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秦茹雪又被盯上了

姜云心头重重一跳。

“秦姐,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秦茹雪声音发颤:“我把定位发给你,我好像又被人盯上了……”

随后姜云收到定位。

竟在之前出过事的城北游乐园附近。

姜云心里一惊,不敢有片刻耽搁,即刻动身赶了过去。

他现在凌空虚度,比真气化翼时还快。

不到十分钟,已经赶到了游乐园附近。

只是并未发现秦茹雪的身影。

但他能很敏感的感觉到这里的阴冷气息。

这种阴冷极为特别。

似乎被奇异的磁场笼罩着。

和至阴幽泉那种至阴之地的阴寒有很大不同。

与游乐园的风水和地形有关。

但更给人邪异之感。

取出手机给秦茹雪打电话。

却显示没信号。

是被磁场影响了。

那为何秦茹雪之前能打来电话。

定位也在此地?

姜云在周围搜寻了一番,依然无果。

难道秦茹雪已经遇险了?

心中担忧之际,却见一道高挑靓丽的女子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小云。”

是秦茹雪,身穿白色连衣裙,挎着包小跑了过来。

向姜云招手。

长发凌乱,满是惊慌。

“秦姐你没事吧?”

姜云急忙迎上去,关切的问道。

“呜呜,我没事,刚刚吓死我了!”

秦茹雪扑到姜云怀里,一阵软玉温香。

“还好小云你来了!”

她抬起头,目光莹莹,水润动人。

望向姜云的眼神,竟蕴含很深的情意。

“没事就好……”

姜云露出笑容,把秦茹雪紧紧抱在怀里。

却在下一刻,陡然探手从背后抓向秦茹雪洁白细嫩的脖子。

咔嚓!

眼前的秦茹雪四分五裂。

幻象被破去,一个涂着浓浓腮红的纸人出现在面前,带着邪异鬼魅笑容。

唰!

它挣脱姜云的手掌,化作一道白影在一闪而逝。

“装神弄鬼之辈,你逃得了吗?”

姜云眸光如冷电,伸手一抓。

霎时间纸人像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的拉扯,想逃都逃不掉。

便被姜云吸回了手里。

虽是纸人,四肢关节却灵动自如。

分明与正常人无异。

若非是糊纸,再配上如鲜血的浓浓腮红,诡异点画的五官。

如果不看面部,单单只看身体灵活性。

在夜里,都会认为这是一个人。

“但你估错了我和秦茹雪的关系。”

“另外,你身上的血腥味太重!”

姜云冷笑一声,直接把纸人捏爆。

“啊!你等着,姥姥不会放过你们的!”

纸人化作漫天纸屑,留下一名女子怨毒的声音。

“还姥姥,你以为你是聂小倩吗?”

姜云撇撇嘴,拿出手机看了眼。

信号满格。

给秦茹雪打去电话,才知道她就在这条大街的转角处。

也是姜云对异类的气息感知太敏锐。

纸人本是在暗中跟踪秦茹雪的。

结果姜云赶到后,直接循着气息闯到了它藏身的范围内。

把它惊动了。

姜云又打量了一眼这座废弃的游乐园。

“这地方磁场不一般啊。”

“那纸人利用磁场形成的幻象,我都没有第一眼识破。”

姜云打定主意有机会来探索一番,就向秦茹雪的位置走去。

街头的拐角处很热闹。

这里围了很多人,喧闹嘈杂。

有警车和救护车在一旁停着,显然发生了事故。

姜云一眼就看到了人群外的秦茹雪。

与纸人幻化的形象相仿,穿着正当季的白色连衣裙,挎着黑色单肩包。

却比纸人幻化的更有气质,也更加靓丽动人。

站在人群外,就如一朵纯净洁致的白兰,冷艳素洁,又不失成熟优雅。

似乎察觉到有目光在注视她,秦茹雪蹙着眉头四下观察,带着深深的戒备之色。

但看到是姜云后,美眸就一下亮堂起来。

“小云!我在这里!”

她惊喜的叫了一声,向姜云招手。

然后不等姜云过去,便踩着高跟鞋快步走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秦姐?”

姜云见她这个反应,心里有点古怪之感。

生怕她像纸人幻化的那样扑进他怀里。

当然了,他本人是一点都不介意。

甚至还有点小期待。

“你来的好快啊小云!”

秦茹雪来到他身边,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脸上竟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然后就低声说道:“路口这里出了一起车祸,出车祸的时候,我感觉盯着我的目光一下就没有了,好像被吓到了一样……”

“你说,会不会是除‘陆雨薇’外,剩下的那六个人?”

姜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明白她的意思。

秦茹雪是怀疑她们考察队另外六个出事得研究员,像陆雨薇那样,由死而生变成怪物来报复她。

姜云摇了摇头:“应该不会!”

当然不会是那六个人。

自从出了‘陆雨薇’那件事,其他人早就成骨灰了。

至于这起车祸……

多半是那纸人激发游乐园的特殊磁场的时候,被牵连到了。

算是无妄之灾。

“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好。”

满天繁星,弯月在东。

盛海市中心广场内的一家餐厅内。

姜云和秦茹雪点了几样招牌菜,边吃边说着话。

目前,距离七月十五鬼门开的日子越发接近。

怪异事件却反常的大幅度减少,几乎消失不见。

竟呈现出极其诡异的平静之态。

似乎妖魔鬼怪都蛰伏到了暗处,等待那特殊一天得到来。

因此最近的夜晚,盛海市又焕发了活力。

人们疯狂的逛街,看电影,去酒吧,进行各种娱乐活动。

释放近段时间的压抑。

像是一场歇斯底里的全民狂欢。

姜云却在心里叹息:“过不了几日,就是妖魔的狂欢,人类的灾难了!”

这一点仍和他前世那个世界一样。

任何程度的隔离和封锁,都压不住心里的躁动。

“怎么了,小云?”

秦茹雪见他有些失神,就问道。

同时把剥好虾肉放到他碗里。

“没什么。”

姜云摇摇头,主动找话题道:“秦姐,你们在研究所上班,能穿裙子和高跟鞋啊?”

秦茹雪顿时扑哧一下,被他逗笑了。

美眸瞟了他一眼:“笨蛋,我们有更衣室的!”

“不然你以为我们上下班都穿工作装的吗?我们工作装可是防化服,每天要进行各种生物基因实验的!”

“原来是这样啊……”

姜云作恍然大悟状。

两人说说笑笑,刻意没有去深聊今天的事。

不过结完账,要离开的时候,姜云脸色突然冷了下来。

因为这时,有两个醉醺醺的年轻人朝他们走了过来,姜云敏锐的耳力,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话。

“嘿嘿,强子,怎么样,我瞄上的妞正不正?唉呀,你喝傻了吧,不是那个,我说的是那个穿白裙子的!”

“我靠,我靠靠靠……”

“这身材,这相貌,看个背影老子都忍不住要发狂!”

“走走走,上去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