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一言难尽啊

秦轲看了一眼金乌,特别看看他手上的暗影烈焰法杖,这把武器不简单,充满奇怪的火行之力!

秦轲暗自琢磨,这个法杖放出来的火,会不会是三味真火?如果是三味真火,自己还真扛不住烧!

秦轲飞回检阅台,持吾金将军徐忠新高声说:“金乌接受第二轮挑战!两分钟之内没有人挑战,就直接晋级!”

踩在巨人肩膀上才是一步登天的捷径!

一个黑脸道士飞快登上擂台,高声说:“贫道李艮前来挑战!”

金乌既然已经暴露在广大修真者面前,索性不在客气,法杖一晃,顺发出一个初级火球,然后往后一跳,主要是担心李艮的反击。

李艮是一个海妖,有点怕火,修为只是散仙中期的水平,提一柄分水叉来打金乌。

金乌用暗影烈火法杖打出来的火球非常绚丽,一边翻滚,一边拖着火焰尾巴砸中李艮。

李艮挥叉打碎火球,锁定金乌扔出分水叉!

没等叉子飞过来,金乌连发三个初级火球,一连串砸了过去,然后一伸手抓住叉子折成两节!

李艮翻了两个跟头躲开了火球,口里暗自念动咒语,“疾!”一道白光出掌,打出一个法宝「混水元珠」。

李艮可谓很狡猾,借着翻跟头躲火球的时候打法宝!

辛亏金乌系统立刻装备上铠甲,黄金狻猊甲自动出现挡住了「混水元珠」的打击。

金乌大怒,左手扔出一本金光灿烂的魔法书,瞬间擂台上爆起一片魔法天空!

金乌右手狂摇法杖,几十个火球从法杖上飞了出去,在魔法天空中呼啸而过。

李艮感觉不妙,刚化成妖风想飞,就被火球击中,一声声火球爆裂,李艮被打下擂台,而且被烤的外焦里嫩,七窍生烟!

国师詹天佑飞下检阅台,扶起李艮说:“道友,你没事吧?”

李艮说:“无量天尊!贫道学艺不精,让国师见笑了。”

詹天佑说:“胜败乃兵家常事,都是为朝廷效力,你且运功疗伤,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李艮说:“多谢国师!”

天色已晚,比武结束,武林人物各自散去。

……

国师詹天佑回到皇宫密室,脸上面具消失,竟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这也太年轻了吧!

詹天佑当年就是这个模样进入峨眉派,成为一个三代弟子,随第二批修真队伍来到傲来国,跟着金乌的父亲参加了废墟之城的战斗。

那一场战斗打得惨绝人寰,金乌父亲带领的远征军死了一半人马,几个将军阵亡了。

还不是最伤痛的!

那时候,金乌的父亲由于战功赫赫,皇帝赐给他一个夫人,修真弟子罗爱珠,峨眉派的一个外围弟子,也血染沙场魂归故里。

那一场战斗出现了魔界的骷髅兵不死系生物,出现了西方的灵魂生物兵,也出现了东方的阴兵,最后出现了蘑菇精这种奇怪的生物。蘑菇精非金非木非水非火非土,不是三界之中的生物。

那一场战斗死亡了一百万人类。

詹天佑在那一场战斗中脱颖而出,起到了中流砥柱、力挽狂澜的作用。

如果没有詹天佑,修真界就要被打回中原地区了。

密室里,皇帝李元霸问:“国师,千浔的灵魂有无下落了?”

詹天佑点头说:“陛下勿忧,已经找到了,藏在一个西方法师的戒指里。”

李元霸说:“何不取回来?”

詹天佑说:“千浔的魂魄与西方一女子的魂魄纠缠溶于一体,拿回来后恐怕千浔会变成两个面孔。”

“两个面孔也比这样失去生机要好。”

“陛下,还有办法可以帮助到千浔。”詹天佑说。

“但说无妨。”李元霸以为他有什么顾虑。

詹天佑说:“广寒宫有月老,他有法宝红绳,可以把千浔的灵魂定住,让千浔的灵魂来控制身体,至于另一个西方女子等以后我有了分魂之法,再将她剔除。”

李元霸点头说:“如此甚好,凡国师再去仙界一趟,我在人间给千浔择一佳婿,你看如何?”

