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0章 狙击火铳 天外陨铁

“用不着多久的,几个月而已。”

“那……好吧。”夏晗荨这才颔首,“不过夫君你可要抓紧修炼了,到时候去了应天,可不能让我落下太多”

“放心……。”

沈逍遥心中叹息,想要不被落下太多,谈何容易!?

届时夏晗荨有翰林院的资源顶力支持,他怕是只能疯狂的积攒声望值才行了。

三日之后,夏晗荨带着梁若烟起身,去往应天翰林院修行。

沈逍遥和镇巡司锦麟卫百里相送,终须一别。

一同离开的,还有青州花魁秦水清,以及羽烟姑娘。

她要先行,去应天准备下一届的九州花魁大赛了。

回到镇巡司之后,沈逍遥也开始了疯狂修炼模式。

不过,打开系统声望值界面,让沈逍遥还是不禁肉痛。

之前青州大变,拓跋蛮被三大飞天联手斩杀,声望值,他没有拿到。

而魔教的圣战使元朗,也逃脱了性命。

一场厮杀下来,沈逍遥的声望值,才三万点。

这,亏了啊!

但系统却是因为那一战,而升级了。

升级之后珍宝阁,可以刷新出更高品阶的宝物。

而且,除了炼丹坊和炼器坊的功能之外,还多出了一个阵法工坊。

阵法工坊内,有诸多符篆和阵法的刻画教程,还是颇为有用的。

不过,相比之下,最让沈逍遥惊喜的,还是炼器坊内更新的一张图纸。

“八极破灭铳。”

整个火铳的结构极为复杂,繁复程度,数倍于赤火铳。

而且需要的材料,也极为苛刻。

但成品的威力,却惊人恐怖。

沈逍遥一眼喜欢上此火铳的原因,就是因为其足够长,足够强!

没错,这新火铳就和当年的狙击步枪,很是类似。

射程极远,威力极强。

如此利器,沈逍遥是无论如何,也要造出来的。

好在夏晗荨在临走之前,将这八极破灭铳的图纸简化完毕,让沈逍遥有了些许炼制的可能。

除此之外,沈逍遥还从珍宝阁中刷新出了一张兵刃图谱。

珍宝阁内从不刷新兵刃和法器,但兵刃图纸却不少。

而且,从珍宝阁刷出来的,也要比炼器坊内更新的,要稀有贵重的多。

而这一张兵刃图谱,价值高达一万声望。

是迄今为止,沈逍遥遇到的最贵的东西。

“幻光星陨。”

点开图纸,沈逍遥便是被这把刀的绝艳和凌厉,所吸引到了。

这把刀的造型绝美,且其上足有九道星辰点缀!

一星辰,一阵法。

三阵法可入地器,而九道阵法,可就是地器巅峰,破九,则为天器!

天器之稀有,甚至于要在寻常法器之上。

整个大乾拥有的天器,不超过五把。

可以说,这把幻光星陨刀的品阶之高,价值一万声望值,其实已经是白菜价了。

所以,沈逍遥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当即拿下。

可点开图谱,看到其中详细的锻造过程之后,沈逍遥心中一沉。

其所需的阵法之精妙复杂,异火品阶之高,倒还好说,可其需要的材料,却将沈逍遥给难住了。

“又是天外陨铁?”

炼制这把幻光星殒所需要的主料,只有一种,就是天外陨铁。

而且,也是八极破灭铳的枪身主料。

这就巧了。

但这种材料,沈逍遥却从未见过。

耗费一千点声望刷新了几百次珍宝阁,材料无数,也没有天外陨铁。

戒指中的诸多原石,沈逍遥也检查了一边,同样没有。

“不行。”

沈逍遥起身,出了镇巡司,直奔器殿。

去找李寻欢,他应该知道门路。

实在不行,就去找尹如是问问。

器殿门前,李寻欢正要出门,就见沈逍遥纵马孤身前来。

“呦呵,看看这是谁?”

“这不是年少有为,青州第一天骄沈大人么?什么风,给您吹到我这里来了?”

李寻欢笑道。

“你正经些吧!”

沈逍遥下马,“我来找你,是有正经事要问的。”

“哦!?正经事?难得啊,你说!”

李寻欢来了兴致,抱着肩膀。

“你可知道,青州哪里能搞到天外陨铁?”

“天外陨铁?”李寻欢脸色一变,“你找这东西作甚?”

“炼器。”

“炼器?”李寻欢的眉毛快飞了起来,“真的假的,你炼器?”

“天外陨铁的品阶极高,你用他炼器?我不是笑话你,你手下的那几个的异火,根本融化不了陨铁。”

“那你看这个呢?”

沈逍遥抬手,指尖一道炽热的火焰燃烧而起。

足有十几层!

“嘶!”

李寻欢想要惊呼,但却被沈逍遥捂住嘴巴,“没什么可惊诧的,赶紧说,你知道不知道,我着急呢!”

“你,你这异火,你难道要炼制地器不成!?”

李寻欢忽然想起来之前沈逍遥手中的赤火铳,如今看来,那的确有可能是沈逍遥炼制的啊。

“没错,快说!”

沈逍遥不耐。

“天外陨铁极为稀少,至少我步入炼器一道二十年,从未见过.”

见沈逍遥转身要走,李寻欢又拉住他,“我还没说完呢,天外陨铁没有,但是有天外陨铁炼制的兵刃,可以么?”

“天外陨铁炼制的兵刃?”沈逍遥心中一动,“在哪?”

“飞云剑宗,剑冢!”

“你今天来的也是巧,飞云剑宗宗主纳妾,他和我有旧,我这正准备去祝贺,要不要一起?”

“走!”沈逍遥二话不说,直接上马。

“呃,我说沈逍遥,你这模样,该不会要去飞云剑宗抢那天外陨铁吧?”李寻欢愣了。

“不然呢?难不成我还得给他备上一份厚礼?”

“他,配么!?”

说罢,沈逍遥催动踏云,绝尘而去。

“完了,坏事儿了。”

李寻欢摸了摸鼻子,赶紧上了马车,追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