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月夜招魂

月光清淡,群星闪烁。

在兴安县的一处村庄外,姜云显化出身形。

他刚刚在半空中灭杀了一大群阴鸦。

感知到这里似乎还有其他东西的气息,就从空中降落下来。

四下打量,他发现十多米外墓碑林立,是一片荒凉的坟地。

心中就知晓,那些阴鸦应是乌鸦在此吸收大量死气后所变。

只是他来到此地后,之前感知到的异类气息警觉地隐没了起来,一时间让他失去了目标。

就在这时,坟地的另一头有道亮光闪了下,又很快消失不见。

姜云脚下一踏,眨眼间就飞掠过去,就看到是辆电动车倒在了路口。

不远处一个人影沿着条小岔路,正往坟地走去。

“喂!”

姜云知道这是个人,就急忙喊他:“大叔,那边是坟地,你大晚上去那里干嘛!”

结果那人影就跟没听到一样,仍是闷头往坟地里走。

“大叔?”

姜云又喊了一声。

人影仍旧没有反应,继续往坟地里走着。

“那里是坟地,你被鬼迷眼了!”

姜云动用一丝法力,高声喊道。

那人终于被震醒过来,登时就愣在了当场。

而后‘啊’的一声大叫,拔腿就往姜云这边跑过来。

他这一转过身,姜云才发现这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庄稼汉,此刻双目惊恐,满脑门都是冷汗,大口喘着粗气跑到他跟前。

然后就向姜云道谢。

“谢谢你啊小兄弟,谢谢你,今晚真是太吓人了!”

“要不是你把我叫醒,说不定要出什么事……”

汉子擦着满头的汗,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说大叔,你这大晚上的,怎么这幅打扮?”

姜云见他袖子缠着黑布,拎着装着黄纸和香烛的袋子,就皱起了眉头。

“我是来喊魂的,我家……唉,算了,还是别在这儿说这些了!”

汉子刚要开口,突然又想起来刚才的事,急忙止住话头,脸上有些后怕。

不敢再多说了。

但姜云却敏感的捕捉到那个字眼,喊魂?

喊魂又叫招魂,一般是家里有人受到惊吓或者重病难治,被认为是‘丢了魂’,把魂招回来病就能好。

“走,小兄弟,去我家里坐坐吧。”

汉子推起他的电动车,本来想载姜云的,然而车子刚才好像摔坏了,怎么也启动不了。

最后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唉,最近接连遇上倒霉事,我们还是走回去吧,我家也不远!”

“嗯!”

姜云点点头,用手机的手电筒打着光,跟汉子往他家走着。

一路上两人互相介绍了下。

汉子是前面李家庄的人,叫李大海,家里有儿女双全,在村子里开着一家小超市,日子过得还不算不错。

姜云则只说来兴安办点事,结果遇上了黑出租,没把他送到就跑了。

李大海听了就唏嘘,说最近乱得很,趁乱坑蒙拐骗的不再少数,还是少出远门的好。

姜云赞同的点头。

一路说着话,走了十来分钟,到了李大海的家里。

普通的农家四合院,院子很宽敞,房屋坐北朝南而建,一家人住在北屋,小超市开在南边临街的一面。

院子里有树有水井,西面棚子里停着辆面包车。

大门上,墙上张贴着大红喜字,还新鲜。

姜云挺惊讶的,就问:“李大叔,你家最近有人结婚?”

李大海沉重的点点头,又是不住的叹气:“家里出这档子事,就是我女儿结婚给闹的……”

“当家的,喊回来没?”

他还没说完,一个中年妇女听到说话声,走了出来,眼睛红肿,面色很憔悴。

“甭提了,差点把我给搭进去!”

李大海摆摆手:“我就走到那天出事的路口,正要点香烧纸,不知怎的就迷迷糊糊的把电动车开到坟地那条道上了。”

“要不是这小兄弟叫醒我,怕是也得出事。”

民间喊魂要去被惊了魂的地方,烧上纸叫失魂之人的名字,烧纸不能灭,一路得烧到家里去。

一路喊魂一路烧纸把魂喊回家,期间遇上有人说话也不能理,最后烧到失魂之人的床头。

这时候,失魂之人的床头去喊魂前就放着一碗水,拿黄纸蒙着。

如果揭开黄纸,碗里的水出现一个闪亮的圆圈,就算‘喊魂’成功。

不行,那就是失败。

李大海的老婆一听丈夫还没喊魂就差点出事,就吓了一大跳,随后就连连向姜云道谢。

“小兄弟,你和老李今天碰上这种事不吉利,我去给你们烧一坛雄黄酒,驱驱邪。”

李大婶去了厨房,烧了一坛雄黄酒,配着老母鸡炖的汤,熟羊肉,还有几盘子小菜端了上来。

这些菜里辣椒都挺重的,配合着雄黄酒吃下去,身体顿时热腾腾的,李大海苍白的脸色也红润起来。

姜云见此,便趁机问道:“李大叔,家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

“我这人打小阳气重,不怕这类邪门的事,要是换成一般人,刚才也不一定敢出声叫你!”

进了李大海家,不见他女儿出门,又见李大婶面色憔悴,眼睛都哭肿了。

就不难猜到,李大海刚才去喊的是他女儿的魂。

“唉……”

听姜云这么问,李大海脸色一下黯然起来:“我这个女儿说起来我挺骄傲的,虽然没能考上正经大学,但是毕业后找的工作还不错,这两年还谈了个县城的男朋友,不管是人品相貌还是家里的条件,都是个顶个的好。”

“见过对方父母后,男方家里也没看不起乡下人的意思,对我女儿也挺满意,还出钱给我们老两口买了一套房子。”

“我们老两口看在眼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就在一年前双方定下了婚事!”

“在那之后我们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女儿过门,早抱上外孙。可是谁也没想到,在结婚那天却出事了……”

说到这里,李大海脸色就难看了。

“当时接亲队伍从坟地外的那条路经过,听他们说是突然刮起一阵怪风,尘沙漫天,路都看不清,车队就在那边停了一会儿。”

“等到了县城,才有人发现我女儿已经昏迷不醒了!”

李大海声音哽咽,忍不住双眼发红,有落泪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