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死里整,泼脏水

“哥!你过分了啊!”

黄强怒目而视,无数记者蜂拥上前,怼着黄富贵当然在他们眼里是宁宇就是一顿问。

而刘倩看到这场面,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反正没说话,颇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最后双方的争吵谁也没落着好。

黄强气头上明说不会给一分钱,而且曝出宁宇欠下六百多万。

黄富贵则曝出黄强忘恩负义以及和刘倩‘拜金女’的恋情。

第二日无数媒体纷纷报道黄强罢演真相。

新人歌手黄强出道即巅峰,巅峰后抛弃曾经的音乐制作人。

新人歌手黄强疑似抢婚别人新娘。

新人歌手黄强与金牌音乐制作人宁宇之间的爱恨纠葛。

宁宇大闹新人歌手黄强签约会,背后的真相是?

知名音乐制作人宁宇欠下高利贷?黄强演唱会为无偿演出?

当吃瓜群众看到这些报道时,有的骂黄强,有的骂宁宇。

总之两人完全就是互相伤害,完全撕破脸的节奏。

小熊饼干:黄强忘恩负义,实锤!刚有点名气就抛弃宁宇大大,没良心的东西!替宁宇大大痛心!

爱听歌的程:窝曹!黄强既然有女朋友?还是别人的未婚妻?刚签约就爆出这等丑闻,求经纪公司心理阴影。

奔跑的蜗牛:支持黄强,人望高处走,宁宇欠高利贷,正经人谁借高利贷?看问题别只看表面好吗?

等待的沉默:楼上的你媳妇跟黄强跑了,这种人你还支持?不怕黄强勾引你媳妇?

网上骂黄强的还是占大多数,公众人物抢走别人未婚妻,这实在有点太爆。

尤其是背弃一直支持他的音乐制作人宁宇,仅仅因为宁宇欠下高利贷,这就让吃瓜群众有点接受不了。

黄强的形象大跌,天启娱乐苦不堪言。

原以为赚到,依黄强的声势好好包装包装,分分钟能给公司赚钱。

没想到签约第一天就出问题。

天启公关部紧急开会商讨公关方案,平息外界怒火,挽回黄强形象。

迫于韩氏集团压力,天启花一千万签下黄强,这还一毛没赚呢?不能就这么毁了。

商人注重的是商业利益。

宁宇再厉害,对于商人来说也没有实际利益,宁宇只能吸引那些想成名的人。

对于经纪公司来说,宁宇本身不能给他们创造任何利益,唯一的价值只是造星。

再说了,宁宇很厉害吗?不就写了几首歌?他还能再写出好歌吗?

所以天启高层根本没有过多考虑,马上公关黄强负面新闻,至于会不会得罪宁宇不在他们考虑范围。

按高层的话来说:“经纪公司会害怕一个音乐制作人?笑话!”

在天启公关部还未商讨出方案时,公关部经理收到一份韩氏传真过来的方案。

韩氏夏国第一商业集团,全球第三集团。

天启根本不敢反驳,更加不会修改,直接按照韩氏的方案执行。

当天下午黄强召开记者发布会。

因为黄强和宁宇的事件一度被炒上热搜,所以出席本次记者发布会的媒体很多。

TM娱乐时报、企鹅音乐、搜虎娱乐等等知名媒体全数出席,更有不少小媒体以及私人工作室的自媒体。

后台,黄强拿出手机给宁宇拨打。

“哥!我希望我们不要再吵!我马上召开发布会,希望你不要做任何回应,也不要让黄富贵做任何回应,否则我不保证我不会说出你替身的事。”

“呵!威胁我?咱们的关系真得闹成这样?”

“哥!我最后这样叫你一次,如果你不让黄富贵来捣乱我的签约会,五百万我会给你,但我真没想到你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差点让我被公司雪藏,你不仁我不义!”

“什么?黄富贵捣乱?我没有...”

