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爱真的会消失

“哈...切...”

沈天左手捂嘴打着哈气,右手翻着锅里面的油饼。

他半夜被袁朵儿两人的惊叫弄起来没多久,回去都还没有睡着。

宗梦秋偷偷摸摸的钻进来,抓着他的胳膊就撒娇。

说什么这趟出去可能要好几天,吃不到师父的饭菜会睡不好。

就这样,沈天半夜被拽起来做了不少的油饼。

不过,做油饼的时候,他还真有种要送女儿出远门的感觉。

渐渐的就有了些老父亲的落寞的感觉。

牧乐鱼闲着没事借他们两个干嘛?

修士不够多还是怎么着?

这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办?

沈天想到刚遇到宗梦秋时重伤的模样,心不免有些疼。

他骂骂咧咧的将最后个油饼煎好,收拾到包裹里面。

走出厨房,店铺里坐着收拾好东西的宗梦秋几个人。

“油饼煎好了!”

沈天将油饼放在桌上。

三包鼓鼓囊囊的包着油饼的包裹给了剑痴。

感动!

我太感动了。

剑痴含泪收下充满了师父爱意的包裹。

然后,看了看旁边没有包裹的宗梦秋三个人,略显得有些得意。

师父还是爱我的,竟是给我做这么多的油饼。

“剑痴!你帮她们三个拿着油饼。”

沈天将油饼递过去,嘱咐道:“千万不要偷吃,这份才是你的。”

说着,他拿出个明显少许多油饼的包裹,语重心长的道:“路上省着点吃啊!”

“.......”

师父,爱真的会消失的,对嘛?

剑痴无语的将三大一小的包裹给背起来。

然后,就看着沈天抓着宗梦秋的小手,叮嘱道:“路上小心点,要是有危险的话,让你师弟在前面挡着啊!”

“.......”剑痴。

“师父!我记得了。”

宗梦秋认真的点点头,保证道:“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

“行!我送你们出去吧!”

沈天拉着宗梦秋走出店铺。

身后狂墨随手打出个罩子,挡住外面行人的视线,免得认出宗梦秋几人。

然后,他拍了拍剑痴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过于担心她们三个,要是实在有危险,先照顾好自己。”

“狂墨前辈...”

剑痴感动的含泪望着狂墨,哽咽道:“还是你...”

“我昨夜特意给她们三个做了个护身符,能够保她们一命。”

“........”剑痴。

狂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紧跟在沈天的身后出去了。

魔祖敲着二郎腿,脸上带着谁也不爱的笑容,喜滋滋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每每看到剑痴这般的模样,他的心里都会觉得平衡了许多。

好歹,咱在万巧阁还有个同病相怜的人。

“.......”

剑痴无语的看了眼瞧热闹的魔祖,转身跟着出去了。

魔祖倒是没有动,他留下来看店了。

外面,沈天拉着宗梦秋一路来到问元镇的东门。

“你们在这里站着不要乱动。”

沈天停下脚步,叮嘱道:“我去给你们雇辆马车来。”

他不管宗梦秋是不是需要,自己先做全面了再说。

有了上次去罗星谷的事情,他轻车熟路的来到雇车的地方。

没有去找其他的车夫,而是径直找到了休息的张狗子。

“狗子!麻烦出趟车吧!”

沈天笑眯眯的出现在张狗子的面前。

哐当...张狗子慌张的直接从马车上摔下来,苦着脸道:“爷!您说去哪?”

“我不知道!”

沈天摇摇头,道:“不是我坐车。”

“不是您坐车呀!”

张狗子脸色轻松了许多,只要不是您这位大佬坐车,我心里还好受点,道:“爷!您瞧咱们去哪接人去?”

“东城门!”

“爷!你坐好了。”

张狗子握住缰绳,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静,道:“驾!”

马车速度不慢,不多时来到东城门了。

“吁...”

张狗子将马车停下来,瞧着面色严肃的剑痴和宗梦秋四个人。

他回头问道:“爷!您说的就是他们嘛?”

“嗯!辛苦你跑一趟了。”

沈天走下马车,招呼宗梦秋几个人上马车,道:“需要多少的银两?”

张狗子愣了下!

要不要钱呢?

.......“花颜前辈!”

牧青走在问元镇的路上,向身旁的花颜道:“这次能不能将沈天前辈带回到幽州,就全看您的表现了。”

“王爷的话严重了,沈天前辈的实力深不可测,我何德何能可以将前辈劝到幽州呢?”

花颜客气的摆摆手,没向牧青保证这件事情。

虽然,他跟着牧青过来的目的中,就有着将沈天弄回幽州的想法。

“前辈!您的手段,谁还不知道呢!”

牧青恭维的夸赞道:“要是你不能将前辈劝到幽州,我想就没有人有能力了。”

花颜笑了笑,没有接话。

只是,她的眼中有着几分的不满,掩饰的极好。

很快的,牧青和花颜来到了万巧阁的门口,迈步走了进去。

魔祖见有客人来,起身从柜台走出来。

他正要开口招待客人,瞧见来人的模样,笑了。

“嘿!没想到在青州还能见到你。”

“你是谁?”

牧青没见过魔祖这般的模样,更何况魔祖是隐藏着魔气的波动,他倒是没有认出来。

这人谁呀!

他好像对我很熟悉的样子。

“我是谁?”

魔祖走过来,他的脚下层层的魔气扑腾过来,咧嘴笑道:“桀桀桀...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

轰...一道巨大的魔手从地面涌出来。

五指合拢的将牧青给困在中间。

花颜快速的向后退了数步,惊愕的看着滔滔魔气的魔祖,惊道:“魔祖!你怎么会在这里?”

牧青的眼神不断的闪烁,脑中思考着种种的可能性。

“我怎么在这里?”

魔祖歪头道:“当然是仙魔祖前辈帮我出来的了。”

“仙魔祖?”

牧青和花颜疑惑的念叨了句,眼神奇怪的对视了眼。

他说的仙魔祖是沈天前辈嘛?

这要是真的话,咱俩这不是来找死了。

“前段日子遇到那个叫牧乐鱼的家伙时候,我还说着要遇到你,要跟你好好的算账呢。”

魔祖迈步来到牧青的身边,认真的问道:“之前我破阵出世的时候,你怎么会觉得几个化神修士结阵就能够镇压我呢?”

“你当时,是不是瞧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