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无量功德

夜已深。

赵一燕听着电话传来的盲音,神色变得异常焦躁。

“韩枫竟敢不接我电话!”

“燕儿你先别急,韩枫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夏凝萱有高人帮助,不然迷魂铃是不可能碎掉的。”

张明宇小心翼翼的安慰一声。

而后见赵一燕脸色阴冷,立马又拍着胸脯道:“不过燕儿你放心,这次由我亲自施法,用威力最大的‘血魂咒’,肯定不会失手的。”

赵一燕脸色稍显缓和,哼了一声:“你肯亲自施法了?你不是说你师父不让你用法术害人,怕你杀孽沾身,影响修行吗?”

张明宇听她提到师父,眼神闪过一抹复杂,但很快就坚定的道:“只要能帮到燕儿你,别说是杀孽沾身,便是杀遍天下人,我也在所不惜。”

赵一燕顿时露出了笑容,主动扑进张明宇的怀里。

许久之后,张明宇换好道袍,焚香点烛,摆下了阵势。

只见他一手持天师剑,一手持血魂铃,口中念念有词,便开始做法。

然而就在此际。

轰隆!

整个赵家出现一阵晃动,犹如地龙翻身。

张明宇瞬间心神巨震,于施法之中被强行打断,当即就是一口逆血喷出。

“谁!”

“是谁破了‘符阵’!”

张明宇捂着胸口瞪大眼睛,又惊又怒。

此刻的赵家之外。

姜云浑身金光缭绕,一拳轰破了赵家大门。

冷眼看着大门上两张巨大的,犹如门神一般的黄符在明王神火下焚为灰烬。

而赵家上空笼罩的堂皇正气也随之烟消云散。

姜云便知道他猜对了。

这就是‘符阵’的核心无疑。

巨大的动静惊动了赵家之人。

很快便有大批的赵家保镖,纷纷手持凶器涌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敢来赵家闹事?”

姜云理也不理,抬步便化作一道狂风,横冲直撞了过去,瞬间人仰马翻,带起一片的哀嚎惨叫。

他是金刚不坏之身的状态,根本不怕被人认出。

一路来到赵家后院。

夜间这里阴气极重,姜云根本不用费心思去找,目光就落在院落之中的一口古井之上。

井口散发着一阵阵阴寒之意。

就连姜云此刻是金刚不坏之身状态,都觉得有丝丝的不适。

而且,他还发现这口井四周没有黄符贴着。

也不知那蓝袍道士是真没发现这里的异样,还是故意没提醒赵家。

“你是佛门弟子?”

一个声音从姜云身后传来。

姜云转身,就见是那晚的青年道士走了过来,面色苍白,死死的盯着他:“为何无缘无故打破我茅山的镇邪符阵!”

“你知不知道,没有符阵镇压,会有多少人丧命鬼物之手。”

他大声质问姜云,眸子一片通红,显然是愤怒到了一定地步。

“呵,无缘无故?”

姜云露出嘲讽的笑意,眼神也变得玩味起来。

“小道士,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一边和赵一燕暗中害人,一边还能大义凛然的说出这番话的?”

“怒我直言,你这种做法,有点给茅山派丢脸啊!”

“你……”

张明宇被戳到痛处,立时脸色大变,紧接着他突然明白了什么,眼睛阴狠的盯向姜云。

“我知道了!”

“原来就是这个秃驴在帮夏凝萱,现在你又来破我符阵……”

“接连坏我好事,岂能容你?你给我去死吧!”

张明宇越说越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意,‘噌’的拔出天师剑,向姜云刺来。

结果姜云一把就将他刺来的剑抓在了手里,抡起巴掌就是几个大耳光甩在他脸上。

“你才是秃驴!你全家都是秃驴!”

“啊!”

张明宇悲愤大叫:“我乃茅山嫡传正宗,你竟敢如此欺辱我……”

当即便取出一把黄符,念起法咒。

“天地无极,血煞四海,神兵急火如律令!杀!”

念完便向姜云一指。

黄符瞬间燃烧起来,无边的血色煞气,裹挟滚滚杀机,朝着姜云涌了过去。

“你果然不是什么正经道士!”

姜云见这漫天血煞,脸色就冷了下来,捏起拳印就是一记大轮明王神火拳。

金色的明王神火汹涌而出,无边血煞瞬间被焚烧一空。

就连张明宇都被霸道的拳威掀翻在地,多处骨骼断裂,口中吐血连连。

感受到这一拳中的浩荡佛意,他躺在地上喘着气,无比怨恨的道:“你还说……你还说你不是佛门秃驴……”

姜云却不再理他,转身跳进了古井之中。

井中的阴气已经化为雾状,浓郁的吓人,不断从姜云的口鼻七窍涌入到他身体之中。

姜云顿时冷得一个激灵。

下一刻,体内至刚至阳的真气自发运转,明王神火也被激发出来,体内寒意瞬间被驱散,这才感到舒服了些。

“好强的阴气,这古井的下面就是至阴幽泉?”

姜云蹲下身子观察。

井底空间很大,但没有水,是一口枯井。

若是细心感受,就能发现有一缕缕普通人看不到的黑色阴气从井底散发出来。

与姜云周身散发出的明王神火一接触,就被灼烧的发出‘嗤嗤’的响声。

姜云走到井底的中央,便看到了马小玲所说的那一颗奇石。

外表普普通通,就是个露出半圆的灰色石球,镶嵌在井底,没有丝毫引人注目的地方。

只是姜云用手摸上去的时候,一阵震动九霄的龙吟声在他脑海中炸响。

紧接着便有浩如烟海的功德之力涌入胸口的玉牌之中。

霎时间,玉牌散发出刺目的金光,从姜云的胸口挣脱下来,缓缓漂浮在半空。

金光照耀,如同一颗小太阳,将整个枯井照的亮如白日,井底的阴气都被肃清。

然后在姜云无比惊骇的目光下,爆散为漫天金色光点,涌入他的眉心之中。

轰!

姜云的脑海巨震,意识一片空白。

这么短的时间内,接二连三的发生变故,让姜云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等意识恢复之时,便见眼前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

而虚无之中,混沌弥漫,玄黄二气沉浮。

“这……这……”

姜云整个人呆住了,就在这一瞬间,一道信息流入心底。

良久,他才从失神之中恢复过来,喃喃自语道:“功德至宝的碎片所形成的空间,原来这才是玉牌的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