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紫眼飞天僵

“那没错了,你女儿的魂就在这里!”

姜云一听这话,就恍然大悟,明白了个中缘由。

接着,他就让李大海退开,用脚在地上重重的一踏。

只听轰隆一声,地面开始摇晃。

李少辉的坟头直接炸开,一具黑木棺材从中飞出,裹着浓浓的黑雾,向姜云狠狠撞了过来。

姜云又岂会怕他?

法力都没动用,就一拳捣了过去。

不灭金身入门后,他的肉身强度相当可怕。

这一拳捣出去,空气发出巨大的爆鸣声,如擂大鼓。

咚!

黑木棺轰然爆碎,被打成了漫天木屑。

有深紫色的血从半空中淌下。

一个身材高大的紫瞳青年出现在两人面前,悬浮在半空,右边手臂滴着血,满是惊骇的望着姜云。

他身穿古装红衣,如同古时候的新郎官,怀里抱着一个柔弱娇小的女子,凤冠霞帔,艳丽动人。

“小梅!”

李大海见到女儿,顿时一声惊叫。

然后无比愤怒的盯着青年男子:“李少辉,我们一家招你惹你了,老瞎子死得早村里没人送你入土,还是我出钱买的棺材,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来扰我们一家安宁!”

“你快放开我女儿!”

说着就要拎起装有雄黄酒的酒坛子砸过去。

“别……”

姜云急忙伸手阻止:“李大叔,他不是鬼,而是僵尸。雄黄酒对他没有用,反倒你女儿现在是灵魂状态,会被酒气伤到!”

姜云一眼就看出了李少辉的真身,他并不是阴魂,而是一具僵尸。

三阶的紫眼僵尸,又叫紫眼飞天僵!

“爹,你先不要生气,少辉他没什么坏心思的。”

这时候,李大海的女儿李红梅从空中飘了下来。

李大海不听女儿说话还好,一听就更生气了:“小梅,他可不是人啊,他说的话那能信吗?你不要被他骗了,快跟爹走,你昏迷大半个月没醒,你妈都急坏了!”

“你是不知道,我今晚来喊魂,想让你回家,他就让小鬼迷我眼,把我往坟地里引,这明显是没安好心,想害死你爹呢!”

“你可别听他的鬼话……”

“不是的!”

李少辉顿时就急了,从空中落下来解释道:“我本意是让小鬼把海叔您引过来,想跟您见一面,给我们当证婚人,没想到被这小哥给搅和了。”

“是啊爹,少辉他真的没有坏心思的。”

李红梅也急忙附和着说道。

姜云听到这里,呵呵一笑:“这么说,反倒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李少辉明显对姜云很忌惮,听姜云这么说,立时就被吓了一跳。

“没有什么没有,说到底你就是死了还不老实,妄想娶我女儿!”

“还想让我证婚,我告诉你,门都没有,纯属放你娘的狗屁!”

“我女儿就是一辈子没人要,也不嫁给你这么个不人不鬼的玩意……”

李大海一把将女儿拽到自己身后,对李少辉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李少辉似乎被这些话深深地刺伤到了,神色有些悲伤,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终究是没说出口。

“爹,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少辉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李红梅见了挺不忍心的,就哭着对李大海说道。

李大海一看女儿还在为李少辉说话,情绪就更加激动了,但他还没能说什么,这时姜云却把他拦住了。

“李大叔,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不如就让这李少辉亲自来说一说这其中的缘由吧。”

“你放心,万事有我在,是真是假我自有判断,他是骗不了我的!”

姜云也是看李少辉的悲伤不似作假,李红梅也说他没有坏心思。

而且最关键的是,李少辉虽然是僵尸,却没有丝毫伤害李红梅的地方,即便昏迷不醒大半月时间,身体中的阳气也没有任何损坏的迹象。

所以,他这才出言给李少辉一个解释的机会。

“谢谢,谢谢大师!”

果不其然,李少辉听到后就露出感激之色,向姜云作揖道谢。

“有大师在这里,我定然不敢说任何假话。”

姜云微微颔首:“那你就从头说起吧,说说你是怎么变成僵尸的,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不早不晚的,偏偏在李红梅结婚当天把她的魂拘到这里来。”

“好……要把这事讲清楚,还得从我爷爷说起。”

“村里都叫我爷爷老瞎子,其实他是眼瞎心不瞎,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也有一身这方面的本事。”

“但我从小到大,家里再穷他也没去用这种本事去赚过钱。”

“他说以前倒没什么,光棍一条什么都不怕,但是有了我就不行了,怕遭报应。”

“但就算是这样,他收养我后,也只让我喊爷爷,不让我叫爹,说是隔辈的影响小……”

李少辉露出回忆之色,缓缓讲述着。

“爷爷眼瞎之前是个捞尸人。”

“捞尸人,抬棺匠,刽子手,扎纸人,连线师在古代被称为最邪门的五大职业,赚钱虽然快,但也确实很危险,尤其还会经常遇到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

“小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听爷爷给我讲这些稀奇古怪的事,那时候纯粹就是当故事听的。”

“我怎么也没想到,在后来我也会走上这一条路。”

“还记得那是一年的夏天,我刚十三岁,中午上山砍柴的时候,遇到小梅掉进了水库,我二话不说就跳进水里,把小梅救了出来。”

“我这样的孩子海叔你也知道,在村里不讨喜,在镇里上中学的时候,更受人歧视。只有小梅从小到大没用异样的目光看过我,上学也经常帮我补作业,借给我钱打饭之类的。”

“所以那天我救了小梅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她这样善良的女孩子,我救她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但回家之后,我爷爷却说我闯了大祸了,说我坏了别人的好事,恐怕会有危险。”

“我当时挺懵的,心想爷爷怎么莫名其妙的来这么一句话,我也没惹啥事啊,就问爷爷怎么了?”

“爷爷说,就在刚刚,院子和屋里出现了一行湿漉漉的脚印,很多东西都被动了手脚,这肯定是有东西来过家里。现在你这一回来我就‘看’到你眉心带煞,纠缠着血光,肯定是你坏了它的好事,来报复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