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我让你们走了吗?

不止是帝都来者以及刘莹莹姐妹,就连在场的西川围观之人也神情一顿,此刻他们都想起一件事来。

这件事便是徐铭的靠山问题,他们此前都只认为其最大的靠山是刘府以及徐家。

虽然这两个大族在西川之地乃是顶级名门,但是在代表唐庭的帝都来者眼里,这两家根本不够看,毕竟说到底刘徐两家再厉害,也只是西川之地的臣子,而唐庭则是君主。

因此,在靠山上而言,其与帝都来者完全不能相比,甚至差了好几个层次。

然而,当其将给帝都来者定的三条罪名说出来后,众人才惊醒过来,他们此前的估计都是错的,徐铭最大的靠山根本不是刘徐两家,或者说不止是刘徐两家,他最大的靠山乃是其母亲。

徐铭母亲李凌雪可是先皇亲女,当年可是被封为一郡之主的存在,虽然如今先皇以逝,而其郡主封号也早已不再,但是其依旧拥有纯正的皇室血脉,依旧是皇族成员之一。

而徐铭作为李凌雪之子,身上也流着皇室一半的血,是实实在在的皇亲,即使与李氏皇族不同宗,但是也有一半是同源。

帝都来者虽然代表唐庭,靠山乃是如今皇室,可终归不是皇室之人,只是借了皇室的名头罢了,与徐铭身上一半的正统皇室血脉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我母亲乃是先皇亲女,身上有着最为纯正李唐皇族血脉,而我作为她的儿子,至少有一半血脉乃是皇室血脉,论谁能代表皇室,我想我比你们更有资格!”

徐铭手中折扇轻轻摇动,嘴里语气不骄不躁,脸上神情不慌不忙。

反倒是一众帝都来者,在闻听此言之后,每个人的面色都更加难堪,他们这么多年能在西川“五玄会”嚣张,依靠得就是皇室之名,凭借此名头就算是西川节度使家族,刘府的弟子他们都敢殴打,而不会担心被其报复。

如果徐铭此刻不提李凌雪,他们基本都已经彻底忘了,忘了这西川之地也是有皇族之成员的,并且此人还是徐正天之妻,徐铭之生母!

领头人此刻脸上露出了一丝悔意,他内心隐隐有一丝懊悔,但并非是懊悔惹了徐铭,而是懊悔让其有机会搬出李凌雪的身份来压他们。

若是他没有给徐铭说话的机会,而是直接将其打成重伤,随后掳走刘莹莹两姐妹,那么就算刘徐两家有意见,恐怕也奈何不了他们,毕竟这其中没人提及皇室,那就是刘徐两家之事,与皇族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此刻徐铭已经提起皇室,并且搬出了其母亲李凌雪,倘若他们此刻还动徐铭的话,那就是在欺压正统皇室血脉,挑衅真正的皇室威严!

他们虽然代表皇室,但他们这些人中,却没有半点皇室血脉,也就是说他们谁也没资格动徐铭半根汗毛!

如若不然,皇室必然会追究他们欺压皇室血统之罪,别看此时他们作威作福,但在真正的皇室面前,他们还真就只是一条狗而已,甚至连狗都不如。

“很好,没想到你竟然将凌雪公主都搬出来了!”领头人语气低沉,面色阴冷地说道,在他脸上再没有半分嚣张之色,反而隐隐有一丝忧虑。

他此刻还真担心徐铭回去让其母亲向唐庭参他们一本,挑衅皇族威严可是大罪,如果真参了他们一本,他们将必死无疑!

“哼,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想死,就再欺负我妻子,挑衅我半句话试试!我保证你回帝都后,将永无宁日!”

徐铭语气同样极为不快,但他脸上神情却夹杂着几分张狂。

他深知所谓的帝都来者,不过是仗着皇室名头在西川作威作福罢了,除却皇室这层关系,其背后的靠山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现在当他将李凌雪搬出来后的威胁之语,这群帝都来者势必会重视,毕竟他的威胁之语是真正代表了皇族!

徐铭话音落下后,在场数个帝都来者并未有人回答他,而是纷纷低下头,不敢与他的眼神直视,原本那不可一世的姿态,转眼间便烟消云散。

“我们走!”

沉默了片刻后,帝都来者中的领头人冷哼一声,大袖一挥,低喝道。

紧接着,他便转身朝着远处的赌石区域而去,至于剩下的几个帝都来者,也挪动脚步紧随其后。

“我让你们走了吗?!”

徐铭见这群帝都来者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开溜,于是赶紧开口阻止。

这群帝都来者,调戏他的女人,欺负他的小姨子,又践踏他本人的尊严,现在连个认错态度都没,这就想一走了之,真当他徐铭是软柿子吗?!

一众帝都来者闻言停下了脚步,纷纷转头,将目光投向了徐铭,这些目光中有诧异的,有担忧的,也有不屑的。

“叫住我等干甚?既然我等都愿意离开了,这已经是给你面子了,你莫不要不识抬举!”

帝都来者中,一个与徐铭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鼻孔朝天,语气嚣张地朝着徐铭道。

“我不识抬举?笑话!你们欺我之妻,调戏我小姨子,又胆敢蔑视正统皇族之威严,半句道歉之语都没有,就想溜之大吉?”

徐铭握着手中折扇,将其抄起,以扇头部指着一众帝都来者,略有些生气地质问道。

当着丈夫的面,调戏其妻子,污言秽语挑衅其小姨子,发现丈夫惹不起之后,便想直接溜走,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哼,我劝你大度一点,既然我等都已选择不再与你纠缠,这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了,做事莫要太绝,不然日后恐怕不好相见!”

年轻人负手在背,语气轻松地说道,似乎全然不在意徐铭已经生气,也不在意其让他们道歉的话语。

“哼,你等历年来欺我西川世家子弟无数,大世家子弟被你等殴打,小世家子弟被你等羞辱,倚仗着皇室名头便肆意妄为,今日你等若是不为昔日作为付出代价,此生休想再走出西川半步!”

徐铭说这话时,挺胸抬头,眼神凌厉,语气刚正,就像是为这些年来,受到帝都来者欺负过的西川之人,打抱不平,找回颜面一般。

其实他这句话中,没有半句是清算他自身与帝都来者恩怨的,反而句句都是在说历年来被帝都来者欺负过的人。

“徐铭他这是在为昔年,被帝都来者欺负过的西川同胞发声啊!”

刘莹莹拉着刘玉婵地手,望着在场西川之人,声音略大地喊道。

她这是在为徐铭造势,顺从徐铭的话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