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互相伤害啊

“老板!您保重!”

说完黄富贵仔细看了看这个旅馆房间准备离开,仿佛在怀念曾经。

“等等!拿着!你这个月的工资,要是混不下去就回家吧!”

宁宇拿着一叠红钞票,应该有七八千。

看着那么多钱黄富贵很感动,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要,现在宁宇已经很难了。

所以黄富贵没有说话,只是不舍的看了眼宁宇转身离开。

网上黄强通博下评论无数。

消息是:因个人原因,原定于周日的演唱会终止。

求真相!什么原因?

还能什么原因,和李天王撞车有自知之明呗!

你不是飘吗?继续飘啊?怎么不飘了?

黄强大大,怎么怂了?不要怂就是干!退伍军人俱乐部数百万会员支持你。

韩子熙也看到这个消息,用小号发了评论,而韩子熙的这个评论被吃瓜群众无数点赞,硬生生给顶到首页。

请问黄强你私自罢演,致力捧你的幕后制作人于何地?没有他能有你今天?在他需要钱救急的时候,你罢演?你良心呢?

哇!楼上的你好像知道不少内幕?求告知,求真相!

这背后好像有个大瓜哦!

听了楼上的我突然发现,黄强就是个屁,没有他哥,哦也就是音乐制作人他黄强是谁?难道黄强真的抛弃他哥私自罢演?

黄强出来解释!

黄强出来解释!

来,兄弟姐妹们我们把楼上的那条评论顶上去,让黄强出来解释下。

就这样韩子熙用小号发布的评论被顶上首页,并被新闻媒体转发报道。

一时间既然冲上热搜榜第十,黄强罢演背后的真相是?

另一边,韩子熙愤愤难平的发完评论就打开通聊给宁宇发去消息。

爱睡觉的猫:你还好吗?

未解之谜:呵呵!还好,就是认清了娱乐圈,没一个好东西!先抢我歌,再捅我一刀。

爱睡觉的猫:别这样想,娱乐圈还是有好人的,可能你运气不好。

未解之谜:好人?确实,我遇到过一个,她帮了我不少。

爱睡觉的猫:是吧!嘻嘻...所以想开点,不要为一个没良心的人影响心情。

爱睡觉的猫:嗯?你遇到一个?她?不是他?一个女的,谁啊?你这样对得起你暗恋两年的女孩吗?

未解之谜:暗恋两年?好吧!既然是你说的,那我就承认了。

爱睡觉的猫:快说,是谁?

未解之谜:不就是你吗?话说回来,认识黄强都是你造的孽,忽悠我来超美声线卖歌。

爱睡觉的猫:啊?我?我不是娱乐圈的呢!我不是呢!

捧着手机的韩子熙终于又一次露出开心的笑容。

未解之谜:能不能帮我个忙?

爱睡觉的猫:说!本姑娘今天心情好!

未解之谜:借我点钱,你放心,一定会还你的。

爱睡觉的猫:要多少?

未解之谜:五百万!

爱睡觉的猫:你在想屁吃!单位为元倒是可以,单位为万?咱两啥关系?再说我也没有啊!

正在聊天的韩子熙嘴角一翘。

哼!想拿本姑娘的钱去追别的小狐狸?你在想屁吃呢!

而宁宇却是在想,不是吧!国民女神连五百万都没有?闹呢?

既然你不借,那歌就不能写。

实在是哥们不想坐牢!

宁宇准备给刘姐拨打电话,打算毁约。

还没等宁宇拨打刘姐的电话,手机响起显示未知号码。

“喂!宁先生,还有九天时间,您的违约金准备的怎么样?”

“我打算和韩子熙毁约,这样就不用付违约金了吧!”

“呵呵...宁先生,您恐怕想多了,从您和韩子熙签署合约那一刻起,我们的违约已经产生,所以无论您是否与韩子熙毁约,违约金五百万一分不能少。”

“什么?”

宁宇很震惊,声音很大。

不等宁宇继续询问,对方已经挂断。

景悦山庄内,林一航等人正在把酒言欢,已然开始庆功。

按韩清源的话来说,这么点小波折都扛不过去,配得上我女儿?

进监狱就是对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惩罚,要是扛过去才算通过第一关。

宁宇现在很慌,慌的一批。

更有对失去自由的恐惧,只剩九天,五百万!

此刻他很想和爱睡觉的猫说出实情,让韩子熙借自己五百万渡过难关。

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和韩子熙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借自己这么多钱?

