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挨个弯腰道歉

此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滔天的指责声,以及感谢之声便铺天盖地,将整个场地笼罩。

“刘小姐说的对,徐公子这是在为昔日同胞鸣不平!这是大义!”

“这群帝都来者实在是太过嚣张,我早就看不惯他们了,现在徐公子倒是做了我不敢做之事!”

“徐公子才是真正的君子,不像某赵某航某剑,平日里挂着大少爷,贵公子头衔受人尊敬,却在关键时刻胳膊肘往外拐,实在是可耻!”

此刻众人的议论声,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事态,都在吹捧徐铭说其仁义,同时贬低帝都来者,以及临阵倒戈的赵航剑!

历年来这群帝都来者,在五玄会上的作为,都被整个西川的世家子弟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只是碍于他们背后乃是皇室,因此,西川世家子弟也没有谁敢出言训斥,或者出手报复他们。

但此刻徐铭却以皇室血统的身份站了出来,并且还主动提及历年来被帝都来者欺负过之人,声称要为这些人讨回公道。

这无疑是让原本就群情激奋的众人,瞬间便找到了主心骨,于是他们纷纷不再忌惮皇室名号带来的压力,开始出言训斥帝都来者,开始诉说这些年来的真是想法。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恶事做绝,天道轮回!

此刻的一众帝都来者,算是深刻体会了这两句话的意思,纵然他们来自帝都,纵然他们见过无数大排场,但是此刻见到群愤渐涨的现场,他们还是不由得变了脸色。

这些人都是他们历年来得罪之人,其中还有些不算陌生的面孔,也就是有些人,不止被他们欺负过一两次,已经在他们脑海里留下了印象。

所谓群愤难平,众怒难消,更何况这人群里还有不少受害者呢,若是他们今日不按照徐铭所言的,主动为往日作为付出代价的话,恐怕周围众人转瞬间就会上前将他们全部弄死。

这不是在开玩笑,这是领头人根据观察人群得出的结论,因为他发现人群中有人摩拳擦掌,有人提剑拔刀,更有甚者直接握紧双拳恶狠狠地望着他们帝都一行人。

“你究竟想怎么样?”领头人终于忍不住了,他右手放在腰间剑柄上,眼神警惕地望着四周,随时防备着偷袭,语气紧张地朝着徐铭询问道。

“呵,怎么不嚣张了?你不是很了不起吗?我要你们做的很简单,只需要在这里,向全场的人,挨个弯腰道歉!记住是挨个道歉!还有把赵航剑交给我!”

徐铭握着折扇语气轻缓地说道,挨个向在场的人道歉,这看似并不难,但现场少说也有两千人,挨个弯腰道歉足够让这群帝都来者弯断腰。

至于赵航剑,徐铭准备好好与其算算账了,新仇旧恨一起算!

帝都来者闻言面色巨变,一个个比吃了翔还难看,徐铭的要求简直比殴打他们一顿更令人难以接受,在场可是有数千人之多,就算弯腰道歉并不难做,可是不停地弯腰道歉,将这个动作重复数千次,这绝非常人受得了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可都是帝都来者,都是出身于大世家之人,身上不仅仅是有皇室名头,还有来自于大世家的尊严。

能在帝都立足的世家,就算是再普通的存在,也远非西川许多中等世家可以比拟的,让他们挨个朝着场中之人道歉,这无疑是在让他们低头向弱者认错,这是对他们显赫出身,赤裸裸地羞辱!

赵航剑闻言则神色一凝,旋即便面如死灰,他本以为帝都来者的威势足以碾压徐铭,就算徐铭再厉害也不过是将刘徐两家做为靠山而已,刘徐两家就算再强势也终究是西川地方势力,绝不可能与帝都来者相提并论。

然而,现在徐铭非但没有被帝都来者收拾,反倒是帝都来者都向其低下了头颅,他赵航剑不过是赵家大少爷罢了。

且不说赵家本就不如徐家,就算两家旗鼓相当,但是徐铭身上可是有着一半的皇室血统,单凭这一点他赵航剑也不如徐铭尊贵。

最要命的是他与徐铭还有过节,这过节还非常深,现在他又站在其对立面,朝其百般针对,若是帝都来者真将他交出去,他不用想也知道他自己的下场。

徐铭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当赵航剑在为落到徐铭手中后果,百般思考之时,帝都来者就开口了。

“赵航剑与我等本就不熟,看样子你与他也有旧怨,将他交给你自然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便是我们将其交给你,你换一个相对容易的,处罚我等的方式如何?”

领头人望着徐铭,语气陈恳,神色充满请求地回复道。

他是真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朝着在场全部人挨个道歉,毕竟他也出身名门,家中祖父曾经乃是大唐丞相,丞相血脉怎么可能向着在场的小世家子弟点头哈腰?

“不行,赵航剑我要,你们挨个道歉也是我的条件,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我也只能将你们交给四周的群众了,到时候他们会如何对待你等,只能看你等的造化了!”

徐铭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领头人的请求,现在他可不是在与帝都来者谈条件,而是在规定其受处罚的规则,而且这群帝都来者根本没资格与他讨论条件!

而赵航剑他更是势在必得,因为这群帝都来者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威慑力,赵航剑又是孤家寡人一个,他只需要随便找些刘府武士就可以轻易将其拿下。

因此,领头人的请求,在他看来半点考虑的价值都没有。

领头人闻听徐铭要将他们直接交给愤怒的人群,身形一震,脸上的畏惧之色一闪而过,随即便转身朝着众人开始弯腰道歉,不再过多言语。

“来人,给我将赵航剑给拿下!”徐铭一声大喝,顿时在他身后便冲出三个刘府武士。

“且慢!小友且慢!”

刘府三位武士还未走到赵航剑面前,一位老者的声音便传遍全场,同时四周人群也传出一阵低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