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心虚的秦茹雪

“嘿嘿,弄!狠狠地弄!”

“她边上那个小白脸一看就不行。”

“等出了门,就把她拽上车,先找地方搞个三天三夜!”

“这种极品千年难得一遇!”

“遇见了不狠搞一次,这辈子白活。”

“你也别怕,现在失踪人口这么多,哪管得着我们?”

世道乱的时候,人心恶的一面会被放大。

更容易释放出心里的洪水猛兽。

这两个年轻人就属于这种。

尤其他们还喝醉了。

更是恶向胆边生。

一摇三晃的就走到姜云和秦茹雪身后。

喷着酒气,嘿嘿低笑着。

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

姜云表面不动声色,拉着秦茹雪走出餐厅,心里却是一片冰冷。

已然动了杀机。

出了餐厅后,两个醉鬼就去开车,准备对秦茹雪下手。

姜云杀机浓烈,运起一道法力从地下飞速蔓延了出去。

两人车下的地面轰隆下沉,裂开一道大裂缝。

数根高压电缆冒着火花插进了车内。

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强电流轰鸣声后,车子轰然爆炸。

火光混合着滚滚浓烟,让周围的车子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行人顿时惊叫着四下躲避。

解决了两个人渣,姜云心里舒畅了些。

就也装作惊吓的模样,揽起秦茹雪的纤腰快速向远处避开。

片刻后,两人停下。

秦茹雪才意识到自己竟被姜云半搂半抱着跑了一路。

下意识瞄了一眼姜云,发现他脸色如常,似无所觉。

而且才不过几天没见,他好像越发的俊逸非凡了。

目如朗星,面如冠玉,配上高大修长的身材。

便是放在古代定然也是位风华绝代的绝世美男!

越想越是觉得俏脸发红发烫,心跳也一阵加速。

慌忙撩了撩耳边的长发以作掩饰。

“怎么了秦姐?是被刚刚的情况吓到了吗?”

姜云见她脸色有异,关心的问道。

秦茹雪瞬间像被戳破了心事一样,一张精致迷人的玉脸越发红润。

“没有没有,我没事!”

姜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突然一副心虚的小模样?

不过他也不说破,就哦了一声。

“没事就好。”

“不过秦姐,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这么晚回家了。”

“现在这么乱,独身女性走夜路,是很危险的。”

秦茹雪听着姜云认真的语气,知道他是发自内心的在关心自己。

就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点点头,笑着看向他。

“我知道的,就是最近所里事情多,比较忙嘛!”

“以后时间晚了,大不了我就不回来,直接住学校。”

“其实我就是担心我妈,她年纪大了,让她一个人在家,我挺不放心的。”

对此,姜云表示理解。

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实在不行,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也可以。”

随后怕秦茹雪多想,就补上一句:“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同住一个小区。我通常下班也不算早,接你也是顺路的事。”

秦茹雪顿时忍不住扑哧一笑。

明艳动人的笑容,让夜色都迷人了几分。

“好,那姐姐先谢谢你啦……”

她抿起红唇,笑着就要再说什么,忽然目光一顿。

“喂,小云,你快看那边!”

“有人在拍我们!”

姜云顺势望去,就见一大帮人扛着机器对着他们拍摄。

其中一个穿米黄衬衫和黑色包臀裙的短发美女见他们看过来,就举着话筒走了过来。

“帅哥美女,晚上好!”

“我们是盛海电视台,《新视界》节目组的。”

“见到你们颜值这么出众的一对情侣,就忍不住想对你们采访一下。”

“你们不介意吧?”

这是个女主持,也比较会说话。

秦茹雪听完,先是看了眼姜云,然后也没刻意去解释两人关系。

就对女主持笑了笑:“不介意,你们要采访什么?”

女主持递上来话筒:“那美女先说吧,现在距离‘紫月当空和天降血雨’的异象已经过去了四个月时间了,四个月时间陆续有怪异事件爆发,使得全球范围内都人心惶惶。”

“直到最近几天,才渐渐平静下来,请问您对未来的形势是怎样的态度呢。”

这个问题,似乎让秦茹雪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眉头微微蹙起:“我觉得不太乐观,有时候突然出现的平静,并不意味是好事。”

姜云在一旁赞许的点点头。

“啊?您觉得不是好事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女主持很惊讶。

这时候,周围很多人被吸引过来。

听到秦茹雪的回答,就纷纷不乐意了。

“就是啊,有正常日子过还不好?难道盼着天天出事不成!”

“我觉得是好事,我们大夏的军队是数一数二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能给他镇压了。”

“对啊,要相信官方,要相信大夏军!”

“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别瞎看,都是糊弄人的,有人心怀不轨想制造动乱,掀起事端而已。”

“什么觉醒者,修行者都是瞎胡闹,糊弄人的,也就不经事的年轻人会去信!”

“我们全民练气功的时候什么没见识过,他们还不知道在哪蹦跶呢?”

“你让他站出来去单挑大夏军试试。”

“……”

女主持微微一笑。

又把话筒递向姜云:“帅哥,你觉得呢?”

问着问题,她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盯着姜云。

心想好帅的男人啊,就是旁边这个女人太漂亮,不然老娘说什么也得主动撩一下。

姜云目光沉凝,脸色郑重的道:“我也认为不太乐观。”

“尤其没几天就是七月十五了,天地间阴气最重的日子。”

“这个时候突然的平静,更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若我所料不错,情况应该在七月十五那天爆发的最为剧烈。”

“所以我认为还是要早做准备,应该更加重视起来。”

姜云这话一出口,围观群众更是一片哗然。

“好家伙,这年轻人看着长得人模狗样,说的话咋这么不着调?”

“就是,还七月十五,阴气最重。”

“孩子啊,那是古时候迷信的说法,你这年纪轻轻的,翻什么老黄历!”

“唉,这位老人家说的是。”

“要说怪异事件是生物发生变异引起的我信。但你把七月十五整出来,我立马知道你就是在胡说!”

“……”

一时间群情激奋,纷纷指责姜云。

姜云没有争论。

他扫视一眼四周,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就连盛海电视台的人都很不以为然。

似乎都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或者不愿去相信。

总之多说无益。

索性就拉着秦茹雪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