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9章 岳云免死 翰林御令

此时,夏晗荨一身飞鱼服,和许君绝林沁雪四人,尽皆浴血。

她手中抓着一条血红色的麻绳,绳子后,则是拴着两个浑身血污的武将。

沈逍遥身后,弥月和李寻欢等辟泉老怪细看了一眼,这才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那赫然是岳坤和岳云!

他们,竟然被夏晗荨五人给俘虏了……

“荨儿!”

沈逍遥上前,一把将夏晗荨拥入怀中。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和飞天境一战,你不怕,我还怕呢!”

夏晗荨从沈逍遥怀中挣脱,毕竟此时的镇巡司内,都是人。

“九门总管王督公到!”

“凉州节度使刘寄奴大人到!”

未等众人寒暄,镇巡司外,忽然有声音传来。

沈逍遥瞳孔一缩,暗道这群家伙,来的倒是快!

不一会,一群气势雄浑的兵家进入镇巡司。

曾和沈逍遥有过一面之缘的督公王直,和一位虎背熊腰的朱甲武将,走了进来,身后,也跟着上官寒风,韩庸等一众朝廷高官。

“青州镇巡司千户,见过王督公,见过大将军?”

沈逍遥微微拱手。

“不必多礼,你三日前守卫青州,立下大功,今日听闻你醒了,便和刘节度使,特地过来看你。”

“但没想要,来的还挺巧,沈夫人也回来了。”话锋一转,王直俊俏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忽然看向一旁的夏晗荨。

夏晗荨微微颔首,并未说话。

王直的目光,则是又看向其身后被绳子拴着的岳坤和岳云。

“这就是勾结魔教和瓦剌的叛将,青州节度副使岳坤是么?”

语气冰冷,寒彻骨碎。

“督公,末将冤枉!”

“岳家世代对大乾忠心耿耿,岂敢背叛大乾?”

岳坤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杵,不过片刻,就血流如注。

“冤枉?”

“我王直不瞎,青州成上下十几万武者也不瞎!”

王直冷笑,看向身后镇巡司大门,“岳指挥使,如今罪臣已经抓回来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沈逍遥等人一愣,顺着目光看去,这才发现,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身着麻衣常服的武将。

看模样,年近半百。

青州节度使岳乾!?

沈逍遥心中暗震,不曾想,这岳乾竟是跟着王直一起回来的。

“岳家家门不幸,铸此大错!”

“岳乾,愿承担所有罪责!”

可下一刻,在众人低呼声中,那岳乾,竟缓缓朝着王直,跪了下来。

“爹!”

“兄长!”

镇巡司内,岳坤和岳云眼睛瞪的滚圆。

岳乾一生戎马,战功赫赫。

贵为九州节度,乃封疆大吏。

普天之下,能让他跪的人,没有几个。

“呵呵呵,所有罪责?岳指挥使,你难道不明白,这忤逆叛朝之罪,可是要诛九族的!”

王直冷笑,看着那跪下来的岳乾,不为所动。

“罪臣知晓,但罪臣只求,饶过我儿岳云。”

“我愿用此令,换我儿一命!”

说着,那岳乾高举手中的一块金色令牌。

“丹书金券!”

几道惊呼声乍起,可认识此令的,并不多。

其中就包括了,前些日,刚刚也得到这么一块金令的沈逍遥!

最后,岳家上前数百口人,还是被王直押往应天。

岳家犯下的诛九族大罪,但岳家也同样是一门忠烈,此案非同小可,需要朝廷最终定罪。

梁家上下五百多口,则是被沈逍遥放了出来。

直到此时,他们这才明白了沈逍遥的一番苦心。

谁能想到,短短的一个多月,青州城,就发生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

岳家和拜兽山倒了,陈家被灭,在这乱局之中,梁家若不是被沈逍遥押入诏狱,怕是也难逃灭门。

但梁家的感激涕零,沈逍遥并不在乎。

和夏晗荨第一次生离死别,让沈逍遥至今心有余悸。

直到那日濒死之际,沈逍遥才知道,他自己是怕死的。

他怕自己死了,就再也见不到夏晗荨了。

一连几日,沈逍遥都和自家夫人腻在一起,直到韩庸带着翰林御令,来到镇巡司。

沈逍遥没想到,翰林学宫为了招夏晗荨入学,竟然真的惊动了夫子。

虽然夫子乃翰林院首,太子太师,并未亲至青州镇巡司,但翰林御令,自大乾建朝百年来,只动用过一次,而那一次,是为了招年少时期的飞天剑魁入翰林。

夏晗荨,是第二个。

“我不去。”

但即便是翰林御令,夏晗荨,仍旧拒绝。

“这……夫人,翰林御令,等于是朝廷圣旨,不得违逆。”

“而且,这也是大乾武道的顶级殊荣,携此令入翰林,可以享用翰林六宫内所有顶级资源!”

韩庸苦苦劝道。

“什么!?可以用翰林院内的所有资源?没有限制?”

但沈逍遥闻言,眼睛一亮。

“没错,没有限制!”

“能得到这御令的,可是大乾千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朝廷,自然愿意倾尽所能去培养。”

韩庸颔首。

“那去!”

沈逍遥将令牌接过来。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还请夫人早些准备,三日后,就启程前往应天吧!”

韩庸见之大喜,很怕夏晗荨反悔,起身一溜烟就离开了。

“夫君,我并不想去翰林院。”

“没什么意思。”

夏晗荨的眼睛水汪汪的。

“荨儿。”

沈逍遥将夏晗荨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白给的资源,不要也是可惜。”

“你如今跟我在青州,修为实际上是被拖累了。”

“荨儿不在乎修为.”夏晗荨摇头,可不等他说完,沈逍遥便点了下她的鼻头。

“傻瓜,又不是离开多久,你夫君我很快也会去应天,入翰林院修行的。”

“你不过是先过去帮夫君探探情况。”

“不会分开很久么?”夏晗荨抿抿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