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6章 一刀斩杀 飞天现身

“这不是他第一次,给我这样的感觉了,之前在道举决赛之上,他就是如此。”上官寒风也颔首,“这个后辈,就像是一个战斗宗师,只一眼,就能洞悉对手的弱点。”

“而瓦剌战士空有力量,实际上,尽是破绽,如此就算是黄金血脉,遇到沈逍遥,也是白给。”

“爷爷,你的意思是,耶律楚雄,会输?”上官弘一脸的不信。

“不,是会死。”

上官寒风双眸微眯。

“呵呵,不过若此!”

战场风波散去,一声轻笑,沈逍遥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怎会这样?”

耶律楚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虽然他只是试探,但却没想到,会是如此结果。

别说轰杀了,对方连一点伤都没受!

“瓦剌皇族,就这点能耐么?还想给你们的大将军报仇?”

“你莫不是瓦剌皇族的野种吧!”

沈逍遥骂道。

如今还没有王直大军回返的迹象,他要继续托时间。,

“沈逍遥,你这是在逼我,死!”

瓦剌皇族中的王子的确很多,但血脉是他们的禁忌,岂能被嘲讽是野种!?

这让耶律楚雄彻底暴怒。

他怒喝一声,一步踏出,体内血脉之力爆发,周身都被金雾笼罩,化成凶影张牙舞爪。

铠甲之下,露出其中虬起的肌肉,犹如魔兽,狰狞无比。

气势在瞬间暴涨,攀升至于巅峰。

这一次,耶律楚雄终于擎起手中的金枪,轮起的气浪轰隆声响,让整个青州城战场之上的空气都狂暴起来。

这一棍,虽然没有什么武技加持,但就是纯粹的力量,如山岳一般,巍峨磅礴,轰然刺向沈逍遥。

还未落下,威压挂起的狂风,就吹的沈逍遥衣衫狂飞,周身青蛟气息,朝后飞散。

耶律楚雄全盛力量,实在太过浩大。

“呵呵,这一枪,要你的命!”

看着沈逍遥仍旧没有退避,耶律楚雄冷笑连连。

这一枪,他有着十足的把握,将沈逍遥灭杀。他不信,沈逍遥还能够接下自己血脉狂化后的至强一击。

沈逍遥神色未变,体内气海,却是激荡不止,金灵根狂震,辟泉初期的元气,却堪比辟泉中期巅峰浩荡精纯。

这一刻,沈逍遥终于是抬起手中的奔霆刀。

刀锋之上,光芒已经散去。

“我沈逍遥,生死无畏!瓦剌莽夫,岂能杀我?”

面对耶律楚雄那足有轰杀辟泉中期的一道金枪,沈逍遥心中热血激荡,背后羽翼一震,腾空暴起。

一阳指抹过刀锋,让奔霆刀神之上,再度灌注能量。

惊雷刀经的第二道杀招,驱雷灭山第一重!

多重能量涌入,让刀锋雷芒暴涨。

这一刻,沈逍遥手中金刀,将半边天,都照亮了。

万众瞩目之中,沈逍遥高举的金刀猛然斩落,携带恐怖至极的刀意,驱散黑暗,冲霄而出!

“斩!”

神眸看起,对方那金枪之上,尽是破绽,金刀如雷裂天一般劈在耶律楚雄轮起的枪影之上。

全盛状态下的刀指合一,再加上有神眸相助。

让沈逍遥的这一刀,无物不破!

“咔嚓嚓!”

半空中,那如山般的枪影,在被刀芒劈中的霎那间,先是无端一静,好似时间就此定格。

而后,便是惊雷般炸响连连。

那枪影,寸寸断裂,分崩离析,彻底洞穿。

太强横了,一阳指加持下的驱雷灭山,锋锐和力量,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仿佛,能斩断世间一切。

“噗!”

