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黄强背离

听完汇报的韩子熙眼眶红红的,这个故事编的太好了。

而且不知道是林一航的运气还是黄若曦偷看过韩子熙的手机,这个故事既然和宁宇说的完美契合。

林一航交给黄若曦的故事内容是这样的。

两年前,宁宇来到海城打工一次偶然认识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于是宁宇开始暗恋对方,半年后女孩结婚,宁宇继续暗恋。

又半年后女孩离婚,宁宇知道机会来了,想接触女孩,可没想到被另一个男人捷足先登。

宁宇只能继续默默在女孩背后关注着她,暗恋着她。

三个月后女孩和那个男人结婚,宁宇站在远处默默的祝她幸福。

原以为再没机会的宁宇一直很老实的工作。

没想到老天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两个月前女孩再次离婚。

这时宁宇终于鼓起勇气跟女孩告白,可能女孩对他没什么印象,又加上宁宇形象不怎么好,女孩以为他是神经病直接跑开后没再搭理宁宇。

对此宁宇并没有放弃,而是一直关注着女孩。

一个月前,宁宇得知女孩被前夫所坑,欠下巨额贷款共计六百多万。

从那一刻起,宁宇开始发奋图强,用心创作歌曲。

“子熙姐,之后的事您就都知道了,宁宇参加圆梦工厂卖歌,被黑子抢注后,来到京都力捧黄强,这次的演唱会应该也是为了给那个女孩还债。”

黄若曦说的口若悬河,一看就知道在法务部没少背林一航编出的这个故事。

而且这个故事,时间两年,宁宇认识对方,对方不认识宁宇都和聊天里面的内容符合。

让韩子熙不得不信。

至于宁宇在聊天时,一直说的找明星老婆,被韩子熙自动过滤,认为宁宇在自我安慰。

“呵!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幸运的女孩?放着一个心爱她的男人不要,连续两次嫁错人,老天既然还给她安排这么好的男人?”

“真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她幸运!”

“若曦,我好想诅咒那个女孩,怎么办?”

韩子熙的语气很悲凉,不知道是心疼宁宇还是妒忌那个女孩。

不过听到韩子熙要诅咒自己,这可把黄若曦吓一跳,这个故事是编的,但是女主韩子熙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被魔改了而已。

“子熙姐,没必要!千万别诅咒,万一诅咒成真可不是闹着玩的呢。”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难道这个女孩你认识?好吧!看在我家小若曦的份上,本姑娘就放过她。”

说着韩子熙强装嬉笑走出休息室,就连黄若曦都看出来韩子熙是装的。

“子熙姐是真的吃醋了?这是网恋吗?”

已经躺好准备数羊入眠的宁宇突然听到手机震动。

爱睡觉的猫:你给韩子熙的歌什么时候能交?我是她粉丝,很期待她的新歌。

韩子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想跟宁宇说说话,又不知道怎么拉开话题。

未解之谜:快了,这么晚了还不睡?工作遇到问题了?

宁宇倒是没想太多,看到韩子熙用网友身份催歌,以为韩子熙又遇到什么难处。

爱睡觉的猫:没有!就是心烦睡不着,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黄强的演唱会估计够呛。

未解之谜:没办法,被逼到这份上,硬着头皮也得冲,这次演唱会关系到很多人,我不能后退。

爱睡觉的猫:你这么爱她?可她根本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为她做的一切,值得吗?

韩子熙一副伤感的表情打出这段话发送。

而宁宇看到这段话却是嘴角上扬,一脸贱笑。

爱不爱的我以前也没想过。

我就知道你好看,我很想跟你一起吃饭看电影做一些情侣做的事。

既然你说爱,那我也不拒绝,气氛烘托到这那就爱吧!

