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2章 皇甫毙阗记

两人争执了很久,这波武斗走马观花使得典方也是看不下去了,他倒没有用武力制止,反倒分别走到两边笑呵呵的安慰。

皇甫邪也是收起了长剑,一边还竖起大拇指心中称赞苍兽荒狮厉害,那头三眼妖狼是有些凶煞,撕咬攻击狠辣,但在荒狮面前不堪一击。

“有你在,即便是有宗师境武修也休想吃得好果子。”他暗暗称赞也收了荒狮,脸上多了几分莫名得意的笑容。

恶兽相斗高下立判,士子身上少许伤,不过单单这一武斗让他感慨万千,不管怎么说,往后好生培养荒狮,他才有叫板的能耐。

皇甫扬脸色阴暗下来,本以为能够在武斗之中全方位碾压,奈何低估了纨绔士子实力。

“这小子进步是有,不过过于猖狂,迟早埋没在沙场,哼,我也不浪费这功夫,下次你可要准备好点,免得我出手镇压你后收服了那头荒狮。”皇甫扬扬长而去。

说到底他武力还是稍占上风,只是苍兽实力还不足以震慑荒狮,他心中不快却不想言语争论。

“士子闭关许久倒是学到不少,是不是护卫指点迷津?”典方也是笑说。

“屁!那家伙沉醉冥想中似乎四重武宗近在咫尺,不过我打搅他的清净,全靠阅览功法秘籍自练而成。”士子抚了下身体各处枪伤,没好气道,“这皇甫扬倒是有两下子,看来征战一段时间还有些花架子。”

“他历练三年了,多次平定战乱,你才修炼多久,有你那头荒狮属实幸运,行了,不扯那些,回府吧,校尉还有要事商论。”典方摊摊手不争论。

士子嘴上不哆嗦,可皮肉之苦也是难耐。他肩伤挺重,这长枪如针把他的戳的疼痛难忍,轻轻摸了下,血肉模糊。

“嘶!这小子还是收敛了些,不然真打起,我多半重创,看来得多试炼下。”士子咬牙切齿的抚着伤口疼痛难忍,他也是烈性子,在这武斗中没少吃亏不假,如今这身子骨还是差些火候,得需慢慢磨砺。

俩人也是快速下山,不一会儿就又到了大校尉的府邸。

大校尉身经百战,他见儿子脸色苍白,伤势不轻,身体也是有些难熬,连忙便安排半仙出医。

“校尉,这士子还可以,经得起六重武士殴打,短短几日功夫和扬少爷不相上下,他经脉贯通后武力不同凡响呀!”半仙笑说无妨,手里活没停下,取药、裹药包扎。

门外皇甫扬进来没有多语,冷漠站立,“他全靠些运气,我也没下狠手,不然懒的与他试炼。”

“你还可以,只是心大了点,裤子都提搂不住,太搞笑了,哈哈!”士子眼睛一转笑呵不止。

“你!”皇甫扬气怒不已,差点论起大长枪要上去俩下子,这小子也太不识抬举!

“好了,简单交手适可而止,邪儿,你呀少说点,这短短两月你突飞猛进,武力精进,但扬儿身经百战,提起战斗你还差些火候,让你试身手就是顿挫你锐气,武修路难于上青天,这下你可该去太玄门好好武炼一番了吧。”

言语之意表达了校尉对嗣子进行武修的期盼,他威严肃穆,心里却是别有用心。

“哦!原来如此,让这家伙跟我较量一番是赶我去武炼呀,这可要不得,太玄门没啥味道,我还是喜欢野生战场,跟随军团去与敌人斗上一斗为好。”士子肩胛骨痛感渐退,他唏嘘。

“少说两句,你这武力水平才初出茅庐,跟随去战场也是送命,三日后跟典方去太玄门!”皇甫亨神色立刻大变,他没有啰嗦之语,威严庄重,语气之间带着命令口吻。

“额!士子,你就听校尉劝言吧,太玄门高手如林,武修大派,大能指点你修炼也是事半功倍。”典方上前劝说。

士子一见势头不对劲,他心中诧异,这大校尉有些凌厉,固然是在为他着想。

苍黄大世,宗派林立,他前生为修行踏遍大江南北,未怎么停留,今世命运多舛呀,要去循规蹈矩武炼,属实难接受。

“大门教徒才能立于不败,我左思右想也为你定夺好,先前南边传来情报,魔修会大肆行动,你要试炼也得跟着大宗能人,以免你落入虎口。”沉重话语多了几分担忧,“过几日我就上朝觐见皇帝,调度御林军镇守南疆,皇朝的争霸过于惨烈,你就好生修行,给你一年时间再回来,到时再看你有没有能耐率军征战。”

士子全程哑火,此时他也不再多语,大校尉担忧必然有他的道理,搁先前性子,他多半要跳起来闹挺,但见皇甫亨神色凝重,怒火冲天,他也没多掰扯。

“太玄门离这龙骨山也有些距离,一来二去也得数日,我只是担心家府莫被妖魔袭击,您既然这般要求,我去便是了,不过,咱家府那无上皇级功法是否可以传授,兴许我一去宗门反倒武炼有成呢?”

士子早上校尉还允诺随他性子,此时又阴晴不定,他有些怨言,不过也没恼火,反而顺势而为。

皇甫府祖传无上皇级功法,“皇甫毙阗记”,七式功法武技,层层武力非同凡响,当下要献给南楚王,士子也是垂涎欲滴。

“早先我已讲了,以你实力还不能驾驭,扬儿六重武士我也没有指点,不过你要去太玄门修行,我也给你准备了,你若达到宗师境,自然可以修炼家。”大校尉皇甫亨并未惊鄂。

他一甩华袍,修里乾坤祭出一块篆符包裹的玉简,红漆密纹缭绕,金光闪闪,方正如砖。

接过玉简的士子惊喜万分,这宝物在藏经阁楼未见,如今被印克在玉简之中,大宗师才可接触的武学功法,七式流转武技,极其珍贵。

“你可好好珍惜,等你武修回来再与你过招,兴许到时我也会个三招两式,被我打哭可别嚷嚷。”皇甫扬眼光闪着精芒,他却不急,反而戏谑。

士子不屑,“哼!估计你连碰都没碰到我,你就被我的苍兽打的满地找牙!”

“这‘皇甫毙阗记’极未玄妙,我已尽数拓印门法在玉简中,家府小宗师境修士也有所接触,蕴含五行之力,未到一定境界不可操之过急试炼功法。”皇甫亨镇定自若,“原秘笈我会进京转给楚王,这也缘于你从他那里获得古剑,为父再叮嘱你,你未到上三重武士,也莫要轻易祭出那柄古剑。”

皇甫扬三人未多语,各个内心五味杂陈,还是大家嗣子好唷,各种武学功法、无上武器,多少有些羡慕嫉妒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