詹天佑摇头说:“莫要着急,等千浔苏醒之后,陛下告诉她前因后果,征求她的意见,然后再使用法宝不迟。”

李元霸松一口气说:“终于有了眉目。”

……

金乌和博罗米尔回到八楼的魔法屋,金乌拿出一大堆魔法材料和宝箱,让博罗米尔自己使用。

金乌给师娘讲了校军场的比武,明天要和望月宗对阵,卧龙生让我们早点到场。

金乌回屋修炼,正在冥神静心的时候,一道赤炼光华闪过,这是上仙的境界,一个人影出现在屋里。

来人正是上古元始天尊的阐教叛徒,大名鼎鼎的申公豹!

金乌看到申公豹神采奕奕,急忙从床上下来跪拜说:“恭喜师尊恢复金身!”

申公豹点头说:“还行,起来吧,我回仙界见了你师伯,花了几日重修道体,这才有空返回人间。”

金乌起来请师父坐椅子上,然后泡上一杯香茶。虽然申公豹不用吃饭喝水,但需要接受徒弟的孝心。

金乌垂手而立问:“师父,我师伯又是何人?师门的尊长有无圣像,赐给弟子一幅好早晚敬拜。”

申公豹说:“你听说过上古洪荒的传说吗?”

金乌说:“师父,我前世为人的时候,母亲给我讲过很多神话故事,我那时三四岁的样子,能记住精卫填海的传说,不知道是不是洪荒传说?”

“大概是同一个年代,不过精卫填海是古巫族之前的事,那时候为师还没有出生,你还有什么记忆?”

“师父,我记得我父亲是个将军,有一个大手袭击了我们,那个手只有四个指头,不像我们正常人的五个指头。”

申公豹说:“西方妖魔很多,若是变化成人形,多数应该是五个指头,想必是他本身就有四个手指,这是个明显的特征,很容易识别出来。你刚入人间,听为师的话,不要急于报仇,能变化出一个巨大的手掌,想必都有法天象地的神通,这样的神仙,说实话,为师也不是对手!所以你要学会忍耐,等有了本事才能替父报仇!”

金乌“噗通”跪倒说:“谢师父教诲,金乌莫不敢忘。”

“好,起来吧,万事都急不得,为师在北海之眼,整整被封印了三百万年,差点就神形俱灭!亏的你师伯顾及一点点师门之情,我才有幸重生。”

“师父,我们是什么师门?”

“唉!一言难尽啊!”申公豹叹口气说,“曾经我很避讳提及师门,经过太漫长的岁月,现在我也想开了。”

申公豹陷入了久远的回忆:“我师父是元始天尊圣人老爷,我有十几个师兄,还有一个师弟。当年我心胸狭隘,误解师尊后酿下大错,背叛了师门,最终被封印在北海之眼。”

申公豹沉默的空间,金乌说:“我母亲说东方道法有三清圣人,我记得我家有个供桌有画像,就是师祖掌教大老爷吧?”

“应该是吧!人间道法来源于三清圣人老爷。可是那阵子我师父与三师伯通天圣人不合,我们兄弟反面,最后骨肉相残!真后悔啊!”

“师父,您现在和师门还有联系吗?”

申公豹惨然一笑:“徒儿,师门早已破碎,师兄弟死的死、叛变的叛变!现在还剩一个南极仙翁师兄,是他留下一个阵法让你找到了我。”

金乌恭敬的说:“恕徒儿不敬,师伯在阵法中留下了印记,我记得师伯的容貌与人间的寿星爷爷相似。”

申公豹点点头说:“他便是人间的寿星。”

金乌问:“掌教大老爷呢?”

申公豹摇摇头说:“自洪荒血战之后,众叛亲离,那道祖囚禁了三师伯,逼我师父吞下毒药,师尊离开了昆仑山道场,再也没有消息了。”

金乌幼稚的问:“师父您现在恢复的金身,难道不能去找掌教大老爷吗?”

申公豹摇摇头说:“徒儿,修道之路无穷无尽,人间之上有仙界,仙界之上有九重天,再往上还有三十三天,我师尊一定在那三十三天之外,我们法力低微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