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身死

“不错,我爷爷指定我到这个村子来找人。”

“肯定有他的道理!”

自从我学了软骨功开始,我对他的话坚信不疑。

林晓怡有些犹豫不决,似乎在会考虑什么。

好一会她才说。

“但是,帮你的人会减少寿命吧?”

“你要清楚,别说是陌生人,就算是亲人,也不可能做到这么大公无私。”

“你是可以得救了,但是有没有想过帮你的人?”

这点我清楚,就算找到人,我也不一定能得到人家的允许。

爷爷当初为了我舍弃十年寿命。

我心里一直都很自责,如果不是因为我,估计他现在还活着吧。

付出寿命,说是十年,只不定更多。

我没有权利去强行要一个人为我付出寿命。

毕竟健康跟寿命都是无价的。

“帮不帮无所谓,只要我努力过了,就不会后悔。”

“不过如果付出寿命就能救我的话,爷爷也不会让我到这里。”

“随便去监狱找个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犯就行。”

“所以我觉得,应该不用付出寿命。”

林晓怡点点头。

又等了好一会他才说话。

“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经过。”

我把生辰那天需要做的事说了一遍。

其实很简单,就按照爷爷说的那样。

寿木准备好了,就差我钻进去,还有洒在棺材上的血。

“知道了,不过……”

“这件事必须我先打招呼,同不同意你再决定跟她谈。”

林晓怡很快下了逐客令,似乎有什么烦恼的事。

又过了几天,眼看我的生日就要到了。

家里已经在打电话催促我回家。

家人都知道我的事,我一旦到生日,那几天身体会不舒服。

要么就是高烧不退,要么就是大感冒。

总之很难受,我甚至都不想撑下去了。

还有三天时间,林晓怡还没给我信息。

我主动来到她家找人。

正好碰到她在家练软骨功。

软骨功方面,虽然我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是已经到了得心应手的境界。

我很耐心的等她休息。

她看我穿了一件外套,奇怪地问我“你生发冷啊?”

“临近生辰,身体就崩溃了。”

“如果找不到人,我会死在病床上。”

林晓怡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哦了声给我倒了杯水。

“你的事情我问了,没答应。”

“非亲非故的,没必要为一个陌生人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除非你能给一千万。”

一千万?

我苦笑不已。

“一千块我有,一千万真的没有。”

“家里父母务农供我上学,平时生活勉强能过,没那多钱。”

“能不能先欠着?有生之年,我一定努力还。”

我家一脉单传,如果我没了。

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活?

“你跟我讨价还价没用,我能说的就这么多。”

林晓怡耸肩说。

“那我去跟她谈…”

“不用,她昨天已经去了白州。”

我的心顿时往下一沉,感觉我整个人都坠落深渊。

难道,我真的只能活到十八岁了吗?

原本的希望变成了绝望。

我一直很注重林晓怡能帮我一把。

但是续命之事,实在难以勉强别人。

最终我也只能惨淡的笑了声。

一切,似乎都不是我想的那么顺利。

我没心情喝茶。

双手捂着我的外套。

“算了,既然天要亡我,我只能认命。”

“多谢你教我的软骨功,下辈子再见!”

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情。

不等她说话,我已经走出了门口,颓废似的离开了马湾。

当天我就买了回家的票。

炎黄子孙讲究的是落叶归根,我当然不能客死他乡。

这辈子没能好好报答我父母的养育之恩,我心里难受。

爷爷为什么要为我续命呢?

早在十年前就让我随命而去多好。

不过其实人活着无非是还债报恩,活得越久,拖欠的东西越多。

父母恩,儿女债!

那都是一辈子的事。

虽然知道我命如此,但是父母为了让我感受一些,还是去村头的赤脚医生那里给我拿了一些中药。

虽然在我面前他们强颜欢笑。

但是走出门口,两老总算以泪洗面。

生日!

我离开人世的时间已经到了。

甚至,我爸已经给我准备了一套寿衣。

那是给死人穿的衣服。

这天,我知道已经无可挽回,所以我在天黑之前穿上寿衣。

趁我父母在忙着给我做最后一顿饭的时间。

我偷偷来到棺材旁。

心里由衷的感谢爷爷给了我十年的时间。

我站在棺材末端,用林晓怡教我的缩骨功,从末端钻了进去。

费了很大力气才爬进来,里面漆黑一片。

还有一股浓郁的木头香味。

也就现在我才知道,末端的挡板是自动的,只要躺的位置有重量,它就会自动关上。

我想,我应该就这么安静的离开人世吧……

躺在棺材里,我感觉很困倦,感冒让我越来越难受。

全身好像着火了似的。

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我确定我已经睡着了,半梦半醒间,外面有脚步声和哭声。

一切都已经成定数。

就当是我不孝吧。

我认为,我在这个世界已经止步不前。

然而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有些清凉。

难道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

我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完全没有任何光线。

我是躺着的,难道是死后三魂七魄要离体了。

坐起来刹那,脑袋突然撞到了模板。

痛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不对,会痛?

难道我没死?

我连忙摸了摸自己,身体都还在。

周围还是木,我还在棺材里……

棺材有个小机关,我双手撑着两侧的棺材板。

尽量不给棺材底板压力。

咔!

挡板掉下,一道强光从棺材挡板口照射进来。

我用脚压着板,慢慢向那边移动。

没一会从棺材末端爬了出来。

刚出来就看到了三个人。

我父母,还有一个人让我诧异不已。

林晓怡!

她居然跑到我家来了?

我看了眼棺材顶端,上面被淋了一层血。

血液已经干枯,只是留下了印子。

我以为我注定会死,想不到又活了?

不对,这血哪来的?难道是林晓怡赶到白州带回来的?

或者说,她口中那个胸口有两颗长寿痣的人根本就是她自己?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