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强盗团伙

一股灵气疯狂的席卷而来,士子也是诧异,倒退数米之后转身看向来者。来人虎背熊腰,银色战甲覆盖身上显得格外扎眼,黑色头发丝丝而立方正脸怒气冲冠,浑身上下充满强大的灵气,战斗气势爆膨。“你是什么人,居然敢猎杀我圈养的妖兽,是不是找死?”男子说话声音洪亮,怒气冲霄。

“在下皇甫邪,路径此处,不成想野外丛林还有人圈养妖兽?”士子铁青的脸色渐渐平静,他有些诧异,让他不知所以。

“皇甫府的人?”发火的男子浓眉紧蹙,“我这几头熊可是降服数年,一直伴随我在丛林寻食,你这倒好,将这些宠兽杀死,说吧,你该怎么赔?”

“草率了,这熊还是你豢养的,这样吧,留下三十两银子,可否?”士子不拘小节,二话不说,从袖里乾坤取出银两,杀了人家的妖兽赔上些银子理所应当。

男子咧嘴一笑道:“你要是这样说,那也算可以,不过,你皇甫府乃是大凉大世家,三十两未免也太少了点。”

“三十两银子还少?”士子心中纳闷,气不打一处,荒郊野岭冒出几头妖兽,突然冒出个拦路人,岂不有点想是打劫的人。

他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蹲下身子继续抡着胳膊把几头熊收拾起,这银子都丢出去了,东西先捡走再说,不过大汉男子极其不愿,大喝两声,随即从袖子里祭出两柄大刀,白灼的光波缭绕,只字未提就砍来。

士子早有准备,烈阳剑挑起就是横挡,咔咔响的风声阵作,一言不合提刀来见,眨眼功夫便打的不可开交。

壮汉男子也不是吃素的,实力居然有五重武士境,彪悍的力道加上厚重的阔刀,刀刀如千斤大鼎压下,刀剑交错,咔咔作响,狂暴的气流搅动山林。

“你这小子,三十两银子就想打发本大爷,你小子是找死!”粗狂的语气十分的生硬,夹杂着怒火,瞪如铜铃般的眼睛透出一股杀机。

士子一看对方就不是什么老好人,他都开始怀疑这些个妖兽不是对方豢养的,反而来者更像是个拦路土匪。他并未多语,手中的长剑不断的舞弄。

“叮叮!”

铿锵的刀剑交错,生猛的攻击震的士子握剑的手生疼,他微眯的眼睛观察对方动作,大汉即便招式凶悍可技巧动作不娴熟,他也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抵抗。

左右闪躲之间他没有啰嗦,一招“绿水拂剑录”异常凶残,接着几招挑剑攻击,劈头盖脸一顿戳,五重武士的糙皮便是被砍的剑痕无数。

大汉惊慌,他不成想自己五重武士被剑招戏耍之后被攻击到了,旋即怒吼一声,周身白浊的灵气覆盖全身,猛然之间,快刀由身子旋转,犹如一个陀螺仪一样转动,不一会儿,风暴将至。

“这厮比起皇甫扬还是差许多火候。”士子邪魅的一笑,拦路人借此以武功来压制,那他可不屑一顾,快剑如蛇柔软且极具攻击性的与风暴撞击。

“砍!”剑入剑鞘,潇洒的闭眼拔剑,他没有啰嗦,直击大汉的要害。

“滋滋!”血流不止的大汉有点懵,他灵气充盈,力大如牛,三招两式居然无法镇压对手,反而吃瘪。

“你这人不讲武德,你拿了钱财就走路算了,还要以武逼人,有点强盗作风。”出师不利,本想着歇息却不曾被人拦截,他气不打一处来。

“哼!算你有两下子,我们是巨灵团的人,以射杀妖兽,打劫修士为主,方才若不是听到妖兽嘶喊,我不会来此,你个皇甫府的人,相比有些银两,奉劝你多拿出点来,不然我会让你暴毙野外。”大汉拭去胳膊上的鲜血,老气横秋。

“砰!”话音一落,大汉被轰击数米开外。

“滚!巨灵团的不过是个强盗团体,你还打着豢养的名义来吓唬我,不知好歹。”士子年轻气盛,根本不在乎你谁谁谁,强盗团伙以肮脏手法抢夺钱财,行走江湖,只不过在他眼里,屁也不是。

大汉踉跄倒退,怒火冲天,不过还未来得及放招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士子宛如鬼魅,快速跟上来就是两个大飞踹。

“嗯?又来人了,这股气息跟眼前巨灵团人差不多,似乎又是此团伙的人,这下可糟糕了。”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士子转头一瞥,两股灵气从丛林冒出,他原本激烈的进攻就此打停。

酣畅的攻击让他热血沸腾,可强盗并非一人,他立刻脸色大变,若非斗笠遮掩,他举足无措、惊慌神态可尽显丑态。

“哈哈。小子,你这是命不好,本想独自侵吞你全身宝物,然后丢尸荒野的,不成想你倒有两下子,为了省事,我们几人一同将你降服。”晃晃悠悠爬起来的大汉以刀撑着身体,此时他不怒反笑,夹杂着嘲讽和玩味的意思。

果不其然,两个身影在他言语之间就站到了大汉后面,一男子身强力壮,脸上还有些许刀疤,另一男子头戴帆帽,手握砍刀,苍白的脸庞极为消瘦,可他们各个眼睛透着股杀机。

“骆汉你个五重武士居然被打的满地找牙,看来今儿遇见的肥鱼有点东西。”白脸男子阴鸷的神态,抚摸了下反光的大刀笑声迭起。

刀疤大汉哂笑道:“小子,今儿你遇见我们算你倒霉,方才你击倒骆汉属实有两把刷子,可你也莫要小看我们巨灵团,待会儿就将你杀了哦!”

士子不为所动,压制着心中的慌乱,他摆好仗阵欲要螳臂当车,可正当他要抵挡之间,他灵魂一颤,沉睡在古剑中的九星云出声。

“赶紧跑路吧,你能打的过三个五重武士?”九星云幼稚的质疑让人难受,“你现在才刚适应这副身子骨,若要与一人交锋尚可理解,你要与三人抵抗,岂不是自讨苦吃?”

“这三人是强盗来的,这会跑也跑不掉。”士子无奈,不过战斗意志强烈。

“算了,祭出荒狮与之抗衡才是,少冒险。”话不多,点子很到位。

九星云一席话让士子惊醒,他干嘛这么强上头呢,于是乎眼睛一转,悄声的祭出了“荒狮”。

“什么?居然有一头上古神兽!”那名为骆汉的壮硕男子神色诧异,更是有些许惊恐之态。

“荒狮呀!这不更合我们意嚰,这么一头神兽,倘若被我们降服,莫说在巨灵团里有啥地位,放眼这整个大凉国,我们也是枭雄!”刀疤男咧嘴一笑,伸出舌头舔舐着干巴的嘴唇,恨不得立刻降服苍兽。

“别激动,据说这种苍兽生来实力惊人,我们可不要轻举妄动!”苍白脸颊的消瘦男冷静道。

“管他呢!”刀疤男十分不爽,他怕个屁,三个五重武士怕这玩意还叫什么武士?话音一落,两柄沉重的阔刀灵气覆盖,脚底一抹土犹如饿狼般攻击而上。

士子早已平静心态,收了剑,双手环抱,喊了声,“上!”

苍兽荒狮如嘶吼一声,音震九霄,旋即突击而上,弹射之间,锋利的虎爪仿佛能撕裂大地,砰一下,猛爪拍击而下,硬生生将持刀而来的刀疤男拍进草坑内,鲜血四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