“好了!说再多也没用,记住!你最好别有任何回应,否则我真会曝光你的真实身份。”

“呵呵...你放心,我对娱乐圈的尔虞我诈一点兴趣没有!你随便说。”

放下手机的宁宇很伤心很心痛!

他是真没想到,黄强会变成这样。

威胁自己!用自己唯一的秘密威胁自己。

此刻他终于明白秃老道说的别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真实身份,不然事业线和爱情线都会受到影响。

果不其然!秃老道还是那么厉害。

知道我秘密的就黄强和黄富贵,一个已经威胁,另一个呢?

要不要杀人灭口?

嗯?我脑子里想些什么?屁大点事!曝就曝呗!大不了不找明星老婆。

不过黄富贵既然为了我和他表弟吵架,大闹签约会?我错怪他了?

还是把他叫回来吧!再观察观察,免得他到外面瞎搞,毕竟现在他还是代表我。

当黄富贵接到老板宁宇电话时,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二话没说朝着旅馆一路狂奔。

实在是身无分文,连公车都坐不了,只能靠腿。

另一边记者发布会正式开始,黄强以及天启公关部工作人员端坐在上侧,下方无数媒体。

没等记者提问,黄强率先说话。

“我知道对于本人演唱会突然终止这个问题,网上很多朋友都很关注,有黑我的,有骂我的,当然也有支持我的。”

“首先我很感谢支持我的朋友,谢谢你们!”

说着黄强起身对准摄像机鞠躬。

“这次召开这个记者发布会,就是要向大家解释一下我为什么突然终止演唱会。”

“大家都知道我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宁宇先生的歌,一首夏国人不仅让我在超美声线复活,还让我黄强的名字让大家熟知,更是受到官方邀请。”

“接着一首军中绿花,让无数军人成为我的粉丝,我很感谢宁宇先生,真的很感谢。”

“但是!在我唱这两首歌时,难道就我获利了吗?宁宇这个名字是不是也被大家熟知?”

“我感谢宁宇,因为宁宇对我有恩,那么我对宁宇呢?没有我,宁宇的歌能出名吗?”

“我和宁宇之间准确来说只是合作,互帮互助。”

“当我知道宁宇要让我开演唱会,我很兴奋很激动,一名歌手最大的梦想不就是开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吗?”

“可你们知道吗?这场演唱会所有利润都是宁宇的,我一分钱不会有。”

“宁宇一直以恩人自居,不断索取,我是出名了,可我仅仅出名而已,没有因此获得一分钱利益。”

“这是我参加超美声线复活赛之前和宁宇签署的合约,一份分成合约,宁宇对我享有终身提成制。”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日后不管我发展如何,哪怕我去送快递,宁宇都要从我这里抽成,你们觉得可怕吗?”

嘶!

当黄强说到这里,现场记者已有不少人露出怒容。

宁宇简直就是吸血虫啊!

“在得知演唱会我属于无偿演出后,我找宁宇商讨,宁宇根本不给我机会,以命令口吻让我无偿出演。”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们之间只是歌手和制作人的合作关系,我不是他的佣人,我不是他的赚钱工具。”

“所以!在天启娱乐找到我之后,我果断罢演,我是人!我也有家,我也需要赚钱!”

“这就是你们要的真相,如果换作是你们,你们还会继续开演唱会吗?面对无尽剥削,你们还会继续妥协吗?”

“宁宇是有点才,但是我奉劝各位,找他约歌最好想清楚,一不小心就会沦为他的赚钱工具。”

黄强义愤填膺的说完。

现场记者脸上写满对黄强的同情,同时亦有对宁宇的厌恶。

“好!接下来是记者提问时间!”

“请问黄强先生,有人爆料宁宇先生欠下巨额高利贷是否属实?他要求演唱会所得全部归他所有是否跟欠款有关?”

“不是高利贷,是正常的欠款六百多万,对方已提起诉讼,另外这位记者朋友,难道欠钱就活该让我无偿劳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