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5章 苍兽压迫

面对荒狮的强势拍打,刀疤男当场是血液四溅,相当惨烈。

在斗笠遮盖下的士子反倒神色兴奋了起来,他本身四重武士,能对打一个五重武士已经是相当的强横,可若要抵挡三人,岂不是螳臂当车,自讨苦吃?

还好这荒狮宗乃是师境苍兽,拥有着无上限气场,与生俱来的压迫力让士子也心里安分了许多。

刀疤男狰狞的面容极其痛苦,他没有想到自个身陷这般惨烈的打击,眼前的苍兽不过牛一般大,幼兽阶段,气息固然厉害,可战斗实力尚未开发,他怎么也是没有想到自己草率了。

“住手!”

巨灵团俩人一看伙伴受创,除了一丝惊恐外就是想要了立刻解救朋友与危难之中,于是乎,他们快速的出手,身形暴射,猛然出现在荒狮身边,捞人跑路。

荒狮低吼一声,火气喷涌而出,紧接着他就挥动是爪,左右一击,蕴含的力道凶悍无比,猛然之间,俩人也是不攻自败。

“噗噗!“但听俩人倒飞数米将树林折断,口吐鲜血,三个强盗便是这样迅速的被打蔫了,属实让士子十分开心,不过他也没有多纠缠,见几人倒下,连忙跃上荒狮的狮背上。

“三个强盗就不要造次了,我皇甫邪可不会让你们一小小巨灵团的人给吓着,赶紧滚!“战势瞬间改变,士子多了些许傲慢,这都什么牛鬼蛇神,臭鱼烂虾,打劫打到皇甫大少爷头上?

三个人遭受重创浑身是血,伤痛不止,这等强势的攻击无非是让人吃不消,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三人自个没搞清楚状况,这才吃瘪,如今只得忍气吞声,伤痛不已。

“汉兄,这小子在皇甫家叫什么名字?“捂着胸膛的消瘦白脸男颤巍巍的问着远处地坑里的大汉。

大汉面朝天空,盯着悬空飞起的荒狮,喘着大气,颤声道:“名叫皇甫邪!”

刀疤男顿时呆滞了,然后惊诧道:“这皇甫府的士子?听闻他不会修行,这气息居然有四重武士巅峰,而且有头上古神兽呀!”

“赶紧跑路吧,这不敢得罪呀!”白脸男子霎时傻了眼,强忍着剧痛缓慢将自己疲惫的身体给拖起来,连忙走向两人,气喘吁吁就拉起人跑路。

偌大的狮翅膀在天空中震荡,缓慢的动作升起,扑哧的声音让三个强盗听的瘆得慌,他们也是有眼无珠,妄想掠夺一波大肉,带着伤痛灰溜溜的即刻逃亡。

“切,三人也是煞费苦心,算了,我们也撤退吧,还是抓紧赶路,免得遇到些亡命之徒,我如今这点儿实力还不足以泛起波浪。“士子抚摸着荒狮的顺滑毛皮,摇摇头有点无奈,当下不是与人争霸时候,再次拍了拍狮头,直冲云霄,快速飞走。

“你还可以的,遇上一个武士战士,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搞定,可几个人蜂拥而上,你就抵挡不住了,还好那三人没有苍兽,不然也是一场苦战。”古剑中的九幽云此时笑说着。

士子盘膝坐在狮背上,他心神移动,低头自语道:“你还别说,真是这么一回事,如今我还不能嚣张跋扈,先赶往太玄门好好修行一番为好。”

九幽云叹息道:“不知又得过几十载你方能回到皇级哦!”

士子也未多语,人生苦短,要修炼成皇者,道路艰险!

高空数万米,云雾缭绕,不时飞禽掠过,广阔的天穹使得人在世界中极其渺小。

天穹之境无奇不有,幻化的气泡,绚丽的彩虹,白昼的流星,光怪绚丽的玄奇灵气充溢,士子在这一路领略大好河山,色彩斑斓的沿途风景。

这一飞便是数日。

途中更是感应到不少喧嚣城池,更是发觉有不少武斗的修士,还好他不想掺合事儿,拍击这荒狮连忙赶路,想要休息了便在山沟子里或者洞穴内潜藏,遇上洞穴的妖兽稍微出点儿气力便将其镇压剥了皮做烤肉。

这一路朝着大凉国朝中太玄门而去,赶路数日,行程漫长,士子和荒狮做伴,按照地图上的路途游走十分顺畅,抵达朝附近数里外,士子也是收了荒狮。

按着小路步行走向朝中,密密麻麻的城楼,瑰丽堂皇,闹市显的十分的安逸祥和,这也是归功于一些个门派帮扶,帝国御林军的严格把守。

皇朝之中大户大族数不胜数,可比起太玄门这样的巨擎那显得微不足道,无数子弟也是向往这宗门福地,士子曾是闲云野鹤,他倒是不想在这宗门里翻起什么波浪,如今身世已变,肩负了重担,索性就只好将计就计。

宗门内不少修行晋升的渠道,这也对他的成长无可厚非,此前来时他也早已想好,遇事不慌,见机行事,当真也不怕什么官僚修行大佬。

他身披黑衣,头戴斗笠,遮遮掩掩,这并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反而是生怕遇见些个熟悉的店家,这帝都他曾来过不少次,不是来饮酒作乐就是嬉闹人生,那是怕遇见个老熟人又推搪不得!

大凉都城宽广无比,绿树葱因,河流密布,而高耸山峰叠嶂之地便是宗门爱驻扎的门府,太玄门便是在东北侧的峰峦之上。

士子不慌不忙,穿过嘈杂的小路,花了半个时辰徒步走到了太玄门所在地儿,此处四根高耸石柱矗立,周遭金玉白的理石环绕,仿佛看不到尽头这围城绕了几座叠嶂山而建,恢宏壮阔,门柱上方牌匾“太玄门”三个大字十分醒目,下方若隐若现白金色的光波,似乎是个屏障阻隔着外来的人。

“叮”

屏障发出叮的一声响,突然就出现两个身影,一男一女都是白袍加身,两个年轻人,常人之态的显得十分的冷静。

“你是什么人有何贵干?”男子轻声细语。

“喏!”士子随手丢出一块玉牌,上面写着“皇甫”二字。

女子锋眉微挑,她笑说:“原来是皇甫府的呀,长老也安排过了,但凡这几日有世家弟子都邀请入宗,来吧,跟随我们走!”

士子恍然应了声就跟着上前,那个奇怪的光波仿佛水波一样,波澜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