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人间美味

皇甫家无上武学功法何等高贵,即便家府的佼佼者都难驾驭,更何况皇甫扬、典方等人掺合?

他们也是纳闷,要不是大校尉修炼了下,更是用玉简记住了其中武学,这士子凭啥能如此轻易上手?

仅是三重武士?

不,更重要是嗣子原因吧,比较传统武学功法传男不传女。

皇甫扬想到这儿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暗自伤神,不过他并没太多嫉妒心理,只是唏嘘,这高等武学功法给予了士子,自当是毫无出息!

“那行吧,一年时间我就去游历一番,典方呀护卫的就不要随我而去了,太玄门人才济济,高手如林,单凭身手,兴许能练出个模样来!”

士子也不是危言耸听,他小心翼翼将那玉简收纳,自己心中有数,他身怀异宝,自然有武修能耐。

这太玄门有‘七台八峰’,七台皇级高手,八峰宗师巅峰佼佼者,掌教长老更是深不可测,他们颇为注重内部图结,一个纵横帝都的皇甫府士子去游上游,那是好事,他丝毫没得忧虑。

“哦?那还是算了,我朝中数位天骄在其中武修,他们占据一方,你届时可在里面好生修行。”皇甫亨眉头一皱,若有所思道,“给你一年时间是多在‘玉中门’内修行,太玄门掌握时间法则,武炼大道,你去那里武修一年胜数载光阴,为父也安心。”

士子盯着校尉认真的脸色,他也渐渐平复思绪。

太玄门作为一大宗,他不愿去修行还因怕识破他“夺舍”秘法,即便这功法非凡,可在高人眼中,自然能看透。

“算了,不考虑那么多,在这大凉国内,我寻思还没啥人能看破这绝技,我多提防点便是了。”士子没有多余的话,盘膝坐于长椅上。

几人肃穆庄重他也不吱声,听着几分长篇大论,他时不时也运气缓解着身上的刺痛感。

交谈内容无非魔修联合南韩王潜伏帝都事宜,这朝内上下人心惶惶,皇甫家府如何做出明智决策。

尽管听着沉重,可皇甫邪却没啥插嘴余地,论领兵抗敌,他经验欠缺些火候,如今战力尚差,怎敢狂言?

这武修魔修纷争已不是稀奇事,亘古至今,两方水火不容,势不两立,极锦大陆由双方构建,鲜有人在其中保持中立,只要能提高武学造诣,大多都依仗两方的大道。

士子对魔修的憎恶源于邪恶走火妖魔的屠族,他心中埋下深仇大恨,若有天冲上云霄,他定然寻仇人报恨。

“散了吧,各方待命,随时防守。”大校尉安顿清楚后长吁浊气,“邪儿,你伤势不清,过些时日调养好身骨就出发吧!”

“好咧!”

按着疼痛的伤口应诺后便缓缓退出门外,在与皇甫扬对视时,他眸子里的光芒愈加旺盛。

“你啊,好自为之!”皇甫扬轻伤而已,他大步走出去,不屑多语。

“谢谢啊!”士子今儿并未发挥全力,可他并不愤怒,这武道的路还长着呢,何来着急之说?

这出关一日,士子自然是想念绿蚁小妮子了,拖着劳累身子骨回到府上躺在软绵麦穗布床上,吩咐喊绿蚁服侍。

绿蚁闻风便来,手里篮子提着大补骨汤,一身青绸连衣裙,风姿绰约,轻盈的步伐摇曳妩媚,清秀精致的小脸蛋笑颜美丽。

“士子会武修了,这一下就是一个月,都无法让绿蚁陪您嬉闹,我也是跟着军团练了练手脚,生怕跟不上你。”绿蚁眼中有些许小幽怨,缓缓拿出香气弥漫的大骨汤,轻声细语满是不满。

“额!你看你,我是为了武修造化,这一点小时间,没关系的。”皇甫邪尴尬起身,葱白的手指划过绿蚁的脸颊,满眼宠溺。

绿蚁娇羞别过头,“士子你还是喝骨汤吧,你身上这么多伤,不好好修养的话,怎么去太玄门武修一年呢?”

“哎呀,你瞧你,这明显是生气啦,我这几一定好好陪你的,不过这武修我还是要去的,家命难违。”士子傻笑了下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绿蚁亭亭玉立的身子。

“听说太玄门内不乏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美女,士子殿下这一去怕是会忘却本分的绿蚁。”绿蚁眼底尽是失望,这士子什么作风她还是了解的。

“不不不,我怎么会忘记绿蚁呢?太玄门有再多仙女奇女,跟本士子毫无瓜葛,在宗派内多是明争暗斗,我可会提防很多的,你就莫要担忧。”说着说着,士子连那大骨汤也是懒的喝了,缠着绷带的手不由自主地游走在绿意葱茏、万花隽秀的青纱衣裙上。

“不知道你这一去,武学造诣如何哦,我天赋不高目前也仅二重武士,更没那么多精力去武修,我只喜欢读书赏花赏月,做风味小吃。”脸色绯红的绿蚁左右闪躲,她幽幽叹息。

她孤身陪士子长大,与皇甫婉有说有笑,更是服侍士子数年,早已习惯依赖,如今听闻公子远去,多少悲欢离合在心中?

“哈哈!等我归来,带你领略各地奇景妙书,人间美味。”士子自然晓得绿蚁的好,他心头喜悦,于是乎不安分的魔爪伸向如玉般精致的面容。

这一伸手便是让人遐想联翩的一哆嗦,绿蚁早已习惯了士子不安分的调侃,不过她在这王府上下,唯独欣赏士子,她立誓陪伴左右。

可路长,谁人知人早已换了模样?

一夜无话。

士子赶早儿身子骨也不疼痛了,他时不时掏出半仙留的灵丹妙药,这伤势全靠药效支撑。

据说这丹药的炼化道教派颇为熟练,半仙便是道中人,只是在武修中,除了医治手法,高阶修士就可以自行炼化灵丹妙药。

这过分依赖药物也是不可取,容易使得人的筋骨灵气有依赖感,士子也是啃罢药后自行炼气。

眼下出发宗门武修在即,他必须得调理身体,免得带伤出游倒瘫野外。

九星云也是在士子炼气时会吱声,“这太玄门最不济也有十尊武皇,你去了必须谨慎武修,免得发现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