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这里面乃是汉白玉

此刻在场西川之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人群的侧面,他们全部都盯着一位身穿华服,左手持拐杖,右手持石头的老者。众人的议论之声,霎时间便传遍全场。

“竟然是钱大师,莫非他要求情?”

“应该是,毕竟赵航剑乃是他的关门弟子,他替其求情也是理所应当的。

“唉,这赵航剑也是,什么时候针对徐铭不好,偏偏选择这个时候,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徐铭自众人的议论声里,推测出了老者的身份,其应该就是传闻中成都府最厉害的古器鉴定师,也是赵航剑的师傅——钱耀祖。

据传其在古器鉴定一道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凡是古器,不管是什么类型,什么材质,不管多久远,只要经过他手,他都能准确推测出具体朝代,还能评估市场价值。

就算徐铭并非古器鉴定行业之人,肉身原主人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但是都曾听闻过钱耀祖的名号。

可以说,整个成都府若论谁的鉴定技术最好,徐铭并不清楚,但是整个成都府,哪个鉴定师最有名,徐铭敢保证是钱耀祖。

但是纵然钱耀祖名声再响亮,鉴定之术再权威,徐铭也没打算放过赵航剑,此前他还没打算和赵航剑一般见识过,因为他认为赵航剑,不过是仗着赵家为靠山,肆意妄为罢了。

其本身根本没有什么出色之地方,更没有什么足以威胁到徐铭的能力,因此,徐铭从未将其放在心上过。

可是今天,徐铭却差点被赵航剑害得不浅,如果不是他在旁边吹风,很可能帝都来者就会顾忌刘莹莹身份,而不敢出言嘲讽挑衅刘莹莹,后面的麻烦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若非他徐铭本身就拥有正统皇室血脉的话,很可能今天就会遭受妻子被掳走,小姨子被侵犯,本身被欺凌的惨淡结局,加之赵航剑本来就与他有很深的矛盾,他自然也就不可能轻易放过赵航剑。

因此,他并未下令让刘府武士停手,赵航剑虽然也通些许拳脚功夫,可是他那点微末的本事,在三个精通武术的武士面前根本不够看,三下五除二之间他就被武士给彻底拿下。

“徐铭,你不可能抓我,我可是赵家大少爷,你可知抓我的后果?到时候我爹绝对会上门找你要说法!”

赵航剑被三位武士押着,表情狰狞地望着徐铭,眼神慌乱,语气低沉地吼道。

“哼,你赵航剑三番五次的针对于我,此前那些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今日竟敢站在帝都来者的队伍,敌对西川一众世家子弟,如此吃里扒外,且大不义之举,人人得而诛之,我相信纵然是赵家家主,也不会为了你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叛徒,而来刘府找我麻烦的!”

徐铭手中文人扇轻轻摇晃着,语气极为坚定地说道,对于赵航剑的威胁,丝毫也不在意。

他的确不在意赵航剑的威胁,毕竟他出身徐家,入赘刘府,两个家族都是西川顶级家族,而赵家不过是西川一流家族,与刘徐两家相比,有着根本上的差距,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而且他拿下赵航剑,乃是以“叛徒”之举为理由,靠山比赵无渊强,缉拿理由又极为正当,徐铭相信只要赵家家主,赵无渊脑子没疯,他都得掂量一下贸然前去刘府徐家讨说法的代价。

毕竟他儿子可是西川之地的叛徒!

“你……”赵航剑见徐铭竟然丝毫不惧他的身份,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平日里最引以为傲的,并非是鉴定古器的手段,而是他作为赵家大少爷的身份,赵家就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他在帝都横行的资本。

可是现在他将底牌亮出后,徐铭竟然丝毫也不畏惧,这令他心里生出一种无力之感,他隐隐有些后悔,后悔站在与西川之地,对立的帝都来者一方,后悔出言针对徐铭,把事情做的有些绝。

“徐小友,且慢,赵航剑乃是我的弟子,今日之事,的确是老夫这做师傅的,平日里对其缺乏管教,还望徐小友可以网开一面,放他一马!”

就在徐铭准备下令让武士押送赵航剑回府之际,钱耀祖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其脸上笑容和蔼,姿态恭恭敬敬地朝着徐铭行了个礼,语气极为温和地恳求道。

“前辈,不是我不放了他,而是他今日之行为,实在有伤大义,因此我不能放了他,您还是回去吧,不用再给他求情了!”徐铭望着钱耀祖,同样朝着其行了个礼,语气亦是恭敬地回答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钱耀祖作为前辈尚且如此礼遇他,此刻他也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出格之言,愤怒之语。

“呵呵,小友,你且莫慌着下结论,我这里有个东西想给你看看。”

说着钱耀祖便将手中顽石高高举起,朝着徐铭便落了下来。

这是来行凶的?!

徐铭见此赶紧伸出手挡住额头护住脑袋,他本以为钱耀祖是来讲和的,却没想到这才一照面,对方竟然就掏出顽石来砸人!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想象中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和沉闷的打击感并未传来,他有些困惑地拿开双手,望向面前钱耀祖,却见此刻钱耀祖手中顽石,已经被他摆在了徐铭面前,并未落在徐铭身上。

“你这是?”徐铭有些不解地指着你上的顽石询问道。

他不清楚这钱耀祖是在唱哪一出,你说他是来救人的吧,谁家救人会顺手那块破石头?你说他是来消遣徐铭的吧,赵航剑可是他关门弟子,他没理由以赵航剑为原因!

“此乃这赌石区域的一块石头,我老伙计周天奇,已经看过了,里面乃是一块无暇血色翡翠,今日我将其赠送与你,希望你可以放过航剑!”

钱耀祖此言落下,现场顿时炸开了锅,议论之声再次贯穿整个场地。

“周天奇可是赌石界一大齐人!竟然是钱大师的伙计?!”

“何止,你可知经过周天奇周大师,推测过的石头,最多可以价值多少吗?价值数千两白银!”

“也就是说钱大师这相当于赠与徐铭数千两白银?不过也是,周大师可是十赌九胜的存在!”

徐铭这才明白,地上这块顽石的价值,但当在场之人皆因这块顽石而激动时,他却望着石头皱了皱眉,旋即又说道:“这里面怕并非是血色翡翠,而是一块普通的汉白玉!”

众人闻言尽皆变色,钱耀祖更是眉头一横,脸上的神情也充满了不悦。

这可是周天奇鉴定过的石头,怎么可能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