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一剑封喉

短暂在皇甫府的炼气修行之后,士子也是打算准备独子出行,只不过皇甫亨生怕有凶险,准备派人护送。

“根本没用,被人跟惯了头痛。”皇甫邪觉得纳闷,这不是旁人修行,而是他自己呀,整那么多花里胡哨干嘛?

索性留下书信悄然离去,无人知晓他的踪迹。

倒不是他机敏,而是大校尉也感应到他气息的消失了,他是并未理会,只身坐空堂发呆,眼神复杂光。

“希望他一切顺利!”

伴随着一声叹气后便是期许,他大校尉仅一子,如今能修行是好事,不过大世纷乱,他身处战争之中,必然对子女毫无照料。

家府上下看似平静武炼,实际都在为府邸和管辖区域的安危做着准备,倘若战争而开,大校尉要保卫疆土呀!

士子在此也没啥兴头,玩伴、侍女、家属,这些空是梦想,他现在只想好好修行。

夜黑风高,走于山坡下看着那叠峦的山峰龙骨山,士子也是唏嘘会报大世之仇,望那座府邸,他心中暗下决心,这一世定要保护好家人。

可惜没有跟绿蚁来个痛快的道别,他也是痴迷言语嬉戏的快乐,可终究不是归宿,还有很多事等着做呢!

奔走山下,行头简便,袖里乾坤、乾坤袋装填甚满,一身黑袍,带着螺纹斗笠,一把红鞘烈阳剑,潇洒自如的走去。

这大凉国版图不小,四面八方绿野覆盖,城池如雨,宗派居多,山广地阔,可放眼整个极锦大陆,那是渺小如池塘。

皇朝地处中鼎古域边境,在除此更有东南西北五大地域构建,不过中鼎古域地域广阔,不只是十万八千里,甚至数十倍之大,包罗万象,各种宗门教派矗立,武修高手层出不穷。

曾几何时,前世他近百年流转各地,终究走不完这大千世界,赏了千百风景、喝了天下美酒,可这江湖究竟是啥,他并无高深觉悟。

一直在屠魔的路上,不停的以剑尊行走大世,可天外有天,皇级之上无上大能不计其数,他并未接触太多,如今从头来过,那必然要好好看看,大世英豪究竟有多少!

奔走山下的士子并不快,潇洒自如的朝着太玄门方向而去,他凭借“皇甫邪”记忆行走,只是脑海只有奔腾的烈马沿途风景,毫无地图线路。

“还好收纳了张地图羊皮卷,不然脑海路线都是花天酒地的门楼。”苦涩的干笑了会,士子取出羊皮卷,刻画的线路十分清晰。

“五千八百里路。”他估量了下路程并发现十分遥远,于是祭出荒狮,驾驭它飞空而走,更可在狮身上冥想修行。

要说荒狮,它接受了苍兽契约,如今在士子这里也显得极为安静温和,在玉中门闭关修行时,士子也是驯服了它,此时便起了大作用。

“嗖嗖!”

夜空漆黑,风声呼啸,白绒的翅膀在千米高空疾驰飞行,雾蒙蒙的天气月光也隐匿起来,荒狮按照大概方向路线飞驰。

士子高空望下,广袤无垠的地域被黑夜覆盖,夜晚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东西。

他习惯独自游走,此时有荒狮也有静静沉寂在剑灵中的九星云,他倒也不觉得无趣。

不过夜里并没啥唠的,这赶路起码数日,毕竟荒狮年幼,飞行能力差些火候,更亟需食料。

飞行不过一个半时辰,天微微亮,士子也从安静的打坐中醒来。

“吼吼!”荒狮象是感应到了什么,鼓着脑袋发出呼呼声音缓缓降低飞行,猛然落下方丛林之中。

“饿了呀!好,这丛林里捕杀几头猎物好了。”轻抚荒狮脑袋的士子微微一笑,他准备亲自捕猎。

荒狮嘟囔像要自己找猎物,士子再三示意他来,这自打与人武斗后还未与猎兽搏斗过,搬血段的他血气方刚,正是试炼身手的机会。

红色阳光从东方地平线头缓缓冒出头,天色渐亮,这大凉南部的森林晨雾弥漫,露水从枝叶嘀嗒而下。

“你还是进乾坤袋吧,你这气息太强烈,周边猎物感应到都跑了,歇息会,让我好好捕猎。”士子安抚着荒狮,即便它极不情愿,可依旧进袋歇着。

士子到搬血段,凝气运气手到擒来,丹田气海也可匿气,结了几个屏气的结印,他体内奔腾的灵气渐平静,此时跟毫无灵气状态一般。

“嗷嗷!”

好家伙,他这刚隐匿了气息,走了没几步,这周边便传来嗷嗷乱叫的野兽声音,这是闻到人味了吗?

“嘿嘿!我还没准备找,便出来了?”

士子站立不动,透过斗笠前的遮面纱布看见远处四五双红亮的眼睛,黑色的身影逐渐显出原形。

“野火熊?”

出来五个身影,两米高身形,通体桔红色毛发,矗立丛林间,每只熊长着对獠牙,嘴角流着哈喇子,狰狞的神情,血红的眼睛,见眼前一个毫无灵气的人,仿佛饿坏了。

“啊?五头野火熊要扒拉我一个人,这身肉和骨头可够你们吃嘛?”士子惊诧后便咧嘴笑说。

五头野火熊也是野兽来的,比不上苍兽那么强大,可面对毫无束缚之力的人类,它们啃杀也绰绰有余。

毫无灵性,五只熊前赴后继,疯狂朝着士子就是猛烈冲撞。

士子丝毫不慌,稳当的在五头野火熊中间来回窜,他的身法矫健,身影如魅,游走间抡起拳头便朝熊脖颈挥去。

“咔咔咔!”

接连几拳精准抡到位,丛林间只传出几声脆裂的声音,一个呼吸的功夫,只见三头野火兽熊头一歪,猛然倒地不起,这野蛮的力量相当狠辣呀!

“吼!”

疯狂的野火熊疯狂的扑来扑去,大树碎裂,地面塌陷,一会功夫这地儿狼藉一片,士子笑而不语,隔跳开数米远,降低身子,左手握腰间剑鞘,右手握剑柄。

“滋滋……”

刹那功夫,火光剑划出一个月牙光波,一剑封喉,两颗沉重的熊头脑袋叮当落地,颈部血飞溅一片。

“这剑还是挺锋利,我不过暗运灵气,快剑一横,野火熊暴毙,若这是婉妹的苍兽棕熊,这一剑估计毛发无损。”

野兽和苍兽区别甚大,苍兽的野性带着与生俱来的残暴灵力,强大的有毁天灭地气势,纵横大陆,可平平无奇的野生妖兽,那还真上不了台面。

士子稍有些许欣慰,这几个月居府修行没白费,少许力气,五只野兽轻松屠戮。

“有灵气?什么人?”

正值捡起猎物玩乾坤袋扔时,士子半蹲的身子一下僵硬,背后有股冰冷的气息,带着些许杀气,他眼神一骤,爆退数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