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让他跪下

平安小区。

小区门外果然有人在盯着。

是几个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个个面色轻佻,不时的东张西望,眼睛极不老实的在进出的女性身上猛瞧。

见林小月带着姜云这个年轻帅哥回家,就嘿嘿冷笑着走过来。

“嫂子好!”

“嫂子,这小白脸谁啊,竟然敢跟你走这么近,这要让八爷误会了,一生气,这小白脸缺胳膊断腿也是轻的,影响多不好……”

为首的是个留着飞机头的社会青年,轻蔑的瞥了姜云一眼,阴阳怪气的对林小月说道。

他跟林小月说着话的同时,身后的同伴已经走上前来找姜云麻烦了。

“小子,你摊上事了知道……”

“啪!”

‘吗’字还没说出口,说话的小青年就飞出去了。

其他几个社会小青年顿时吓了一跳,飞机头也收敛了笑意,眼睛眯到了一起:“兄弟,身手不错啊,你是哪条道上的?”

“啪!”

飞机头也飞了出去。

姜云面色冷淡:“兄弟?你占我便宜?”

“你敢打我,信不信我一个电话……”

“砰!”

飞机头被一脚踹在墙上,口中不断吐出血沫,只觉得肠子都断了。

“你不是打电话吗?快打啊!”

姜云冷冷说道。

“不打了,不敢打了……”

飞机头吐着血,连连摆手。

这人长得一副小白脸模样,下手比他们还狠。

而且上来就动手,一点武德都不讲。

实在让他有点怕。

他的其他同伴也满脸恐惧的望着姜云。

唯有林小月张着红润的小嘴,盯着姜云,大眼睛发亮。

“不打?我让你打电话你敢不打?”

姜云眉头一皱,过去又是一脚。

“噗!”

飞机头一大口血喷出来,差点哭了,生怕姜云再找理由揍他,赶紧对着同伴喊道:“快打电话,快给八爷打电话!”

这位八爷不愧是兴安县城的地头蛇。

不到十分钟,就已经带着人赶来了。

“嗡,嗡,嗡……”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传来。

如同滚滚闷雷,震耳欲聋,路面都在颤抖。

只见数十辆哈雷摩托车疾驰而来,带起一道道狂风,令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

紧接着“嗤啦,嗤啦”的摩托轮胎与地面摩擦之声响起,一辆辆摩托车如同炫技一般,做出一个个漂亮的甩尾,横在姜云的四周,将他团团包围住。

一时间,姜云的四周,形成了一个数十辆摩托车组成的巨大包围圈。

将小区周围都堵了个水泄不通。

林小月紧张的俏脸发白,下意识去抓住姜云的胳膊。

姜云淡然自若,目光越过这些人,落在包围圈外的路虎车上。

路虎车旁边站着两个人,一个是面目狰狞的刀疤中年,目光望向姜云时,带着凶狠之色,那是凶恶之事做多了,自然而然形成的气势。

另一个是个身材高大的青年,阳刚俊朗,肌肤成古铜色,隔着衬衫能看得出对方那肌肉突出的身材。

在姜云看向他时,刀疤中年迈步走了过来。

摩托车包围圈自动裂出一个通道,让他进来。

高大阳刚的青年如同保镖,亦步亦趋的跟在徐彪身后,气势和排场都做得很足。

“就是你,打了我的人?”

他锐利的眸子落在姜云身上,淡淡发问道。

姜云根本不理他这茬。

按他前世某位女星的话来说,老子最烦装逼的人。

“他就是我之前说的徐彪。”

“徐彪早年混的时候,脸上被人砍了一刀,留下一道狰狞的伤疤,被人叫做“疤脸儿”。”

“这些年慢慢混了起来,有人就把他的诨号叫成了“疤爷”,等兴安都被徐彪拿下之后,就改成尊称“八爷”了。”

“他极好女色,小老婆都能凑几桌麻将了,听说他手里还有一个花名册,记录着兴安县以及周围有名的美女,上到四五十,下到十四五,无所不包。”

“我怀疑他早就盯上我了。”

林小月低声对姜云说道。

姜云点点头,心想,就林小月长得这模样,被盯上才是正常的。

也就是最近乱了起来,她两个哥哥在外执行紧急任务,让徐彪这地头蛇钻了空子。

不然是绝对不敢动她一家的。

徐彪见姜云根本没理会他,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小子你很狂嘛。”

“在兴安县打了我的人,还敢这么猖狂,我也不说卸你胳膊断你腿了,今天你要是不跪下向我磕一百个响头……”

“今天的事,我看无法善了!”

徐彪嗓音低沉,一副道上大哥的样子,派头十足。

“跪下!”

“跪下!”

“跪下!”

“……”

一帮坐在摩托上的打手,举着钢管刀片向姜云怒喊,气势浩荡,胆小的恐怕就得跪了。

“小子,以后眼睛放亮点,英雄救美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徐彪慢慢向着姜云走来,嘴里淡淡说道:“记住,我叫徐彪,人称八爷,今天教你做人。”

“废话了半天,要动手了还要废话吗?”

姜云终于开口了,漠然与徐彪对视:“要打就快点打,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

这么嚣张!

在场的人全被姜云嚣张的话震住了。

脑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小子,迫不及待找死是吧,我满足你!”

徐彪脸色铁青,接连被姜云的话冒犯,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阿大,让他跪下!”

他身后满身肌肉的高大青年,一步踏出,探手抓向了姜云脖颈。

这一抓,仿佛抓破空气一般,带着刺耳的爆鸣声,凌厉至极,极具压迫感。

许多徐彪的手下,仿佛已经看到姜云的惨状了。

他们曾经见过阿大出手,实力极其恐怖。

不夸张的说,一拳打死头牛对阿大而言,都是小意思。

然而,下一刻……

“砰……”

一声巨响,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道身影飞了起来,摔在徐彪脚边,溅了他一脸血。

所有人愣了下,包括徐彪。

才发现摔在他们面前的是阿大,他对姜云伸出的那条手臂已经断裂扭曲,血肉模糊,痛苦的哼叫着。

众人木然的看过去,发现姜云还站在原地,好端端的,衣服都没乱。

“你……”

徐彪脸色骇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