未解之谜:嗯!我对她一见钟情,她是那么美那么可爱,我只希望她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所有烦恼由我处理。

未解之谜:男人嘛!既然爱了肯定不能只爱一点点,也不能把爱分给其他女人,要爱就要全部的爱,全心的去爱。

未解之谜:即使最后没有结果,我也不后悔,至少我曾经努力过。

未解之谜:有木有很感动?是不是觉得我老好了?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我爱你’。

爱睡觉的猫:哼!真贱!去死吧你!

韩子熙放下手机生气的跺了下脚。

真贱,贱男!为什么这个贱不是对我?我差哪了?我可是连恋爱都没谈过,她都结两次婚了!

未解之谜:怎么了?干嘛这么粗暴!最后那句话跟你开玩笑的,别生气!

未解之谜:喵!小猫咪?

一夜无话,第二天直到中午宁宇才起床。

黄富贵早早就起床,今天他没看电视,而是一脸气愤貌似在跟谁生气。

看到宁宇醒来,又是一脸忐忑不安。

“怎么了?富贵?黄强是不是已经拿着歌走了?怎么不叫醒我?”

“老板...黄强他罢演了。”

刚从床上坐起准备穿衣的宁宇动作一顿。

“你说什么?不可能,怎么可能?”

宁宇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黄富贵和黄强两兄弟在和自己开玩笑。

黄强罢演?怎么可能呢?

我跟他的关系,我一直把他当亲弟弟看,什么好事都先想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捅我一刀?

“老板!是真的!这是五万块钱,刘倩送来的,说让老板帮忙把之前的两万贷款还上。”

宁宇还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犹如行尸走肉接过黄富贵递过来的钱。

半晌后,宁宇拿起手机给黄强拨打过去。

“哥!”

“强子,怎么个意思?你要罢演?玩笑不是这么开的,赶紧的过来拿歌去练,时间很紧!”

宁宇听到黄强的声音正常,也还喊自己哥,说明自己并没有得罪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对不起!哥!在您和资本面前,在道义和星光面前,我选择资本和星光,我不想再过苦日子,我想出人头地,哥!我也劝您一句,收手吧!您斗不过他们的。”

“虽然我不知道您因为什么得罪他们,但据我了解,他们的实力很强很强,国内三大娱乐巨头都得听他们的,您怎么斗?就算加上我,我们怎么斗?以后跟着您去睡桥洞?”

“对不起!哥!我还有刘倩!我要对她负责,如果没有刘倩,我愿意跟哥拼一把!但没有如果,她受了太多苦,我想给她幸福生活。”

听着黄强一大堆理由,宁宇知道这事是真的,黄强已背离自己。

曾经那个跟在自己后面一口一个哥亲切叫着的小迷弟在资本面前抛弃友情。

“没事!我能理解你!换做是我,可能我也会跟你做一样的选择,一路走好!祝你星途璀璨。”

“哥...”

“别这么叫我,很恶心!我受不起!大明星怎么会有个睡桥洞的哥?”

放下电话的宁宇,继续穿衣,没有再说一句话。

来到这个世界,黄强是他除秃老道以外,最亲最亲的人。

可就是这个人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背离自己,心很痛。

洗漱完毕的宁宇突然盯着黄富贵,眼神清冷不含任何情感。

“老板!您别不要我!我跟黄强不一样,我已经跟他断绝关系,我们黄家村就没有这种见利忘义狼心狗肺的小人!”

“老板,我虽然没文化,也很傻,但您对我们哥俩的好,我都看在眼里,虽然我啥都不会,但我奶奶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有良心,我永远不会背叛老板。”

“你走吧!跟着我没前途!”

“老板...”

黄富贵眼眶红红的,眼看着就要跪下。

只因宁宇真的对自己很好,完全不像一个老板。

反而像一个亲人,天冷了,宁宇就算再拮据也会给自己买新衣服。

自己饭量大,宁宇每次都会多点两份盒饭。

宁宇从来不嫌弃自己土,没文化,反而很耐心的教自己。

有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村里人都很羡慕自己有个好老板。

父母和奶奶都说让自己好好跟着老板。

“滚!你跟黄强的关系,我还敢用你?滚!有多远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