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定罪

刘氏两姐妹忧虑徐铭的处境,而作为当事人的帝都来者,领头人在闻听徐铭话语后,则直接愣了十来秒,他的眼死盯着徐铭说不出话,他怎么也没想到徐铭竟然有反过来威胁他们的胆量!

“尔之言语,实在是太过放肆!莫非是想挑衅皇族威严?!”

领头人面色铁青,语气愤怒地训问道。徐铭的胆子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放眼整个大唐国,除了正统皇室有资格让他们下跪外,谁还有这个资格?

现在其竟然敢当着西川这么多世家子弟的面,让他们跪下来道歉,这不是摆明了在藐视皇权,睥睨他们帝都来者吗?

“皇族威严?呵,你算哪门子皇族!这才做了几年帝都的狗,就分不清谁是真人了吗?!”

徐铭丝毫也不惧其怒火,反而厉声责骂其是帝都的狗,言语间闻,更是听不出半点对皇室代言人该有的敬意!

这倒不是他真瞧不起帝都来者,而是因为其领头人的问话太过危险,挑衅皇族威严,这可是一顶大帽子,如果贸然回答,说不定这顶帽子就会扣到他的头顶,因此,他直接避重就轻,继续辱骂对方。

徐铭的话音落下,领头人顿时言语一咽,他本来还以为徐铭会落入他的语言陷阱之中,只要其回应了挑衅皇族威严一事,不管是承认与否,他都有办法让其戴上一顶天大的帽子。

可奈何徐铭并未回应其质问重点,而是转头继续羞辱他的人格,这让他原本已经组织好的语言,用心编织的滔天罪名完全没了用处!

“哼,大胆徐铭,屡次竟敢威胁帝都来者,你可知这本就是不可饶恕的滔天之罪?!”

正当领头人还在想如何回答徐铭责问之时,站在他身旁的赵航剑却跨出一步,抬手用食指指着徐铭怒斥。

赵航剑是铁了心要巴结这群帝都来者,因为他已经得知不久以后,在帝都会举行一场大型科考,到时候他想考中,势必需要帝都世家门阀,唐庭上的巨擘支持,而眼前这群帝都来者就是很好的跳板。

他们都是帝都大家族来人,对他之后的科考会有很大帮助,所以为了最后不至于名落孙山,哪怕是得罪在场西川全部人,他也在所不惜!

“哼,给狗当狗,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你这种人竟然会在赵家做大少爷,要我是赵家之主,恐怕早就将你逐出家族了!”

徐铭手中文人扇被他“哗”的一声打开,一边扇风吹动耳发,一边开口讽刺赵航剑。

他是真不明白赵航剑为什么会在此刻站在帝都来者那边,毕竟现在西川之地的众人明显都对帝都来者怨恨在心,并且这股恨意已经溢于言表,赵航剑就算再不会审时度势,也不至于傻到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才是。

但不明白归不明白,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该做的事他还是要做,既然赵航剑选择与帝都来者一起针对他,那他也就没必要让着他,毕竟他们还有旧时的梁子在,正好新仇旧恨一起报了!

“我这叫良禽择木而栖,而你这是自寻死路,你莫要以为刘府会为了你出头,去年刘府可是有个子弟被打得半死,最后刘府都选择了息事宁人,而那个被打的子弟姓刘尚且如此处理,你一个姓徐的被打估计结局将比他还惨!”

赵航剑站队帝都来者这边也并非鲁莽之举,而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结果,正如他所言的刘府弟子被打一事,他并不相信刘府会因徐铭,一个外姓之人被打而找他麻烦!

“呵,虽然你是徐正天的儿子,但是我们现在打你也是白打,毕竟皇族威严不可侵犯,而你屡次出言羞辱我等,蔑视权威,因此我决定要治你的罪!”

赵航剑的话说完,领头人接过话茬,面色酱紫,咬牙切齿地朝着徐铭道。

他是恨不得现在就一剑斩了徐铭,毕竟他代替唐庭参与五玄会已经多年,昔年莫说是调戏少女,就算是真做了什么,西川之地也没有谁敢有怨言。

而徐铭居然如此不识抬举,屡次三番地出言挑衅他们,如果不是顾忌到其父亲显赫的身份,他还真打算一剑将其直接结果掉,省的眼见心烦!

刘莹莹闻听此言脸上神情突然一顿,而后闪过一丝难过的表情,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原本只是几句口头冲突,但演变到现在,徐铭竟然要被帝都来者治罪。

帝都来者代表的是唐庭,他们要治罪就代表唐庭要治罪,就算徐铭乃是顶级世家弟子,就算是刘府大女婿,同样不可能有机会躲过罪名。

刘玉婵则心里一颤,她非常清楚,这群帝都来者就是豺狼虎豹,都是心狠手辣之辈,领头人说要治徐铭之罪,那就肯定是大罪,到时候他们回到帝都,估计徐铭的末日就要来了,她此刻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让刘莹莹调遣小股私兵,将眼前这群帝都来者半路劫杀。 众人闻言同样倒吸一口凉气,给一个人定罪分明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要讲究证据与唐律,有一套完整的程序,而这帝都来者的领头人竟然说治罪就要治罪。

这完全是凌驾于唐律之上的权力,况且徐铭还是刘府大女婿,并非普通人,地位也是非比寻常,可哪怕是这样,领头人依旧是嘴里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就要治其之罪。

“治罪?我倒想听听你打算治我何罪,记住,罪名不要太小,不然显得我很掉价!”徐铭手中折扇轻轻扇动,面带微笑地望着帝都来者,语气平淡地回应道。

嚣张!

非常嚣张!

在场全部人见徐铭的态度后,皆是脸上肌肉一抽,徐铭的话语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他们都在震惊于其将被轻描淡写的治罪,愤慨于帝都来者权力过大的情况。

但徐铭却丝毫也不担忧,反而主动询问领头人要治他的罪名,并郑重告诫其罗列的罪名不要太小,否则会惹他嫌弃,显得掉价!

这是什么奇葩的想法?!

“哼,够嚣张,你且听好,我这里有三个罪名给你,第一,目无王法,辱骂帝都使者!第二,蔑视皇室,以下犯上!第三,挑衅皇族威严,欺君大罪!这三条罪名可够?!”

领头人眼睛微眯,望着徐铭,冷声询问道,三个罪名都是足够杀头的,而三个加在一起,就算是十个徐铭都必死无疑!

刘莹莹闻言直接被吓得面如死灰,三个罪名都是大罪,刘玉婵也是花容失色,领头人罗列的三个罪名,每一个可都是根据唐律当斩之罪。

徐铭则一脸轻松,闻听完罪名之后非但丝毫没有紧张之感,他还反而微笑着回答道:“那你且听好,你们这群帝都之狗,都给我听好,你们共犯了三条大罪,第一目无王法,辱骂皇室血脉,第二,蔑视皇室血脉之人,以下犯上,第三,挑衅公主子嗣,弥天大罪!”

徐铭话音一落,帝都来者的领头人身躯一震,脸上露出了极为难堪的表情,其余帝都来者同样神色巨变!

而刘莹莹与刘玉婵则眼前一亮,她们都发现此前忘却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这件事足够让这群肆意妄为的帝都来客为之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