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地狱比人间更适合

“我什么我?徐彪是吧?”

“你排场挺大啊,几十辆摩托车护驾,二阶的武道高手给你当护卫。”

“是不是觉得这兴安县太小,有点盛不下你了啊!”

姜云向徐彪走过去,突的展颜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姜云虽然在笑,徐彪却心中一突,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好在他也算见过大场面的,当初差点被人一刀削掉半边脑袋。

要不是仗着一股狠劲,他活不到今天。

就见他擦了擦溅在脸上的血,竟然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小子,我承认我走了眼。”

“你就是最近盛传的,所谓觉醒者吧?”

徐彪声音低沉。

他似乎有种莫名的自信,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姜云。

“但是,你不该惹我的,难不成你真以为我们只是简单的本地帮派吗……啊!!”

话没说完,徐彪就发出骇人的惨叫。

却是姜云一脚把他的一只脚踩扁成了肉泥,和鞋子黏在一起,画面极为恐怖血腥。

“眼睛都看到天上了,注意脚底!”

姜云冷冷的说道。

“八爷!”

见到徐彪这幅惨状,有两个手下急忙过来搀扶,剩下的数十个手下,跨坐在摩托车上却是面目狰狞,目露凶光,大吼一声:“敢伤八爷,兄弟们都给我上,撞死这小逼崽子,给八爷报仇!”

“嗡,嗡,嗡!”

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再次响起,霎时间,围在姜云四周的数十辆摩托车狂猛的冲向姜云,纷纷举起大刀,要将他乱刀砍死,气势极为凶悍。

“来得好!”

姜云大叫一声好,一把将林小月拉到身边。

同时闪电般的踢出去几脚,带起一道道残影,肉眼几乎看不清姜云的动作。

这些向姜云冲杀而来的摩托车就一个接一个的横飞出去,仅仅几个呼吸之间,数十辆摩托车连带着徐彪的手下就躺了一地。

地上鲜血淋漓,几乎都是重伤半残,被摩托车砸在下面,发出阵阵惨叫哀嚎。

“哇,太帅了,姜云哥哥!”

“我爸是怎么认识你这样厉害的高手的?”

林小月捂着小嘴,漂亮的大眼睛异彩连连,激动又兴奋,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姜云笑而不答,目光转向徐彪,缓缓迈步走了过去。

“你,你不能杀我,我师父是普香寺的精严大师……”

徐彪终于怕了,冷汗直冒,再没有之前的镇定。

搀扶徐彪的手下也被吓得不轻,两腿打颤,若非知道徐彪身后有人,恐怕会当场逃走。

“我眼睛又不瞎,岂会看不出你这身不伦不类的佛门真气,以及你那护卫阿大的佛家硬功?”

“不过你身后的家伙放任你欺男霸女,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和尚。”

说着姜云一巴掌抡在他脸上,打烂了他满嘴的牙,狰狞的刀疤都裂开渗血。

徐彪见说出自己底细,姜云还是不在意,就更害怕了,扑通的跪倒在地。

“小月家的账我不要了,之前的话你就当我放狗屁,我不该冒犯你。”

“饶命,饶我一命,我给你磕头了……”

他满嘴是血,含糊不清的求饶着,然后在地上‘砰砰’的磕起头来。

“我师父很厉害的,你饶我一命,来日必有厚报。”

“呵呵,你之前要弄死我,现在让我饶你一命?”

姜云嗤笑一声,一脚将他踢得滚到一边,同时废去了他那一身不伦不类的佛家真气。

徐彪痛苦的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然后看向搀扶徐彪的两个手下:“你们呢,来给我说说这徐彪身后的人是什么来路?”

“是,是,是。”

两个小青年忙不迭的点头,将徐彪的老底都抖了个干净。

姜云听完脸色就沉了下来。

原来徐彪早年就跟普香寺的和尚有勾结,还跟他们的住持精严大师曾是拜把子兄弟。

但是天地大变之后,普香寺的住持精严大师变成了绝世高手,徐彪就认了这个拜把子兄弟为师父。

按这两个小青年说的话就是,这位精严大师在四个月前满身佛光,从山顶缓缓落地,犹如佛陀降世,他们老大当场就跪地磕头,认了师父。

然后被传了佛法,从此龙精虎猛,夜御十女都不在话下,让他们都眼馋得紧。

他们老大还常常吹嘘,说现在时代变了,他们有精严大师做靠山,将来的天下定然有他们一席之地。

姜云微微皱眉:“这普香寺很低调啊,不显山不露水的。论坛上都没有相关的记载,这寺庙除了这位精严大师,就没什么神异之处吗?”

“有啊,求子特别灵验!”

“对对对,周围几个县城都去普香寺求子的,不过他们确实挺低调,还不怎么收香火钱……”

两个小青年说道。

求子灵验?

一听这话,姜云脸色更难看了:“好啊,原来是一窝得了造化的淫僧,怪不得能与这徐彪成为一丘之貉。”

“果然是妖魔乱世,什么邪魔外道都出来了。”

听到姜云这么说,两个小青年傻眼了。

“您,您是说他们……”

“坏事了,我还让推荐我表姐去来着。”

林小月倒是没啥太大反应,奇怪的眨眨眼,有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她虽然以前叛逆任性,到底是还不清楚世事的肮脏和险恶。

她正想问呢,就在这时,那位阿大捂着胳膊站了起来,喘着粗气,眼睛赤红的盯着姜云和两个小青年:“你们两个叛徒,还有你……”

“你们完了,你们全完了,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大祸!”

“师父他老人家是真佛!”

“你竟敢废了徐彪师兄,乱了他的大计,他老人家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亲手让你下地狱!”

姜云顿时笑了:“他不放过我?我还不想放过他呢!”

“我想,地狱一定比人间更适合他……”

说罢,手指点在阿大周身各处,废去了他一身横练筋骨。

光天化日之下,姜云不想杀人。

但助纣为虐,同样不可饶恕,不然心气不顺。

别人只当徐彪是好女色,但天地大变后,或者说被那位精严大师传了‘佛法’后,徐彪就绝对不是单纯的满足他自己私欲那么简单了。

不然他身上那不伦不类的佛家真气从何而来。

无他,以邪佛法门,借女子修炼而已。

或许其他人看不出来,但姜云却是知道,徐彪没什么修行资质。

他年龄又不小了,一身真气却能和阿大相差无几,达到二阶水平。

这其中的问题,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