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也配玩剑

“什么情况?”

剑痴迈步扶住虚弱的方元思。

他记得这个少年是擂台上跟着自己师姐表白的勇士。

袁朵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来疗伤丹药,给他喂服了下去。

“这才开始多久?”

“哪个州的修士这般的没有分寸?”

“对呀!见血怎么这么快呢?”

宗梦秋最后追问了句,她之前听袁朵儿说的一般四州夺旗到最后才会这般的激烈。

怎么刚聊完见血的事情,转脸就见到个人来了个表演呢?

方元思炼化掉服下的疗伤丹药,喘了口气道:“我也奇怪他们动手的太着急了!我跟他们无冤无仇的。我问他们,他们说是被青州的人抢走了只兔子...”

方元思苦涩的笑了笑道:“这种鬼话谁信呀!一只兔子就抓着青州的人打?”

踏...踏...方元思的话刚落下,一直毛发雪白,外形圆润的兔子跳了出来。

红宝石般的眼睛瞪着方元思,眨了眨。

“........”

方元思瞧着筑基境界的兔子,喃喃道:“不会就是这只兔子吧!”

.......“张威师弟!”

前不久被剑痴吓跑的持剑少年,面色轻松的道:“你刚出山门不就,刚刚那个天阵门的方元思就交给你吧!多熟悉熟悉他们的手段。”

“多谢刁量师兄,多谢华星师兄,多谢...”

张威恭敬的向面前的三位师兄挨个的道谢。

他初次参加四州夺旗,心里还有些惴惴不安的。

没成想不多久就遇到了三位关系不错的师兄,还帮着锻炼他。

“都是同门的师兄弟!无需客气!”

刁量对这位同门师弟还是很关照。

华星跟着他们门派不同,但关系明显是不错。

否则,也不会在当初追杀兔娇的时候就跟着刁量在一起。

而且他是筑基圆满的境界了,没有半点想要跟方元思对战的想法,让给张威就让给他了。

“他受伤不轻,跑不了多远的。”

刁量迈步走在最前,笑呵呵道:“我已经找了秦枫师兄来,到时候遇到剑痴也不用担心了。”

他上次被剑痴直接给喝退,始终想着要找回这个场子。

只是他们都是筑基境界的实力,加起来都不够剑痴一个人打的。

便是从门派中找来相熟的师兄帮忙了。

不过,师兄要去处理点自己的事情,还未赶过来。

但,不妨碍他的信心很足。

刁量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道:“剑痴敢抢走我的猎物,我当十倍的奉还。”

一行四个人,快速的在林间狂奔。

华星被保护在最中间的位置,神识散出去查找着方元思的位置。

“找到了就跟我们说声。”刁量提醒着华星要提前打个招呼。

“嗯!咱们两个合作多久了,我怎么会不记得...”

华星正信誓旦旦的保证没问题,话头戛然而止。

“怎么了?”

刁量奇怪的询问。

华星吞咽了口唾沫,反问道:“秦枫师兄多久能过来?”

“秦枫师兄的速度快的话,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刁量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像是想到什么样的问道:“不会是...”

“没想到还真是你们几个!”

剑痴按着凉血剑迈步出现。

他的身后跟着抱着兔子的宗梦秋、袁朵儿和允青雪三人。

最末尾的位置,方元思瞧瞧宗梦秋抱着的兔子,时不时的傻笑。

原来我是替宗师姐挨的打,感觉...不太亏的样子呀!

我挨打总比宗师姐挨打好。

“.......”

宗梦秋被方元思看的是发毛,想着回头呵斥句。

但想想人家刚替自己挨了顿揍,伤势还不轻的样子,不好呵斥了,索性就无视了。

这时,刁量和华星几人默契的向后退了两步。

“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呵!”

剑痴撇嘴冷笑。

咻...凉血剑出鞘,直愣愣的落在刁量几人的退路上。

剑痴冷眼看过去,问道:“现在跟我讲井水不犯河水?怎么着?我们青州的修士好欺负?”

要是放在平时,剑痴根本不管方元思挨揍的事情。

但,那是他们都属于青州的修士,瞧不上那是正常的。

什么时候四州排名最末的幽州都敢欺负青州的修士了?

剑痴终归是青州出身的修士,对这片故土是有着不一般的爱意。

他可以看不上青州的修士,但你其他州的可不能欺负。

面对外部的压力,青州的修士还能算是铁板一块。

“剑痴!我是剑书院的弟子。”

遇到不可抵抗的危机,刁量习惯性的用自己的门派压人。

不单单是他,目前许多的年轻修士都有这样的毛病。

当然其中也有着一些默认的规则纵容惯着他们。

“你是玩剑的?”

剑痴凝目,灼灼的目光狠狠的盯着刁量询问着。

“........”

合着您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来历啊!

刁量觉得很难受,他还以为自己在剑痴眼里好歹是能有个名号的呢。

谁知道,剑痴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刁量还未从被无视的郁闷中走出来,剑痴的话又传过来了。

“就你也配玩剑?”

“???”

过分了啊!

我们剑书院是幽州七大顶级门派之一,属于正统,有着完整的传承的门派。

而我在剑书院更是名气不小的天才。

怎么就不配用剑了?

“你怎么配玩剑呢?”

剑痴的话像是回应着刁量的想法,不等刁量开口,剑痴猛的跺步,如电般的斜冲向刁量。

凉血剑还在拦着刁量等人的退路,他倒是没办法拿出来。

只是,剑痴好歹在沈天的身边待了这么久,不可能是半点的进步都没有。

虽然被魔祖给批评了个狗屁不是结果。

但,那也是在跟魔祖对战的情况下,有些手段上不的牌面,拿不出来。

而面对刁量,低一个境界的修士。

剑痴的出手就要大胆许多,他鼓动着真元,以胳膊为剑。

“虎式!”

一道白芒从他的穴窍中闪过,虎啸的声音震荡在虚空。

“吼...”

剑痴的胳膊瞬间充满了剑气,锋芒割的刁量脸庞发紧。

一种无力抵抗的感觉从刁量的心头涌起。

而剑痴的速度极快,眨眼间来到还未反应过来躲闪的刁量面前。

“剑!器中君子。”

“你仗着人多势众,实力强悍欺负我青州的修士,如何担的上君子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