之一,地位比一般炎黄成员还要高。

    项尘神色疲惫,低声道:“我已经知道了,这仇我们战到最后一人也会报的,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所有人听我部署,到达七重天后立马扩招兵力,汇聚天下有义之士同时让金蝉宗,幽冥宫的人立马搬离——”

    项尘话没说完,突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随即只见他的身体快速干瘪下去,脱离水分了一样。

    “尘哥!”

    “君上!”

    众人惊呼,夏倾城连忙抱住项尘,只见项尘身体快速变得焦黑,然后开始炭化,嘭的一下子,整个人变成一地灰烬。

“尘哥!”

    这一刻,所有人都吓呆了,项尘变成了一地黑灰。

    

    夏倾城一挥手,还把项尘的尸灰都给——扬了!

    不过尸体灰烬中,三颗乾坤珠浮现。

    夏倾城连忙拿起一枚乾坤珠查看,发现里面项尘的元神正萎靡不振的蜷缩在里面,她这才松了口气,又满脸心疼,喝斥一片惊慌的众人,道:“都安静,君上没事!”

    夏倾城抚摸着项尘的乾坤珠,道:“君上动用了自己难以承受的力量,身体超负荷如今崩解了肉身,元神力也耗尽了,恢复许久就好。”

    惊慌的众人闻言这才松了空气,很多人背心都湿透了。

    “让一让!”

    这时,一群人挤进来了。

    是一群修为强大的剑修,其中独孤飘雪牵头,旁边还有独孤幽梦。

    “倾城,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见你你都达到神境了。”独孤幽梦过来打招呼。

    她们都是荒州学宫的同学,少年时代就认识。

    “倾城学妹,好久不见”独孤飘雪也礼貌性的打招呼。

    “幽梦师姐,独孤师兄,多谢你们仗剑前来相助。”

    夏倾城收项尘的乾坤珠对两人微微点头一礼。

    “你可别叫我什么师姐了,如今你们都神境了,我不过才仙帝境界十洞天,汗颜得很。”独孤幽梦羞愧说道。

    当年她在学宫也是一号人物,她离开前夏倾城修为都没她高。

    如今这差距就拉大了,唯有独孤飘雪这个隐形挂壁能和之媲美。

    “我们的情份可不是修为来决定的,总之这次若不是两位带着千万剑仙过来帮助,我们联盟军不知道将损失多少人马。”夏倾城对独孤飘雪等人郑重的躬身行了礼。

    “多谢诸位鼎力相助!”

    炎黄殿,联盟军的强者们纷纷行礼感激。

    独孤飘雪摇头道:“诸位太客气了,你们是为九天的未来,为无数苍生的黎明而战,那也就是为我们而战,我们也要感谢联盟军和项师弟的大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