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7章 三飞天来援

“不错,你还算强。但你的表演到此为止了!”

看着远处的沈逍遥,拓跋蛮束手而立,淡淡开口。

虽然沈逍遥强势灭杀耶律楚雄,但在他心中,仍旧是一只手,就能碾压的存在。

“这种活,我听腻了!飞天境界,我倒是也想看看,自己和你,差了多少。”

出乎拓跋蛮的预料,沈逍遥出奇的平静。

但言语中,依旧桀骜。

“不知悔改,不自量力!”

拓跋摇了摇头,手中大手缓缓擎起,指向沈逍遥。

“飞天境下,尽蝼蚁。”

蔑视。

如果说沈逍遥是莫名的张狂,那拓跋这种老怪物,就不曾将后辈放在眼中。

即使沈逍遥如今如日中天,但在他眼中,依旧不值一提。

“来..”沈逍遥微微一笑,没有什么动作,但握着奔霆刀的手,却是倏然一紧。

他知道,真正的决战,到了。

“挡我者,死!”

拓跋的话音落下,便伸出一掌,随意拍下。

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掌,可拍下之后,顷刻间,一股恐怖的气息便爆发出来。

夜空之中,无端卷起一阵血雾,紧接着一道巨大的手掌凭空凝成,散发着猛烈的气息。

这一掌,赫然有武技加持!

当这巨掌凭空出现的瞬间,青州城内外,许多人脸色为之大变。

飞天境强者出手了!

这么多年,很多武者穷其一生,都未必能见到飞天境界。

更遑论飞天出手。

而且瓦剌武者本就神力强大,如今在武技的增幅下,这一掌的力量可想而知!

虽不知这掌法是何等品阶,但观其掌芒之中蕴含的气息,实在太惊人了。

血色大掌的威压之下,辟泉中期以下的武者,心底无端冒出一股恐惧,浑身颤栗。

沈逍遥瞳孔猛的一缩,手中金刀毫不犹豫,直接斩下。

“驱雷灭山第二重!”

这一次,沈逍遥直接选择将一阳指和刀经用两万点声望值,各提升一重境界。

一阳指第四重,驱雷灭山第二重。

两道武技合一,何其强横!?

一道百丈刀芒,裹着雷光,顷刻间和那巨掌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空间震颤,气流震荡飞散。

第一时间,两到攻击便僵持在了半空中。

可仅仅片刻之后,那闪着雷光的刀芒,就被巨掌摧毁,溃散在空气中。

沈逍遥脸色微变,周身青蛟气息狂涌,硬抗这轰然压下的掌芒。

“嘭!”

惊天巨响中,青掌溃散,青蛟气息碎裂。

沈逍遥的身影爆退,好似炮弹一般,炸进地面。

烟尘滚滚,让青州城内观战的武者,顷刻间,面无血色。

方才还强势无匹的沈逍遥,如今竟然是这么的,不堪一击!

“哼!”

高天之上,拓跋蛮高悬于天。

这一掌,他只动用了五成战力。

这,已经足够高看沈逍遥了。

如此一掌之下,就算辟泉后期,也要死。

“不,不会的。”

陈玄身前的柳如烟身子一晃,险些载到。

而此时青州城门之上,琴音和歌舞,也都停了下来,。

唯有那仿佛亘古不变的金鼓之声,响彻黑夜。

秦水清和羽烟姑娘的脸色煞白。

她们无法接受,沈逍遥死在飞天境之手。

那是何等惊采绝艳的人物。

岂能会死呢?

“大军,踏平青州,屠城,血洗!”

但高悬于天的拓跋蛮已然开口,火线之外的瓦剌大军,踏雷鸣而起。

“本大人还未死,尔等,休想过火线一步……”

不过,未曾那火线之后的烟尘落下,一道声音,却又是响起。

“是沈逍遥!”

“他没死!?”

陈玄低呼一声。

这次,就连上官寒风的脸色,都是大变。

硬生生抗下飞天境一击而不死?

这可能么?

不过,当烟尘中,那道身影缓缓站起。

虽然其周身之上,已经再无青蛟气息,鳞甲崩碎,鲜血淋漓。

手中刀,只剩下了一截刀柄。

可他还是挺直了腰背,一双紫色的眸子望天。

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还是后辈天骄么!?

“嗯?”

拓跋蛮俯身望下,却也发现沈逍遥此时的气息极弱,但的确,未死。

“可恶!”

“真是一只让人不耐的蝼蚁。”

“一击不死,那就再来一次!”

拓跋蛮知道大军在青州城前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决不能在被一人拖延。

“大军,杀!”

伴随着一声低吼,拓跋蛮大手再度落下,这一次,他直接祭出了八成战力。

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轰杀沈逍遥!

“呵呵呵,还想欺负我是么!”

沈逍遥抬手,看着那从天而降的飞天手段。

其手掌之中,一道符篆猛然燃烧,强绝的气息平地而起。

在青州城内外,无数武者惊诧至极的目光中,只见一道大手,抬起向天,而后紧握成拳,近乎千丈。

拳锋呈赤红之色,仿若神明出手,朝着那拓跋蛮直轰而出!

“什么!?”

绕是飞天王侯拓跋蛮,再看到这拳锋之后,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这等神通手段之强,足可以媲美他全盛战力。

轰!

拳掌对撼,四起的烟尘,化成风暴,席卷青州城外。

那些刚冲过来的瓦剌大军被这等风暴吞没,一片片的倒下。

“不等了,猎魔府甲士,冲下去,守城!”

上官寒风催动战马,带着八百铁骑,冲下山峦。

“沈逍遥!?”

而从那万家山庄闻声赶来的李寻欢弥月大师等人,正好看到了沈逍遥被风暴吞没的一幕,未曾任何犹豫,他们带着一众武者,也冲杀了进来。

“大人!”

远处,闫老带着一千锦麟卫奔袭而来,一声声嘶吼,犹如泣血。

虽然瓦剌大军势众,但一千锦麟卫,仍旧犹如尖刀一般厮杀而进,直奔沈逍遥而去。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之声忽然响彻青州外的山川大地,被险些震落下天空的拓跋蛮擦掉嘴角之上的血迹,未曾再动身,便发现三道光影,从三个方向,掠天而起,向他杀来。

三道身影,光芒不同,但每一个的气息,都尤为恐怖。

赫然都是飞天境强者!

“不,这不可能!”

而等拓跋蛮看向前后,此时青州城四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大乾兵甲!

“青州节度使岳乾!”

“凉州节度使刘寄奴!”

“神机营高士求!”

“拓跋蛮,拿命来!”

三道飞天强者同时降临,瓦剌东线大将军拓跋蛮,心如死灰。

沈逍遥在最后关头祭出一张辟泉后期的防御符篆护住周身,而后便渐渐失去了意识。

朦胧中,他只看到闫老浴血而来,将他背起。

而闫老,也只是听闻自家大人始终在嘀咕着,“飞天境留给我,我要声望……”

而后,便昏死了过去。

这一夜,瓦剌两万精锐被两州大军,猎魔府镇巡司,以及各方势力屠杀,血流成河。

城门素衣擂鼓未停,城外十里火线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