斩裂枪影的刀芒仍未停留,一刀落在耶律楚雄的胸前。

后者满身的金雾,当场涤荡一空,在空中,迅速萎缩,变为正常模样。

就算他蛮族身躯坚如金铁,但还是当场撕裂,吐出一大口金黄色鲜血,被狠狠的劈落下了天空。

整个天合山战场鸦雀无声,一道道目光,看向那坠下的身影,眼中神色,都是惊愕无比。

一个个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

来不及惊呼,耶律楚雄的身躯从空中坠落,轰然炸响中,暴起漫天尘土,恐怖的气浪蔓延辐射开去,整个青州城内外,都感受到了那落下来的力道有多可怕。

瓦剌武者有着人族无法比拟的肉身和力量。

但沈逍遥,却拥有不差对方分毫的肉身和力量,且一阳指惊雷刀经又凶悍无匹,斩在破绽之处,四两就可搏千斤!

这就是沈逍遥。

只要不是境界碾压,他百战不败!

尘埃漫天中,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悬浮于半空之中。

傲然而立。

一刀落下,耶律重伤,而沈逍遥,仍旧不曾受创。

废墟中,耶律楚雄浑身是血,捂着胸口想要从坑中爬起,可噗通一声,挣扎到一半,便再度跪了下去。

整个胸口,是一道横贯的伤口,险些将他的胸膛斩的四分五裂。

那伤口处,雷霆灼烧,刀意肆虐。

疯狂的攫取他的生机。

沈逍遥虽然看起来和他战力相仿,但同辈之间,沈逍遥,却尽可欺负。

而耶律楚雄这一跪。

让战场上所有瓦剌战士的心,都为之急促而紧张的跳动起来,扑通扑通,完全停不下来。

他们的王子。

真的败了!

被一个从未被他们在意的人族,击败了!

“结束了!”

一道声音,像是从九幽响起。

沈逍遥飞掠而来,每一步,大地都在颤抖,虽然他的狂奔飞掠,卷起漫天尘埃。

其擎起金刀,化作一抹惊虹,在所有人的瞩目下,猛然爆斩而出。

撕天裂地!

“不,大将军救我!”

耶律楚雄面色惊恐,死亡的恐惧,让他浑身颤抖,可却无法移动,只能拼命嘶吼求救。

大军中,还有飞天境强者,能救他!

而沈逍遥,也在出手的一霎那,感应到了远处的那一股陡然升起的杀意。

让他的呼吸,都不由为之一震。

他的感觉极为敏感,那赫然是一道不同于所有瓦剌战士的强大之气。

然而,金刀犹如闪电,速度决然。

耶律楚雄的声音还未落下,就被一刀贯透前胸,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鲜血流淌,耶律楚雄紧紧握着金刀,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生息。

“瓦剌皇族,太弱了!”

沈逍遥伸手,将金刀摄回,在空中,刀锋缓缓平移,最终,刀身所指之处,蓦然定格!

“马车之中,可是瓦剌大将军?”

“现在不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唰!

霎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沈逍遥刀锋所指之处望去。

刀之所向,瓦剌中军!

........

“你杀了我瓦剌的皇族王子。”

果然,沈逍遥的声音落下,一道身影,缓缓从中军马车上走下。

其身形魁梧如山,头发花白,但周身血气之旺盛,一出现,便是犹如凶手苏醒。

其一步步迈下,那恐怖的飞天境气息,让方圆千丈之内的武者,喘息都难。

“不好,是瓦剌东线大将军拓跋蛮!”

远处山峦之上,上官寒风倒吸一口气。

和之前被沈逍遥带回头颅的伯颜不同,拓跋蛮乃是瓦剌功勋之臣,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晋升飞天境。

青州节度使岳乾,也几乎是一生,都在与其为敌。

可仍旧没能奈何得了他。

其地位之尊崇,不言而喻。

拓跋蛮竟然亲至青州,那就算是沈逍遥,有通天之能,也休想活命。

然而此时,拓跋已然飞上天空,仅仅靠着气息,就出现在沈逍遥对面。

其上滚滚血色杀气,好似燃烧沸腾,看向对面的沈逍遥,杀意凛然。

他许久,都没有碰到一个人族年轻一辈,值得他睁眼相看了。

如今,眼前的这个人族,先斩伯颜,后杀王子耶律楚雄,那就算他得了青州城,回返瓦剌,也要受罚。

而为了瓦剌威严,此人,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