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阎王娶妻

李大海揉了揉眼睛,喝了口雄黄酒,长叹一声:“新娘子结婚当天出事,这太不吉利了,按我们的说法这就是大凶之兆啊!”

“所以这婚当然就结不成了,本来和善爽朗的亲家也对我们态度大变,面也没露,电话也没打,就把我女儿送回来了。”

“我女儿婚没结成也就算了,关键是回到家也一直昏迷不醒。”

“往后大半个月,我们转遍了周围的大小医院,钱也花了不老少,结果就是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

“这时间一长,我女儿的事越传越怪,说什么话的都有,亲戚朋友断了来往,超市也关门了!”

“前两天,有个神婆听说了我家的事,就找上门来,说这是阎王爷看上了我女儿,把我女儿抢走了。让我们给她笔钱,她帮我们给阎王爷说说好话,女儿就能常回娘家看看了。”

“这种话我们怎么可能信,我当时就拿扫帚把她赶了出去!”

“不过她这话倒是让家里老人来了主意,说孙女昏迷不醒,说不定就是丢了魂,让我们晚上喊喊魂试一下。”

“所以才有今天晚上这么一出……”

姜云听完,沉思了片刻,说想见见他女儿。

李大海起身和他老婆商量了一下,就冲姜云点点头,带着去了他女儿的房间。

他女儿房间在西侧,走进去,里面没什么特别的异味。

就是在床头仍燃着一炉香,放着黄纸覆盖的水碗,是方才招魂之用。

来到床前看了看,发现李大海的女儿面色红润,呼吸平缓,似乎没什么异样。

但当他按在李大海女儿的手腕上,以法力探查了一遍后,顿时就面露异色:“灵魂居然真的不在体内!”

“怎么了,小兄弟看出来点什么吗??”

李大海见他脸色变了,就问道。

姜云嗯了声,说道:“李大叔,我们恐怕还得再去坟地一趟。”

“啊?还要去坟地?”

李大海顿时露出抗拒之色。

“我们去坟地干什么?”

姜云:“招魂!”

招魂只是小事。

阻拦招魂的东西才是关键。

通过李大海的讲述,他女儿这近一个月时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且灵魂离体,竟然也一直好端端的。

这就说明他女儿的灵魂没有受到伤害,而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

从李大海试图喊魂被鬼遮眼,就能看出点端倪来。

所以他打算带着李大海亲自走一趟。

“可是我刚才被……”

李大海眼中有浓浓的后怕。

“别怕!”

姜云拍了拍他肩膀,说道:“这人喝了酒,鬼都怕三分,大叔你再去取一坛雄黄酒,走在路上不时的喝一口,刚才迷你眼的鬼物,绝对不敢再接近!”

李大海听了之后,还是有些犹豫。

姜云就道:“你再看这个……”

说着,拿起水碗上覆盖的黄纸屈指一弹,一缕火焰凭空出现,黄纸轰的一下燃烧起来。

“小兄弟,你……”

李大海一下子眼睛瞪得好大。

姜云抖落黄纸,拍了拍他肩膀:“我天生阳气重,正好会点手段,放心吧李大叔,你再跟着我去一趟坟地,我保管你安然无恙!”

“好,好,好!”

李大海顿时激动起来,觉得这下女儿有救了。

姜云露这一手,比那只会动嘴皮子要钱的神婆有说服力多了。

就提着酒,带上一摞黄纸,跟着姜云往坟地走。

不过往外一走,夜风一吹,李大海又犯怂了,就问姜云:“小兄弟,你们这种人不是都会画符的吗?能不能给我画两张,不然我心里老不踏实……”

姜云无奈,只好让他伸出手,跟马小玲当初那样,在他手上画了一道符。

不过马小玲当时用的是灵魂力,他现在用的是法力。

相比之下,他这道符只会更强。

“这……原来这就是符篆吗?好神奇啊!”

李大海见一道金色的篆字一闪而逝,没入他手掌之中,当即惊叹无比。

“我就说嘛,那些道士都是骗人的,这画符根本不用符纸的嘛!”

姜云听了摇头:“也不一定,真道士也有用符纸画符的,就比如茅山派和龙虎山的天师派,他们画符就是需要符纸的,威力也不小。”

说起这个,他就想起张明宇师门那些道士,尤其是张明宇师父的那把剑。

当初那把剑给他强烈的威胁感,也不知现在练了不灭金身,再度对上那把剑,还会不会有当初那种感觉。

“原来是这样啊!”

李大海面露恍然之色。

随后的一路他表现的都很激动,话比之前更多了,似乎在姜云身上看到了治好女儿的希望。

两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到了坟地外的那条小路上。

李大海就说道:“小兄弟,我女儿的婚车当初就是在这个路口出的事,停了有半个多小时。”

姜云点点头:“那就在这里招魂吧!”

李大海拿出一叠黄纸点燃,喊起女儿的名字。

开始招魂!

这一招不要紧,坟地当即就‘呼’的刮起一阵阴风,顿时天昏地暗,遮住月色星光,让人眼前陷入漆黑,分不清东南西北。

姜云法运双目,看向坟地中的一个方向。

阴风一吹,他就感知到了坟地里的那股浓郁的异类气息,瞬间就判断出了那东西的藏身之地。

“李大叔,你来喷一口酒试试……”

李大海现在也不怕了,按照姜云来时的交代,灌了一口雄黄酒向着吹来的阴风喷了过去。

“啊!”

阴风之中顿时传来惨叫声,不是一声,而是好几声,有男有女。

“鬼物还不少!”

姜云手一挥,几多明王神火洒出去,鬼物当即化为飞灰,阴风也消散一空。

“走吧李大叔,我知道你女儿在哪了……”

姜云就带着李大海往坟地里面走。

李大海还显得意犹未尽:“鬼呢?怎么这就没了吗?”

刚才那一口酒把他喷爽了,心想原来鬼魂怕雄黄酒啊,心里的胆气就壮了起来。

姜云哪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顿时就很无语:“李大叔,雄黄酒只对小鬼有作用,小鬼就只会三招,一遮,二迷,三吓,你用雄黄他们不敢近身。”

“但要是碰上厉鬼,雄黄酒可就没用了……”

李大海听后连连点头,就跟着姜云往里走。

走到坟地深处,两人停在一座坟前。

姜云指着墓碑问道:“李少辉之墓,这个李少辉是谁?”

他感知到的异类气息就在这里。

“啊,李少辉啊,他是我们村里的老瞎子捡回来的孩子,都死了五六年了。”

李大海看了一眼,说道。

不过很快就又皱起眉头:“不,不对,这李少辉上学的时候救过我女儿一命,当时我女儿大中午去水库玩,结果腿抽筋差点溺水了,是他跳进去救的我女儿。”

“后来我还开玩笑说小小年纪就会英雄救美了,等他长大就把女儿嫁给他。小兄弟,你说这会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