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新的病人,莫一兮

但由于这件功德至宝残缺的太严重,名字和来历都已无从知晓。

只剩下了推演功法,强化丹药等几项能力。

当然,前提也是需要燃烧功德之力才能做到。

姜云这次也是碰巧了。

井底的这块奇石,镇压至阴幽泉无数年,不知挽救了多少生灵的性命,是有大功德在身的。

其中蕴含的功德之力浩如烟海,无比磅礴。

且这些功德之力都是无主的。

被功德至宝的碎片吸收之后,就从玉牌化作了眼前这片空间。

“所以,我需要收集更多的功德之力,才能帮你一点点恢复,是吗?”

姜云问道。

良久,才有一道信息传来。

结果得到的答案让他很惊讶。

“认主?”

“你是说这片空间原本就有,只是需要燃烧大量的功德之力才能打开,现在对我开放出来,意味着我得到了你的认可。”

“并不是说功德之力能够帮你恢复,而想要帮你恢复,需要找到其它的碎片……”

“是这个意思吧?”

这至宝碎片残缺太严重了,其中的灵性极其微弱,只能够断断续续的为姜云解答。

“那么,这片空间打开之后,有什么特殊功能吗?”

姜云再次发问。

又是过了一阵,才得到一句简单的回应。

“储物……接引……”

姜云皱起眉头。

储物他明白,但是接引他就不太懂了。

或者说这个词含义太广,他不敢去贸然瞎猜。

“接引是什么意思?接引什么东西吗?你的其它碎片?”

姜云很疑惑,但这次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至宝碎片已陷入沉寂,似乎极其虚弱。

“唉。”

姜云无奈的叹了口气,意识退出了空间。

虚弱,总是在过度劳累之后。

他明白。

刚才燃烧大量的功德之力强行打开空间,对至宝碎片的灵性而言,消耗也不小。

所以,透支了。

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好好养养吧,我先把奇石取了再说!”

姜云低声自语着,对着井底的奇石一把抓起。

“咔嚓嚓……”

石球裂开,石皮掉落,奇石露出了原貌。

是块拳头大,外表漆黑的珠子,拿在手里有些烫手,温度很高。

姜云试着注入真气之后,黑色珠子便散发出刺目的金光,漂浮起来,如同一颗小太阳在他手中冉冉升起。

显然这也是一件至阳宝物,不然也无法镇压至阴幽泉这么多年。

与此同时,最初的那一道惊天龙吟再次在姜云脑海响起。

姜云自然而然的便知道了这颗黑色珠子的来历。

“龙珠!”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龙珠。

是在这个世界灵气复苏之前,上古的最后一条神龙的龙珠。

随着龙吟声龙吟声渐渐消失,姜云脑海还多出来一篇龙族的锻体功法。

“怪不得马小玲恢复记忆之后,便盯上了这块奇石,原来是一颗龙珠。”

姜云忍不住啧啧赞叹。

马小玲前世就有驱魔龙族血脉,是马家第一代驱魔师马灵儿降伏神龙得来的。

所以马小玲对龙珠的感应,天生就比别人要强。

“嗤嗤嗤……”

随着镇压至阴幽泉的龙珠被取出,一股股浓郁至极的纯黑色阴气从井底升腾而起,被姜云周身的明王神火灼烧,发出不间断的‘嗤嗤’声响。

很快,阴寒冰冷的泉水就从井底喷发出来,以极快的速度淹没到姜云的膝盖位置。

“至阴至邪的至阴幽泉,已经完全复苏了!”

姜云切身感受了一番泉水的阴冷刺骨,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将龙珠收入空间,从井底一跃而出。

来到地面上的时候,张明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但是姜云能察觉得到,赵家各处地方有许多双眼睛在暗中盯着他,只是慑于他之前表现出来的可怕实力,不敢妄动罢了。

姜云也不欲跟这些人多做纠缠,展开「真气化翼」便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极速远去。

张明宇躲在一处隐蔽的角落,望着夜空中远去的金色流光,在心中暗暗发狠。

“王八蛋,死秃驴,你给我等着。”

“总有一天,我会杀光你们这些佛门秃驴!”

……

清晨八点,姜云吃过饭后,便从剧组离去。

片酬给的比想象的多很多,说是他给的创意太过精彩,给的一部分创意费。

至于韩枫和夏凝萱的事情,他在去赵家之前就已经处理好了。

没有留下任何隐患。

所以韩枫的身死就被定性成了又一起怪异事件。

而姜云只是在今早的时候,例行接受了一下警察盘问,就没什么事了。

倒是夏凝萱看姜云的眼神,与以往有些不同。

姜云临走时不仅强行要了他的微信,还破天荒的主动和他拥抱。

让姜云都有点怀疑,迷魂咒是不是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隐患。

好在,夏凝萱的其他表现,都一如往常。

姜云这才放心离去。

今天他也没回家,直接就赶到了精神病院。

马小玲托他办的事的办完了,他要把龙珠给马小玲送过去。

只不过,今天的精神病院也不太平静。

姜云赶到的时候,救护车刚送来一个病人,是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被数条捆绑带绑在担架上。

从救护车里抬下来的时候,还在不断的大喊大叫,甚至多次想用嘴去咬抬担架的医生。

姜云见他攻击性极强,眼神之中都带着浓浓的癫狂之意,显然是病得极其严重。

就让医生直接把他送到了二号区住院楼,说起二号区,其实姜云这个院长都很少会过来。

这里大多数病人不是攻击性有很强的攻击性,就是有重度的自残行为。

比起病情稳定,情绪平稳的一号区来,给人的感觉过于压抑了。

往二号区走着,有医生就开始向姜云讲述病情,说是这个病人有严重的自杀倾向。

但是十多次自杀,又都自杀未遂。

每次伤得也不轻,但没过几天就没事人一样,继续开始花式寻死。

家人都快被他搞崩溃了,也实在是看不住他。

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让救护车过去,把人送进这里来了。

姜云听完,心中大感奇异,连忙取过病历本查看。

就见姓名一栏赫然写着三个字——。

“莫一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