刚刚韩子熙自己也说了,咱两啥关系?

最重要的宁宇发现韩子熙背后的人真的实力很强。

自己就是简简单单卖歌,就惹一身骚。

要是再去找韩子熙解决麻烦,那韩子熙的麻烦只会更大。

一个男人让一个女人挡在前面,宁宇还真做不到。

宁宇不是没想过让韩子熙顶替黄强,一个国民女神的演唱会,那颜值是吧!

不说别的,门票肯定不愁,不知道多少宅男单身狗会花八十块钱近距离看看女神。

可还是那个问题,那个背后的人肯定会有大动作,而且这个动作绝对不会这么温柔,很有可能伤害到韩子熙。

怎么办?

宁宇一时间真的毫无办法。

另一边,离开宁宇的黄富贵一个人走在陌生街头。

突然看到远处很多人,好奇心驱使之下走过去,一看不由大怒。

他看到刚刚签约完毕正在美滋滋接受记者采访的黄强。

“嗯!首先感谢天启娱乐的厚爱,给予我甲级合约,我一定不会辜负公司和粉丝对我的期待,未来我会带给大家更多更好的音乐作品。”

“黄强!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现在混得挺好?听说天启给了你一千万?马上拿五百万出来!”

光头黄富贵怒气冲冲突然来到黄强面前,伸出手索要五百万。

脑子冷光的记者瞬间将镜头对准光头,这里面肯定有大事。

现场一度陷入慌乱,无数记者长枪短炮的对着黄富贵,各种问题。

“宁先生,请问终止演唱会是否是您的主意?”

“宁先生,您刚刚向黄强索要五百万,您二人是否产生某种纠纷?”

“宁先生,请问终止演唱会是否黄强个人私自罢演?这一切您都不知情?”

“宁先生...”

面对众多记者,黄富贵头都没回,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黄强。

“哥!钱我给!咱回去慢慢说,行吗?我现在接受采访呢!”

黄强低声说着。

“给什么给?那是你的钱,凭什么给?”

“小倩!你不知道...”

“我不管!一分钱不能给,我有用!”

刘倩突然从背后走出,同样怒气冲冲直瞪黄富贵。

一千万!那可是一千万啊,在拿到钱的第一时间,刘倩就把资金转移到自己卡上。

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她已经想好了,给老家寄回去一百万,再给弟弟买辆车。

再到京都买套房,等黄强事业成熟稳定就结婚。

“呵!搁我这唱双簧呢?你到底给不给?你不给别怪我抽你啊!”

现场记者看得目瞪口呆,这一家子,闹啥呢?

那个女的是谁?这么凶?长得也不咋滴啊!

看到刘倩这幅模样,黄强知道要让刘倩交出五百万是不可能的,故而他也没再搭理黄富贵。

见此,黄富贵哪还能忍,二话不说拿出老家农村干架那套。

冲上去一个熊抱,两黄扭打在一起。

两分钟后二人才被保安拉开。

黄富贵还在骂:“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没有你这种弟弟!今天开始我们恩断义绝!”

黄强也被打出火气不甘示弱,不过碍于现场有记者以及自己公众人物的身份忍住没有爆粗口。

“没有我你能在京都立足?咱们谁忘恩负义?”

刘倩就不会这么顾忌了,看到黄强被打,心疼的很,直接破口大骂。

“臭傻子!你就是个傻子你知道吗?傻缺玩意!没有我家黄强,你还在家挖土呢,没良心的东西,呸!记者,拍他!拍他!他就是个傻子,全靠我家黄强他才有的今天,现在既然好意思跟我家黄强要钱,臭不要脸的。”

现场记者被弄得一头雾水,究竟谁忘恩负义?

究竟是黄强帮的宁宇还是宁宇帮的黄强?

怎么感觉这背后还有隐情?

有一个眼尖的记者,直接拿话筒对准刘倩。

“请问这位女士,您为什么这么说宁先生?毕竟没有宁先生的歌,黄强不可能火!我觉得宁先生索要五百万没啥毛病。”

“什么宁先生?他就是...”

“刘倩!”

眼见刘倩就要说出黄富贵身份黄强怒吼。

刘倩被黄强这一吼吓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而气头上的黄富贵直接开始怼刘倩。

“拜金女,我呸!当初黄强被淘汰时,你不是要嫁人吗?继续去嫁啊!待在这干什么?图黄强的钱吧!”

哇靠!

嘶!

现场记者眼神闪着金光,大爆料啊!

今天不虚此行,爆料挺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