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我去教他做人

“叶小姐似乎不太给我面子。”

陈逸微眯双眸望向秦川,却然而只顾跟叶芷萱讲话,就仿佛是要做给秦川看一般……

言语之中潜藏着的威胁不言而喻。

“邀请函是递给叶小姐的,秦先生,你懂我什么意思吧?”

陈逸摸了摸下巴,显然已经不想再搞什么虚的,明摆着要告诉所有人自己今天就是要欺负你秦川……

你待如何?

“如果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陈少,我很好奇是怎样的家族,教出你这么个没教养的纨绔来。”

见陈逸明摆着要找不痛快,甚至凑上去让秦川收拾,叶芷萱担心以秦川的脾气将事情闹大……

索性直接对着陈逸开了炮!

纵然这么做完全不符合平常人对她的印象,甚至说远点和她的人设都有些不同,但陈逸自己怕是也猜不到……

叶芷萱此刻的言辞,反而是在救他。

招惹秦川,这不是寻死?

周围一片倒吸凉气之声……

纵然很多人都曾叫嚣着要男女平等,甚至从希望平权到争取特权,但不得不说,女人在很多人看来……

就像是穿在身上的奢侈品,更多时候她们和花瓶没什么两样!

陈逸便是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会在自己想要玩叶芷萱的时候望向秦川,一来是恶心后者……

其次也是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中。

按照陈逸的价值观,自己想要砸钱买一件漂亮衣服,去买一件漂亮花瓶……

难不成还得征求花瓶和衣服的同意?

在场很多人亦或者说九成以上的人也都是这么想这么做的,所以他们才能站在一起进行这场舞会。

而不巧的是,他碰到的是叶芷萱,以及秦川……

这俩人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叶芷萱在秦川的影响之下更是如此,别说是陈逸……

就是陈逸他老子来了,叶芷萱也敢给他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只是陈逸压根没做好心理准备,此刻被叶芷萱骂作纨绔,诧异了一下,旋即心里面竟然滋生出一种变态的情感……

好似这并不让他生气,非但如此,他甚至还有点下享受这种感觉!

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地位,平常哪有人敢这么对他?哪怕是咒骂一句那都是破天荒的事情,要知道若非是那些‘弹簧’额太软,自己岂能每次都把它压到极限?

那些女人但凡有一个对自己不是唯命是从,自己或许都能高看她们一眼。

然而不是,所有有预谋或者无意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几乎没有一个不是在知晓自己的身份之后主动往上凑……

人性便是这样,往往容易得到的东西容易让人不想珍惜。

反而是那些求而不得的东西,才让人想要不停的为了得到而努力……

前者如同亲情,友情。后者例如房子,爱情。

陈逸的心理便在这一次的容易之中,变得畸形,甚至有点变态,此刻的叶芷萱非但没有将他骂走……

反而让他眼中的掠夺之光更甚!

他喜欢这个嫌恶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她让自己有种说不出的想要占有的感觉……

“叶小姐,如果今晚我非要和你跳一支舞呢?”

陈逸舔了舔嘴唇。

“我说了,我不会跳舞……”

“不会我可以教你。”

“陈少,你可真是个无赖。”

“叶小姐谬赞。”

陈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和叶芷萱进行这样一场对话,只是他惊奇的发现,叶芷萱仿佛一颦一笑都那么的勾魂蚀骨……

他甚至开始脑补和她在舞池之中摇曳的场景。

只可惜,秦川在一旁早已看的满头黑线,心道这如今江南道纵然经济发展不似以前,但这变态的数量倒是一年比一年多。

这位陈少,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空气?

“你敢再向她伸手,我就让你后半生从此跳不了舞……”

秦川攥着叶芷萱的皓腕,看都不看陈逸一眼,便拉着后者进了舞池……

这倒是让周围众人一阵咋舌。

这俩人,一个敢拒绝陈少,一个敢威胁陈少。

倒还真是不知死活!

陈逸看着秦川带着叶芷萱在舞池之中摇曳,仿佛后者口中所说不会跳舞的话完完全全是在糊弄鬼……

再想起秦川的眼神,表情瞬间一沉。

自己可以给一个女人面子,却不代表自己可以让一个男人随意欺辱!至少在这艘船艇之上,在这舞会之上……

自己才是绝对的王!

“清场,我去会会这个姓秦的!”

陈逸脱掉西服,松了松领带,伴随着他的入场,周围那些摇晃身体的男男女女顿时了然,赶忙闪到一旁。

灯光摇曳,小提琴优雅的琴声传遍整片空间……

聚光灯打在秦川和叶芷萱身上,将两人照亮,仿佛瞬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一般。

一支探戈。

“你吃醋了?”

叶芷萱素手按在秦川的腰间,嘴角还挂着揶揄的笑容。

仿佛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她完全不在意一般,她眼中只剩下面前这个男人一般。

“废话,当众调戏我的女人,当我是泥捏的?”

秦川欺身上前,叶芷萱腰肢一软,下腰一半被秦川揽在怀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两人侧脸凑近……

仿佛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一般,气氛都旖旎了起来。

秦川霸道的将叶芷萱拉回,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过短短几秒时间,叶芷萱眉目间万种风情,相视一笑。

舞池之中旋转,摇曳,仿佛叶芷萱已经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她在发光!

秦川的在乎让叶芷萱心头暖暖的,两人跳了一会儿微微见汗,周围的人都看傻了……

刚进场的陈逸更是皱眉,这叫不会跳舞?

灯光师仿佛刻意要放大恩怨一般,竟然将另外一束聚光灯打在了陈逸身上……

陈逸跳的是难度更大的国标,虽然并没有舞伴,但他欺身上前,人人都看得出来他是要跟秦川争夺叶芷萱……

相当文明的斗舞,只可惜在周围那些人看来火药味十足,陈逸的舞技和秦川相比……

后者怎么看都不占上风。

“这姓陈的自讨没趣,我去教他做人!”

秦川一个动作松开叶芷萱的纤纤玉手,动作瞬间从刚才的柔和变得僵硬却凌厉,周围不少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机械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