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硬怼帝都来客

西川众人闻言面色震怒,更有甚者直接气得浑身颤抖,虽然帝都来者言辞针对的人乃是徐铭,并非他们,可是言语间同样把他们也羞辱了个遍!

因此,在场的世家子弟也好,西川普通百姓也罢,霎时间皆朝这群帝都来者怒目而视。

世家子弟有些名门望族历来的气节,也有着儒学思想影响下,而形成的高寡耿介之心,但帝都来者竟然将他们喊做西川之鼠!

至于普通百姓,他们虽然没有世家与生俱来的骄傲情结,也没有名门望族子嗣的士大夫之心,但是却有着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格尊严。帝都来者的比喻,无疑是将他们的尊严扔在地上踩!

因而,帝都来者的话语,无疑是惹了众怒,但就算是如此,就算现在已经是群情激奋,就算现在在场之人都怒火中烧,可却还是未曾有一人站出来支持徐铭,也没有一个人出言反驳帝都来者的话语。

他们都在顾忌帝都来者的身份,哪怕是其已经侵犯了他们的自尊,打了整个西川的脸,他们中也未曾有一人敢如徐铭一样辱骂还口,甚至没有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不仅没有人出来未西川说句话,甚至站在帝都来者领头人身边的赵航剑,此刻还脸上挂着冷笑,眼神嘲讽地瞄了徐铭一眼,紧接着他便转头朝领头人,语气恭敬地解释道:“帝都来者大人,您有所不知,此人名叫徐铭,乃是徐家嫡长子,也是刘府长女婿,不过其生性纨绔,是个文不成武不就,嫖赌成瘾的废物,是一个哪怕已经娶了妻子也去青楼的货色。”

众人见赵航剑对帝都来者领头人,毕恭毕敬的模样,脸上的愤怒之色不由的深了几分,毕竟赵航剑乃是西川一流世家,赵家的嫡长子啊!此刻非但不向着西川说话,还帮着外人贬低西川之人,如此做法实在是令众人心寒!

“原来是徐家废物,早在帝都就已经闻听其大名了,徐正天就是因为生了这么个儿子,才会在朝堂上经常成为被百官笑话的对象!”

帝都来者领头人,此刻脸上不自禁露出了鄙夷之色,同时语气近乎嘲讽一般地说道。

“就是,徐正天好歹也是大唐正一品文臣,心思缜密,文采非凡,政务能力极强,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儿子!”

“不会不是亲生,而是野生的吧?毕竟向来都是将门虎子,徐正天如此智慧的一个人,若是徐铭真是其亲生子,怎么可能是废物?!”

一众帝都来者又开始就徐铭的身份开始了新一轮讨论,丝毫也未曾估计过徐铭,乃至徐家在西川的地位,也未曾把徐正天正一品的身份放在眼里,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只要未曾在徐正天面前嘲讽他,就算是说破了天,徐正天只要没证据,就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但是,徐铭在闻听此言后,不由得眉头紧皱,面露寒光,他原本只是打算略微教训一下,眼前这群欺负刘莹莹的帝都来者,但当这群人嘲讽他为野生的时候,他就改变了主意!

“你们刚才的话语是在蔑视徐家?莫非你们是想死不成?!我不做纨绔已经快一个月了,你们莫要逼我露出本性,不然今天你等一个也逃不了,都得给我跪下道歉!”

徐铭面色阴冷,语气低沉,手中文人扇紧握着,朝着一众帝都来者威胁道。

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不但欺负她的女人,还敢嘲讽他是野种,他必须要让这群人付出代价,不然以后在成都府,他恐怕就真的抬不起头来了!

但是徐铭的话音刚落,在场众人都露出了震撼之色,因为其话语实在是太过骇人!竟然敢向帝都来者发出死亡威胁,自五玄会开办以来,徐铭绝对是第一个敢这么干的,而他接下来的做法更加令人意外!

不仅仅是死亡威胁,甚至还要求帝都来者向其跪下道歉,并且还不是一两个,而是全部!

帝都来者可是代表皇室,虽然行事历来卑劣,言行举止不可一世,但说到底终归是以皇族为靠山的存在,换而言之,他们此刻就是西川之地的皇权,至高无上!

而徐铭竟然向他们发出死亡威胁,扬言他们蔑视徐家,嘲讽其身世的做法,乃是在找死,更离谱的是,其竟然还要让他们全部跪下来道歉!

暂且不谈这群帝都来者,是否愿意真的跪下来道歉,就算是他们愿意跪下来,可徐铭只是一介布衣,虽然生在世族,但未有一官半职,也没有任何功名,其真敢接受帝都来者的跪拜之礼吗?

莫说是徐铭,就算是放眼整个剑南道,数十万人口中,有资格接受帝都来者跪拜的,绝对是一个也没有!

纵然权大如刘僻这样手握重兵,掌控数十州县,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没有资格。

纵然尊贵去徐正天这样官居正一品,朝堂文官主要领袖之一,朝中政策的计划者,同样没有资格。

因为帝都来者乃是皇族派出,是代表唐庭巡视西川各族实力的队伍,让他们下跪就是在让皇权下跪,也是在让当今皇族圣上下跪,这是在轻视皇室威严,甚至可以算作欺君之罪,所以只要不是正统皇室血脉,那么,就算再尊贵之人,也没有资格要求帝都来者下跪。

徐铭难道就不怕死吗?

欺君之罪可是弥天大罪!

情节严重可是会诛灭全族的!

众人都不得不佩服徐铭的勇气了,毕竟整个大唐敢向帝都来者提出如此要求的人,恐怕也只有徐铭而已。

刘莹莹闻言同样黛眉微蹙,徐铭的话语同样出乎她的逆料,她倒不会如众人般,武断的认为,因其不怕死才提出这要求。

她反而认为其要求乃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仔细推敲的,可就算这样,她还是不由得担心起徐铭来,毕竟这要求可以直接定义为蔑视君主,挑衅皇族,这可是大罪!

刘玉婵眼中也露出一丝不解之色,她本以为徐铭会如往常般,拿出神乎其神的见解,与各种不可思议的手段折服帝都来者,以此来化解本次她,与刘莹莹遇到的危机。

可是徐铭非但没有这样做,并且还说出了一番近乎大逆不道,十恶不赦之话,这与她所想大相径庭,相去甚远,远远超出她的预料,因此,她也有些隐隐担忧起徐铭来,她不知道的事接下来的将要发生的事情,不仅要让她担心,更会让她悲喜交加,难以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