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艺术品!怎么能说是坑人呢?

冷汗,一颗颗的从牧青的额头掉落。

怎么就遇到魔祖了呢?

他怎么会在沈天前辈的店铺里面呢?

这枪头撞得,真的是巧合的都有些意外了吧!

是不是牧乐鱼故意的害我?

牧青不由得想到跟着沈天关系不差的牧乐鱼,觉得他该是知道魔祖出现在万巧阁中。

牧乐鱼是真的知道,但有着四州夺旗的事情要忙,一时间,忘了提醒寻找沈天的牧青这个消息。

而对于魔祖的质问,牧青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说不是,他当时带着几个化神就敢挑战魔祖。

怎么解释说不是呢?

就算是说出来,魔祖八成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就是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这话。

牧青当时也真的是看魔祖被封印万年的时间。

按照常理的思维,封印万年后,实力不会增长反而会消减。

这才是封印最主要的目的。

但魔祖破阵前,是有沈天雕刻的雕塑提供精纯的魔气。

不然,他也不会贸然的破阵。

这才导致牧青的判断失误,魔祖打杀他的几个忠实手下的结果。

“哈哈哈...没有这回事啊!”

牧青尴尬的笑着,试图糊弄过去。

魔祖眼神一边,寒冷了许多,笑问道:“你倒是给我讲讲!”

“......”牧青!

我给你讲个屁啊!

我说啥你也不能信不是!

要是能讲,我给你打哈哈图什么呢?

冷汗,大颗大颗的从额头滚落。

花颜都有些无语的白了牧青一眼。

她是真的冤枉,来到这里是想要结识沈天。

没想到遇到了跟着牧青有过节的魔祖,还是她根本无法反抗的存在。

这...是不是我没看黄历的原因?

“那个...你听我辩解...啊,不是,听我解释。”

在魔祖的魔手笼罩下,牧青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他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只是牧青解释的话还未出口,突然,魔手散去,魔祖的脸上露出笑容来,道:“客人!您看看这些货物,绝对是物美价廉。”

“???”

牧青和花颜意外的一愣。

什么意思?

你这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倒是给我点提示呀!

下刻,沈天和狂墨出现在门口。

牧青和花颜总算是释然了,瞧了瞧满脸堆笑的魔祖。

原来是主人回来了,魔祖虽然从青州的地底出来了,但看情况,对沈天还是言听计从。

甚至,都有着不少的讨好的意思。

“我的店里可有两位满意的作品?”

沈天刚刚还沉浸在宗梦秋离开万巧阁的低落中,见到有两位生面孔的客人,连忙露出热情的笑容招待着。

“都很好!都很好!”

牧青客套的回应着。

他刚来就被魔祖的魔手给困住了。

别说是看作品了,就是在店铺内转转都没有机会。

评价作品自然是无从下口,只好略显敷衍的夸赞了几句。

“那你们继续的瞧瞧,有需要可以直接找我。”

沈天自是听出他们的敷衍,脸上的热情倒是不变。

只要能够进到店里,说明都是潜在的客户。

慢慢的发展,艺术品的生意可不是一蹴而就的。

一蹴而就的往往都是不懂行的家伙们。

有了苏听荷她们在,沈天更希望遇到几个懂行的客户,不然作品总是一两的往外卖,不合适了。

“好!好!掌柜的您先忙。”

牧青自是不会拒绝,笑呵呵的回应着。

沈天微笑以对,指示着魔祖道:“你去给我把摇椅搬过来。”

魔祖乖巧的去办事。

不多时,要是就被搬到了老地方——店铺的门口。

沈天随手从柜台掏出来本书,坐在摇椅上翻看着。

他还有三个雕塑没有修复过来,但有客人在,明显是不适合当场的修复雕塑。

不是怕客人知道他的雕塑是修复的二手货。

而是雕刻的时候,有明眼劲的客户不会来跟你聊天。

谁知道牧青和花颜是不是有明眼劲的客户。

要是,沈天怕是要后悔的。

沈天静静的坐在摇椅上翻看着书籍。

牧青和花颜走在店铺中欣赏着货架上面的货物。

多数都是修复过的产品,效果肯定是要比之前差一点。

尤其是那些带有裂痕的瓷瓶,分散开来的空间,显得很是特别。

这也就是在沈天的店铺内摆着。

要是其他人店铺中,牧青和花颜就要觉得怪异了。

明明是储藏物品的空间宝物,何必要折腾的分开成好几个单独的空间?

我要是需要分开,就直接购买多个不就好了。

你特别的在储物宝物中分开,这不是多此一举的嘛?

但,这些储物宝物有着沈天的痕迹。

那自然不能是多此一举,而是特殊的设计,人性的射击。

特意的做成分开的单独的多个空间。

为的就是避免你购买储物宝物的时候,还要特别的购买多个。

简直就是为了我们量身打造的。

牧青对这种设计十分的满意,一次性就买了五件。

“掌柜的!您看看这些多少钱?”

“五两!”

沈天轻飘飘的回头看了眼,便是给了个不太合理的价钱。

我是真的飘了呀!

修复的破碎的碎片都要五两的银子。

以前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要是按照沈天以往的生意来看,他这些顶多买个几钱的银子。

毕竟,破碎的艺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看得上。

少见的遇到了冤大头,沈天还是乐意的开个高价钱的。

“真便宜!”

牧青由衷的评价了句,仿佛不是刻意的道:“怪不得乐鱼说掌柜的这里物美价廉,还真的是如此啊!”

“???”

牧乐鱼!

这是他介绍来个的客户。

那他们两个岂不也是两个修士?

沈天心里先是一慌,他毕竟是刚刚给他们提出个高价格来。

但转瞬,他便放松了下来。

艺术品!怎么能说是在坑人呢?

喜欢的人,万金都舍得花血本来买。

只能说我的作品遇到了眼睛雪亮的客户。

根本就不是在坑他们。

这般的想着,沈天心便平静了下来,笑道:“原来是乐鱼的朋友,那肯定是打个折扣了。”

沈天眼睛在破碎的碎片打造的瓷瓶上衡量了片刻,道:“你买四件,我送你一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