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快走!幽州的人在找你们

花草?

沈天扭头往后院看了眼。

有株随风飘摇的碧绿色的草极为的惹眼。

枝叶上的脉络仿佛是道道的波纹,方向根据风吹得方向变动。

其中散发着磅礴的水真元的力量,摇曳着吸收着地下的水灵气,变得越发翠绿。

这草看似蕴含极多的水量,但名称却是叫做怪异的漠草。

沈天看的书中记载漠草出现的地方,短短的时间内就会水分流失,化作一片的荒漠。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效果,他倒不知道,他根本没有种过。

后院的漠草还是袁朵儿练手种下去的,也没见后院的土地荒漠化。

就是...自从种了这株漠草,袁朵儿每天的脸色都是苍白。

后院的土地没有荒漠化,都是她用着自身的真元滋养起来。

这也是袁朵儿选择用漠草练手的原因,她按照书本的指导滋养就成。

就是每天都要导致真元亏空,有些难受。

要不是跟着师父杭清要了个宝物,她都准备找沈天求助了。

沈天是没有种过,但不妨碍他知道怎么种。

漠草的养殖方法和培育过程,全部都精细的记在他的脑袋里。

别看没有动过手,他还是很自信能够种的出来。

这份自信就是来自他从系统中得到的技能,还从未有过失手的案例。

“是一朵漠草!”

沈天笑着解释道:“是袁朵儿闲来无事种下的,你感兴趣?”

漠草的种植难度不高,但种子很难寻找的到。

毕竟,它是需要大量的水灵气。

而它生长的地方的水灵气短时间就会被吸干。

漠草就会变成种子的样子,随着风飘荡,直到下个充满水灵气的地方。

变幻的位置,还有五行不平稳的生存地方。

不仅让漠草难以寻找,而且还有不小的危险。

而漠草的价值也不低,虽然用的地方比较少。

好在可以将种子留在手里,若是遇到紧急的时候,利用大量的水灵气就可以催生。

反正花颜的手里没有,她笑问道:“不知道掌柜的手中还有种子嘛?是否可以割爱?”

“种子我手里没有了!”

沈天无奈的摊摊手,在花颜眼露失望之色前,他继续道:“不过这株漠草就要结子了,我可以问问朵儿是否能够出售给你吧!”

沈天前辈对小辈还真的是挺疼爱的,这么珍贵的漠草的种子说送给小辈种就送了。

也不怕给糟蹋了。

花颜暗自腹诽两句,脸上笑容不变,道:“那就麻烦掌柜的了。”

一棵漠草结子每次都要间隔八百年的时间,而每次就只会有一颗的种子。

八百年一颗的种子,我该用什么才能跟袁朵儿换了呢?

好歹是作为前辈的,总不能让袁朵儿吃了亏的吧!

这次的四州夺旗中,幽州、云州和桑州的三个王爷决定了要适当的联合,打压日头渐盛的青州。

说不得青州的圣地和顶级门派的弟子损失要不少。

袁朵儿她们不死的话,也是肯定有着不轻的伤势。

要不...我就给她们点养伤的宝物,顺便跟牧青聊聊手下留情的事情?

......“朵儿姐!四州大比有什么规则吗?”

宗梦秋几人远离了问元镇,走在密林间的时候,她歪头问着身边的袁朵儿。

剑痴竖起耳朵侧听过来,他们两个都是头次参加四州大比。

对于其中的弯弯绕绕还不算太了解。

袁朵儿和允青雪两人也是头次的参加。

她们好在是有个顶级门派的师父,特意的拉出去紧急的交代了几句。

当然,也是跟着其他顶级门派弟子和圣地弟子见个面,相互间认识下。

四州夺旗的期间,见面了相互照拂或者顺眼可以结队。

“四州夺旗的规则倒不是很复杂!”

“毕竟是用来锻炼门下的弟子,见点血是可以的...”

袁朵儿和允青雪两人详细的将自己了解的讲了出来。

聊到组队的时候,允青雪补充道:“虽然人数没有明文的规定,但默认的是不能超过双手之数。”

也既是最多十个人。

这种情况极少的可能性出现。

多半还是顶级门派的筑基修士会这般做。

而圣地的弟子,就是金丹带着筑基混搭的方式。

“还要见血的呀!”

宗梦秋听到见血,有些怕怕的道:“是不是要命也没有问题?”

“.......”

摸着剑柄的剑痴额头飘过几道无语的黑线。

我当你是真的怕了,怎么...话锋突然变得还对此很感兴趣了。

宗梦秋则是轻飘飘的白了他一眼。

我好歹是从市井混迹起来的修士。

又不是没有见过血?

这点小情况还能吓到我。

袁朵儿和允青雪愣了下,才道:“能是能!但没有特别大的冲突,没有必要这么做,麻烦!”

麻烦是一回事情,重要的还是都是各大门派的优秀弟子。

死在四州夺旗中多心疼了,各门派默契的对此约束着门下的弟子。

只是剑痴和宗梦秋这俩人没人约束。

毕竟,沈天才是他们的师傅,他也不给约束呀!

“是特别的麻烦!”

袁朵儿瞧着剑痴郑重的再度阐述了下杀人的后果。

“.......”

我瞧着就像是要杀人的模样嘛?

剑痴无语的道:“我跟他们没仇没怨得,干嘛下死守。”

这不是有青玉弟子的事情在前,谁知道你干的出来什么事情了。

袁朵儿和允青雪几乎是同时的想到了青玉弟子的事情。

剑痴要是真动杀心,妥妥的拦不住的。

毕竟,四个人中剑痴的修为最高了。

哗啦啦...哗啦啦...突然,剑痴几人听到树叶被狂风吹动的声音,地面的落叶有被人快速践踏的动静。

“戒备!”

剑痴按着凉血剑挡在三个姑娘的身前。

袁朵儿和允青雪负责两侧的动静。

宗梦秋深深的窝在他们三个人的中间,盯着身后。

没办法!她实力在四人中最低了。

下刻,便是有道熟悉的身影出现他们的面前,腰间挂着三面旗子。

身上有着不轻的伤势,还滴答滴答的落着鲜血。

“方元思?”

出现的人正是当初跟着宗梦秋一组的方元思。

他在比赛结束后,也是顺利的突破到了筑基的境界,有了参加四州夺旗的资格。

闻言,方元思抬起头看到了剑痴四人,眼神闪过一丝迷恋的看向宗梦秋,然后提醒道:“快走!幽州的人正在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