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3章:内起争斗

    独孤飘雪说完又对自己带来的这些人,介绍道:“这些人都是剑心仙域十二大剑宗的宗主,这位是九黎剑宗的宗主潘道凌,还有这位是上清剑宗的宗主李文风——”

    独孤飘雪正要介绍这些人的时候,那九黎剑宗的宗主潘道凌笑道:“九天宗主,您不用介绍了,我们和倾城剑神大人都认识。”

    “见过夏剑神。”其他的剑宗的宗主纷纷对夏倾城行了一礼,非常的客气。

    “哦——你们都认识?”独孤飘雪诧异了。

    夏倾城微微一笑,道:“前两年我一一拜访过十二剑宗的其中十一家,就要拜访九天剑宗的时候突生感悟闭关修行了。”

    九黎剑主苦笑道:“夏剑神客气了,给我们留了面子,其实当时是夏剑神来我们那里论道,惭愧,我等剑道和夏剑神是相差太远了。”

    “是啊,也多谢了夏剑神,老夫剑道多年的瓶颈终于有了松动有突破希望,不然这辈子恐怕也没有机缘剑神之道了,而这一次我等前来不只是受了独孤剑主你的邀请,也是受了夏剑神的邀请,我等都欠了夏剑神人情啊。”

    上清剑主抱拳道。

    其他剑主对夏倾城也是非常客气,独孤飘雪都是深深的多望了夏倾城一眼,对方的剑道竟然能让这帮老家伙折服。

    看来她也有不小的机缘啊。独孤飘雪暗道。

    “谁也没想到,这帮叛徒势力竟然是如此的嚣张,公然和九天作对,不过更让人失望的是如今的九天仙人气节留存者是寥寥无几了。”又一名剑宗剑主悲叹说道。

    真正的剑修大多都是刚正不阿,宁折不屈的人,有这种风骨的人才能在剑道上走得长远,因为剑道的意志就是刚正不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所以这一次九天的剑仙们才能站得出来,上古时代,九天中的剑仙也很少有叛徒出现。

    夏倾城道:“贪生怕死人之常情,他们也是被蒙骗了,五雄联盟的人是不可能带九天的人出去的,他们最多保全自身而已。”

    独孤飘雪道:“上古时代我九天的剑神和入侵者大战无数,我们各自的宗门典籍中都有记载,外域邪神的意图是灭九天之种。

我们剑心仙域的剑宗势力的宗旨就是对外神势力抗争到底,以明道心,奈何如今过去太久了,九天的大多上古势力不复存在,很多人也忘记了外神到底有多残暴。”

    “对了,大名鼎鼎的项天帝呢?之前项天帝一人战诸神的风采我们可是都看在眼中,他一回来后怎么不见人了?”独孤幽梦打趣笑道。

    夏倾城道:“君上刚刚大战消耗过度,正在闭关恢复呢,现在一切事物由我和白凰以及天华来处理。”

    项尘身受重伤的事情是不能说出去的,不然影响军心。

    众人表示理解,到也没说什么。

    “苦海。”白凰望向了苦海和尚,道:“我们一走,五雄联盟的人很有可能对金蝉宗的人发起报复,通知无涯大禅师,准备带门人撤离吧。”

    苦海苦笑道:“金蝉宗所在仙域万亿生灵,我师父是不太可能舍弃宗门基业和这么多生灵走的,不过我试着劝说一下吧。”

    白凰凝重道:“这一战,所有参战的我方势力的基业都非常有可能会迎来叛军的报复,大家一定要做好门人的安顿,安排好他们的退路。”

    说到这里,白凰都是微微一叹,这一次她们九天商会是最仓促的了。

    “白会长放心,我们来决定参加这一战的时候就已经给弟子们安排了后路,我们已经让我们没来的宗门弟子全部入世历练了,宗门已经化整为零。”独孤飘雪说道。

    “没错,我等既然来参加这一战就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其他的剑宗之主点头道。

    “这一次九天商会突然遭受袭击,万年基业经营才是损失最大的吧。”夏倾城望向了白凰。

    白凰叹了口气:“不动财产损失是无法避免的,不过可移动的资源大部分都在我的掌控中,当初决定和五雄联盟的人开战的那一刻起,我和项尘就有了这方面的准备。”

    说到这里,白凰不由得眉头紧皱,道:“我大哥被抓才是我们九天商会最大的损失。”

    幽冥老人惭愧道:“这方面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我御下无方才出了白靖阵神的这种事情。”

白凰望了他一眼,心中虽然有些火,不过如今也知道不是埋怨谁的时候,道:“这件事情给我们拉了一个警钟,对于内部,一定要认真审核高层人员,不能在出现内部叛徒这种事了,不然太受被动了,如今之计得想办法补救。”

“幽冥宫主,你能联系上神寂吗?”

幽冥宫主沉声道:“我联系下试试。”

神寂背叛以来,他们一直就在忙碌支援和战斗,他还真没时间去联系。

“白靖阵神出什么事了吗?”独孤飘雪诧异问。

“我大哥被一个叛徒抓了,对方是幽冥宫的一个杀神。”白凰大概的说了一下情况。

“幽冥宫,哼,你们这群干杀人勾当的人也能为九天着想?这倒是难得。”

上清剑主颇有敌意的针对说道。他上清剑宗有过长老被幽冥宫暗杀的例子。

不只是他们,很多势力和幽冥宫都有过节,当然,很多也有合作。

幽冥宫主脸色阴沉道:“杀手也不是完全没底线的,至少我们知道自己诞生在什么地方,什么地方是自己家乡。”

“那怎么会出叛徒呢?还是一位杀神,别你们都是对方的走狗吧。”上清剑主讥讽道。

“小子,你什么意思?”幽冥宫主露出一缕杀气喝道。

“幽冥宫声名狼藉,本就是九天一大害,白凰会长,我建议请示项天帝,除掉幽冥宫的人,免得以后再出现给我们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上清剑主望向白凰。

“你放屁,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屁股就一定干净?我幽冥宫的存在,那也是因为市场所需!”幽冥宫主发火,他身后立马聚集来几十名天级杀手。

“哈哈,把杀人越货的勾当说得如此冠丽堂皇,我服了,别人怕你们这些见不得光的杀手,我们剑修可不怕!”上清剑主争锋相对,他身后也立马出现大批剑修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