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大运河上的灯火

周围从看热闹变成了瞎起哄……

谁都没想到秦川竟也是个西装暴徒,气质从刚才的优雅转为现在的酷,其中的变化简直让人惊爆眼球。

甚至连叶芷萱自己都不曾知道秦川竟然有这样的本事!他会跳机械舞?

而且看动作有板有眼,绝对不是学了几天就在外面卖弄的那种……

其实叶芷萱哪里知道,曾经秦川入军籍那几年,学的东西多了去了,都是从九州国四面八方来的朋友……

他们的绝活可是不少,她平常看到的秦川,也不过就是冰山一角。

正如同此刻正跟陈逸斗舞的秦川,便是那么的不同,那么的光芒四射。

“有两下子,看来是学过!”

陈逸有点惊讶,他知道机械舞不好入门,不似街舞懂两个入门动作便可以在大街上卖弄,也不像是曳步舞对基础要求那么低……

可秦川偏偏一点没有像是现学现卖的样子,仿佛早就已经对此烂熟于心。

一开始的时候陈逸还游刃有余,但慢慢的竟然跟不上秦川的节奏,从最初的卖弄到愈发比不上秦川的动作……

“怎么可能?”

陈逸的表情愈发古怪并且难看起来,他从来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好小几岁的年轻男人竟然这么会跳?

心头慢慢焦躁了起来。

纵然是周围众人迫于压力想要给他鼓掌,可便是瞎子也看得出来秦川比他更懂得什么是节奏,什么是舞蹈……

陈逸的脸色愈发的难看起来,自己可是江南道陈家的少爷,出国留学这几年虽然没学到什么真本事……

但要论起耍帅的功夫不知比这个秦川强多少倍!斗舞斗不过他又如何?还有别的……

陈逸像是恼羞成怒了一般,竟然兀自的冲上台夺了一名小提琴手手中用来演奏的小提琴,搭上琴弦便直接来了一首野蜂飞舞……

炫技,单纯的炫技!

他的目的很简单,刚才斗舞丢掉的脸找回来,并且要在另外的方面全面压制住这个秦川。

对他这样好面子的人来说,输是耻辱!

“陈少不愧是伯克利音乐学院了毕业的高材生,刚才这段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

“没错,陈少就是陈少,他的艺术造诣已经到了一个让我们敬仰的层次。”

“这小子虽然舞跳得好,但这有什么用?九大艺术里,音乐可是比舞蹈排的更靠前……”

“不愧是陈少,果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相提并论的,让人羡慕啊。”

周围那些陈逸的狗腿子,亦或者是想要成为陈逸的狗腿子的那些人此刻自然不会放弃这个疯狂舔陈逸的机会,全都像是看到的奥利给的苍蝇一般扑上来……

闭上眼睛就是一顿夸。

刚才是陈逸没给他们夸赞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谁会选择错过?

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夸赞……

终究在秦川缓缓上台的那一刻彻底的被击碎,连表情也瞬间被定格。

秦川极有礼貌的向一名小提琴表演者借来了小提琴,旋即搭在肩头,便摆足了架势……

周围众人简直一个个都要把眼睛给瞪圆!

他,他竟然还会拉小提琴?

甚至就连叶芷萱此刻心里都是如此想的,自从她认识秦川的那一天起,秦川在她心目中便是个没什么艺术细胞,甚至不懂得浪漫的男人……

可这一次的旅途她才发现自己以前完全不了解这个男人,他不仅没有自己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甚至他的许许多多闪光点自己以前根本没有去发现……

此刻不知多少人在猜想秦川不过是做做样子,这小提琴可不是二胡,没那么简单就能入门!

最关键的是,人家陈逸是伯克利的高材生,而且刚才那一段野蜂飞舞也是经典曲目……

秦川能拉出什么鬼魅的音乐出来,才能当着这么多‘狗腿子’的面将陈逸击败?

很多人脸上都挂着等待看好戏的微笑……

然而,他们的希望终究在秦川动手的那一刻彻底的破灭了!

悠扬的小提琴声传出去的时候,很多人下意识的觉得耳熟,下一刻不由的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梁祝,这是梁祝……”

“这琴声太美妙了,我们九州国自己的音乐,用这种夕阳乐器拉出来简直让人耳目一新!”

“这曲目可并不简单,这个秦川上手便能演奏,不得了啊,有才,着实有才。”

周围很多人都是下意识的夸赞。

以往小提琴那可是高雅乐器,而很多人打心眼里是自卑的,觉得这些舶来品便是高雅,而二胡唢呐那些便是低俗……

梁祝虽然是经典曲目,但却少有人会通过钢琴跟小提琴这些西洋乐器去演奏这些民乐,生怕玷污了旁人的耳朵一般……

这种自卑感甚至从九州国传到国外,慢慢很多人从认为民乐低俗,民族乐器低俗,再到不敢让人知道自己来自九州国……

生怕别人看不起。

越是生长在泥潭之中的人,爬出泥潭后越是厌恶泥潭,忘却了自己的根,甚至想要跟生养自己的地方抛开一切干系。

就像现在,秦川用小提琴拉一曲梁祝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义,只单单是喜欢。

只单单是因为,他不自卑,他不认为这些从老祖宗手里面传下来的东西就是俗的……

音乐本身没有低俗和高雅,真正低俗的,也唯独只有人而已!

此刻一曲梁祝演奏完,很多人还陶醉在悠扬的音乐之中久久不能自拔,有些沉淀下来的宝贝,哪怕你再怎么不承认……

可器官不会骗人,这一曲梁祝,何其抓耳?

葬礼进行曲也不见得就比二泉映月更雅,人死的时候,最终送走你的,还不是这一缕乡音?

秦川停手的时候,先是短暂的沉默,旋即叶芷萱率先鼓掌,很多人不自觉的跟着鼓掌……

剧烈的掌声,伴随映衬着大运河上的灯火,将远方的江南道的夜空装点的格外具有韵味。

很多小提琴手甚至不由掉落眼泪,他们是最懂音乐的,所以他们更知道……音乐无国界。

秦川征服了所有人,论技巧他不如陈逸学院派的炫技,但轮效果……

陈逸简直输的体无完肤!

手中的小提琴狠狠摔在地上,蓬的一声之后,周围的掌声这才慢慢停歇下来……

很多人这才反应过来,坏了,好像忘了照顾陈逸的感受。

这位陈少,此刻的表情简直跟吃了死苍蝇一般。

再也没了刚才的优雅……

只剩下了浓浓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