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小孩子,别玩武器

昏暗灯光下,陈逸脸色愈发狰狞。

尤其众人对秦川的百般称赞,宛如黑洞吞噬了他最后的理智……

“你们很喜欢看热闹对吧?清场,我要办事!”

没了华服的伪装,陈逸像是野兽般,一字一顿咆哮了出来……

伴随他的一声爆吼,附近看客纷纷色变!

他们都忘了,在江南道,陈家才是天。

而他们竟然对陈少的仇家称赞……

此时船舱外影影绰绰,十余名黑衣保镖冲了进来,驱散众人的同时,将出口彻底堵死!

“陈少,此时不宜多生事端啊!这江南道也并非咱们一家独大,老爷这段时间又跟其他几家摩擦,您看要不……”

陈逸身旁一跟班满头大汗,这次出来之前,陈家之主对他百般交代,让他看好自己儿子,若是此时少爷再惹出什么事情的话……

“什么时候,我需要你来指手画脚了?江南道上,我陈逸便是天!”

陈逸眼睛微眯,尤其是看到此时那对男女竟像是没看到这边的变故一般,相互依偎着……

此人,必除!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是因为一个女人的问题了,若是今日丑事传出,他还有何面目在扬州上流圈抬头?

此时的叶芷萱依偎在秦川怀中,扑闪着的大眼睛里,却透露着丝丝好奇……

这个男人,一次次刷新了自己对他的认知。

刚才在舞池之中,他优雅如王子一般,却又能摇身变为西装暴徒,将机械舞的精髓华丽诠释……

一曲梁祝追星揽月,空灵人心……

到底,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仰头望着面前这张刚毅的脸庞,叶芷萱竟有些痴醉……

不错就在此时,秦川的脸上却勾起一丝痞笑,轻佻的勾住叶芷萱的下巴。

“姑娘何故如此眼神?小生惶恐万分啊……”

突然被破坏了气氛,叶芷萱有些恼羞,娇嗔道:“你少自恋了,我只是没想到你还有西装暴徒的一面,你还是想想眼前这关怎么解决吧。”

秦川心知肚明,只是他也不点破。

随意看了眼围上来的那群黑衣人,轻松无比道:“你只管沉醉,我负责摆平他们!”

语罢,秦川大步流星来到陈逸面前。

虽然初回故地,秦川不愿太过招摇,但眼前此人百般作死,秦川只能让他如愿……

啪!啪!啪!

陈逸一脸冷笑,连着拍了三下巴掌,对秦川伸出大拇指道:“兄弟,我见识过这么多人里面,论起装逼我只服你,死到临头了,还要在美人面前逞强?”

刚才秦川和叶芷萱忘我的在那里调情,陈逸发现自己貌似……被无视了?

这让一向众星捧月的他彻底对秦川下了杀心。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陈少笑的越开心,后果就越是严重……

“不必多言,让你的人尽管来就是。”

秦川对这类纨绔早已司空见惯,没能出了风头便恼羞成怒。

尤其是秦川看到那些黑衣保镖每人手中都拿着的一把近一尺的黑色匕首,秦川彻底没了顾忌。

这匕首的中心位置都开了血槽,若是用来伤人,可轻易致死!

而且如此长度的匕首,早已被列入管制武器,可现在陈家的保镖人手一把……

这个陈家,有意思!

思索间,那些陈家保镖已然围了上来。

秦川扯去领结,轻轻将外套脱了下来,这衣服可是老婆买的,可不能弄坏。

“小子,在江南道一带惹到我,真的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你若愿意把你身边女伴留下,我可以只废了你一只手,不然我……”

陈逸本觉得秦川早已是自己的股掌之物,然而他的话尚未说完,秦川身上一股骇人的气息陡然爆发!

宛如一股无形的气浪,那些保镖甚至觉得能冲到秦川面前都是一件何其困难的事情……

“这,他难道是……”

陈逸并非一般的纨绔子弟,他从长辈那里听说过关于武者的一些事情,也知道有些传说中的宗师,常人难以靠近其身边三尺!

本能的,陈逸有种感觉,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但他旋即一看秦川,年纪不过和自己相仿,此人即使是他想的那种人,可如此年轻又能有什么威胁?

看到手下保镖踌躇不前,陈逸脸色再度变得狰狞道:“都愣着做什么?给我上!废不了那小子,老子废了你们!”

那十余名保镖心理有苦难言,只有靠近秦川才知道有多大的压力,他们别说是废了秦川,就算让他们再向前一步都无比困难!

秦川望着这群保镖,脸上挂着戏谑道:“没那实力,就别学大人舞刀弄枪,伤到自己可不好……”

话音刚落,秦川身上气势猛地一收,这些人刚觉得喘过来一口气,却突然发现一道黑影在他们瞳孔中无限放大……

不到一分钟,在陈逸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秦川将众人手中匕首全部夺下,走到陈逸面前,叮叮当当的将匕首散落一地。

“你,你到底是谁?”

此时的陈逸有些语无伦次,手下的这些保镖都是父亲专门派人特训过的,每个都能打好几个普通人,可是在眼前这人的面前却好像小学生,不堪一击……

秦川突然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无比灿烂的说道:“我只是个初到扬州的游客,陈少这都看不出来?你们这些纨绔,该不会玩女人,把自己脑子都玩傻了吧?”

“老子杀了你!”

陈逸面对秦川的羞辱,他恼羞成怒,猛地从怀里掏出一物,远处的叶芷萱看到此物也同样瞳孔一缩,但她来不及惊叫,一声沉闷的枪响便划破江边寂静……

砰!

枪响过后,叶芷萱捂住了眼睛,她不敢去看现在的一幕,因为她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失而复得的人再次离她而去……

此时的舱内寂静无比,那些保镖愣住了!

陈逸跟班愣住了!

就连陈逸本人都仿佛见了鬼一般,不可置信的自语着:“不可能,老子不信!”

他枪口前的秦川,却无可奈何的摇头道:“都说了,小孩子别玩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