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颠覆

我的扫把棍向上一捅,正中吴裘下巴。

吴裘后仰翻身。

嘭的闷响,趴倒在地。

我趁机再上去补一脚,吴裘脑袋都给我踢歪了。

滚了几下挨着墙。

这时,大门传来敲门声。

应该是王广源的人到了。

“小怡,开门!”

我看向跟黑狗对持的百人骨。

现在最麻烦的应该就是百人骨了。

它虽然害怕黑狗,但是躲闪速度是越来越快。

黑狗完全处于下风。

就我处理吴裘这点时间,它身体灵动已经超越了吴裘。

想要帮王广源取回他父亲的另外一根腿骨,必须从百人骨身上拿。

“常先生!”

果然是王广源带着他的人过来了。

只是他本人害怕,所以没过来。

反倒是老同学王一凡跟着过来。

“常酥,我爷爷的腿骨呢?”

我指着那边正在动的百人骨。

吓得王一凡等几个人差点掉头就跑。

那场面当然有很多人无法接受。

就算是一直没有离开过的村民也没有适应过来。

“既然你都来了,那就帮我做个证。”

“你们家的酬劳可不能少了。”

我跟林晓怡要了跟棍子。

来到客厅的中间。

我跟林晓怡说过,今晚上可能会很热闹。

所以她把贵重的东西都收好。

再说,有什么损失,王家负责就行。

我提着棍子站在百人骨身后。

刚才一不小心就被它偷袭了一下。

我冲过去对着百人骨的头骨狠狠的敲下。

它似乎对我有所察觉,转身举手格挡。

只听咔嚓一声,它的手骨被我的棍子敲裂。

林晓怡给我的可是铁棍,就算被练成的百人骨,也禁受不住。

它张嘴发出沉闷的叫声。

整个骷髅都颤抖了起来。

这都受不了了?

“汪汪…”

被我吸引注意力后,黑狗趁机冲上来。

一口咬住了骷髅的腿骨。

这回它更加颤抖得厉害,整个身躯失去了平衡。

嘭!

它没对黑狗下手,反而对我甩了一手。

当真是整个手掌骨头飞过来。

那尖锐的指头骨,随时能要了我的命。

我哪敢大意,从侧翻身躲开,顺势提着棍子冲上去一步。

砰!

百人骨整个头骨被我击飞,脑袋滚到了地下。

村民看到那头骨,纷纷躲回了楼梯口。

而百人骨应声倒地,在地上蠕动了几下,那些拼接在它身上的骨头,顿时散落一地。

“不可能!”

那边已经逐渐清醒过来的吴裘爬起来。

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意外。

我扔了手里的棍子。

“不可能?”

“只有你那半吊子的技术,才能练出这半吊子的百人骨。”

“既然你都已经没机会了,我就跟你科普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百人骨吧。”

“你的手法都没错…”

我记得爷爷的书上有记录,前期的练法跟吴裘的做法是一样的。

但是后续的工作吴裘却没做。

开始我的确以为他修炼的百人骨会有那些工序。

然而,百人骨才是半成品就被他拿出来用了?

百人骨需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形成百人骨精钢之躯。

其中有鲜血浇灌,喂食血肉七七四十九天。

之少需要人命与骨块相等的人数才可,越多越好。

这是基本的手法,这样的百人骨才能有自己的灵活度与灵魂。

完成鲜血与血肉的喂养后,刀山火海,千锤百炼。

又用所喂养的血肉骨头送与百人骨吸收。

又七七四十九天后,真正的百人骨才能真正成型。

只要百人骨成型,天下能收拾它的人屈指可数。

法器不能伤,符术不能除,百阵不能克。

不过因为练百人骨实在太恶心,根本就不会有人去碰这门禁术。

我把方法告诉吴裘后,他整个人脸色发灰。

因为错过了这次,即便将来再有机会,也不一定还有这样的机遇。

有些事情可遇不可求。

尤其是百人骨这样的奇葩修炼方法。

“哈哈哈……”

“好…好一个常山!”

“想不到当年你不过是给一个残破的修炼方法我。”

“就算死了,也叫你的孙子来侮辱老子。”

吴裘惨笑连连。

“做了一辈子缺德事,以为老了就能积阴德吗?”

“不够,远远不够!”

吴裘的话让我真的想不明白,我爷爷当年到底是个什么人?

也让我非常好奇。

“你一直再说我爷爷不是好人,你倒是跟我说说。”

“说不定我会郁郁而终。”

这话可不是胡说。

我天生一副短命相,吴裘不可能看不出来。

“呵呵,的确如此,我能不能活下去还不清楚,但你肯定活不成。”

“多余的废话我不多说。”

“你爷爷为了钱,简直无所不能,如今各行各业都有涉及他黑料,下墓盗窃、杀人放火、掳掠,都有他的份。”

这完全颠覆了我对爷爷的认知。

在我印象中,爷爷一直是个慈祥的老爷爷,除了教我玄学的时候很严肃。

可我看了他八年…

“胡说八道!”

想到爷爷对我那慈祥的笑脸,我咬牙切齿的吼了他一声。

“我胡说八道?”

“天火风水局中,冤魂无数,百鬼夜行,红衣厉鬼,那都是你爷爷一手造成的。”

“哈哈哈,想知道真相?”

“不怕死的话就去一趟,我保证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到时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在胡说八道。”

“当然,你命不久矣,搞不好得到下面亲自问你爷爷呢?”

吴裘猖狂大笑。

天火风水局,最近的确有传言那边不太平。

每天都有鬼哭狼嚎的声音传出来。

曾经有上过网,但是消息还没完全散开就被封杀了。

我也是偶然从街边买的一本奇闻异事里看到的。

不过当时被我当成小说阅读,并没放在心上。

吴裘被王广源的人打了一顿狠的,王家人找到骨头后没多久就离开了。

剩下的事情交给警察处理,吴裘的行为已经引起太多人的不满。

所以他就算没被打靶,肯定也得牢底坐穿。

一点多钟的时候,村民才纷纷离开,准备录口供。

虽然找到凶手,可我心里却怎么也不爽。

爷爷在我印象中是个好爷爷。

怎么会做出吴裘说的那些事呢?

三天后,我再次来到马湾。

“几天过去了,吴裘已经被我处理,现在你应该履行承诺了吧?”

我坐在林晓怡家的客厅里。

林晓怡很好奇的看着我“胸口有两颗长寿痣的人,真能救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