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金乌缺少母爱

正当金乌和师父申公豹秉烛夜谈之时,窗外空中飞来一个神仙说:“何方上仙到我白帝城?可否一见?”

原来是申公豹从仙界化成一道光华,落入离皇宫不远的校军场附近,立刻就惊动了国师詹天佑。

詹天佑忍而不发,一直等到马善从仙界返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玉兔精,玉兔精还带来一个法宝冰莲壶。

詹天佑让马善、温良和玉兔精先保护皇宫,自己和张奎驾云出去看看什么神仙来白帝城了。

申公豹推开窗户,看看外面夜空中的神仙,离开仙界的日子实在太久了,很多记忆都尘封的找不到了,想当初三界之中没有我申公豹不认识的神仙。

金乌紧张的想挡在申公豹前面,也不想想他一个刚进入玄仙境界的妖仙能有什么用?现在那一个会飞的神仙不是太乙之上的境界?

申公豹看对方有些面熟,一定是以前认识的人,于是朗声说:“你是什么人?”

张奎说:“在下七煞星张奎。”

申公豹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招手说:“莫不是千里独行的张奎?贫道申公豹。”

张奎愣在空中,一时想不起来申公豹是谁,毕竟年代太久远了。

申公豹提醒着说:“你俗家妻子高兰英,你死于西方凶神韦护之手,西方法宝降魔杵之下!”

“申公豹!你不是早死了吗?”张奎大吃一惊,很难相信眼前的道人就是申公豹,其实他都不记得申公豹长什么样了!

申公豹说:“进来说话吧!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张奎说:“申道友,这里是傲来国白帝城,我是皇帝客卿,不如你随我到皇宫做客,我和温良、马善都在皇宫,大家一起叙叙旧。”

“温良、马善?我想想,好像有点印象!行吧,你先进来,这里是我徒弟家,我们坐一下从大门出去。”

从大门出去,也是一种基本礼貌。

张奎说:“申道友,我还有一个同伴,是傲来国的国师,我们一起过来吧?”

申公豹说:“既是同伴请一起来吧。”

张奎和詹天佑飞进金乌房间。

申公豹看詹天佑两眼,一个略显年幼的道人,确定从来没有见过面,而且也看不出来什么来历。

张奎互相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师詹天佑,这位是元始天尊的徒弟申公豹。”

詹天佑拱手说:“久仰久仰,晚辈詹天佑有礼了。”

申公豹说:“贫道申公豹,这是我徒弟金乌。”

金乌忙跪下:“浣花宗弟子金乌见过国师大人,见过张仙长。”

詹天佑点头说:“申道友,你的高徒下午我已经见过了,年纪轻轻已经修炼到玄仙境界,真是名师出高徒啊!”

金乌仍然跪在地上说:“师父,国师大人,我师姐独孤千浔还在皇宫里昏迷不醒。”

申公豹说:“我去看看,上次走的急也没时间看,好像是灵魂出窍了,肉身还在,魂魄应该去不了阴间,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

詹天佑说:“千浔的灵魂已经出现了。”

申公豹和金乌同时问:“在哪里?”

詹天佑说:“在金乌的魔法师朋友身上,就在旁边的房间里。”

金乌起身说:“我去叫他来,他也是千浔的朋友。”

詹天佑说:“不用,你跟我们去皇宫。申道友,我们去皇宫坐坐,我们皇帝非常敬重修真者。”

申公豹点头说:“如此来说我就打扰了。”

大家一起出门,来到楼梯口驾云飞行,落在皇宫里的空地。

温良、马善和玉兔精迎来出来,互相介绍一下,然后再去晋见皇帝李元霸,分主客坐下喝茶叙旧,然后讨论独孤千浔的事。

詹天佑说:“各位道友,千浔的灵魂就在金乌的魔法师朋友手上的戒指里,那个戒指里除了千浔的灵魂之外,还有一个西方女子的灵魂,两个灵魂互相缠绕,那个西方女子的灵魂有器灵之力,千浔的灵魂已经被她牢牢抓住,很难分开,大家有什么道法可以解救?”

怎么解救?谁道行深谁才有本事救啊!

玉兔精说:“我主人借了冰莲壶,难道不能救她吗?”

詹天佑说:“可以,冰莲壶可以把两个女人的灵魂一起放进千浔的灵舍,按目前的情况,可能是那个西方女子控制千浔的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办法了?”

张奎和温良看看申公豹,心想你不是以办法多、朋友多闻名于洪荒吗?

申公豹说:“人的灵魂是先天之物,三魂六魄如何能跟别人的混合?我知道有移魂大法,却不知怎么把魂魄分开。”

詹天佑说:“道友有所不知,那个戒指又叫魔戒,是黑暗魔王索伦主神制造的,索伦指望用这些魔戒来控制矮人、精灵和人类的首领。冥界法师袭击了千浔,千浔当时应该是死了,不料魔戒反而救了千浔一命,那个戒灵拥有灵魂控制之力,千浔很难摆脱她的缠绕。”

申公豹点头说:“倒是贫道孤陋寡闻,詹道友想必有破解之策,我们先把人救活再寻其他办法分开魂魄。”

詹天佑说:“我也是此意,咱们在皇宫护法,先把千浔的灵魂归位再说。”

申公豹说:“我带来一个宝物,你们救活姑娘之后给她服下,也算是给我徒儿一个交代。”

只见申公豹拿出一个拳头的的桃子,桃子散发着灵气,好像有一层灵光在环绕。

詹天佑说:“莫不是王母娘娘的蟠桃?”

申公豹点点头说:“正是,此物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才成熟,凡人吃一个即可成仙。”

“多谢道友!”詹天佑说,“道友请跟我们进去看看吧。”

看詹天佑有点不好意思伸手,申公豹把仙桃放在他手上。

“别客气,救人要紧,你们去吧,贫道在此护法,恭候佳音。”

詹天佑接过仙桃,心想这样的天地灵宝真是难得啊!

他们来到密室独孤千浔的床边,独孤千浔像睡美人一样一动不动。

金乌忍不住屈膝拉着独孤千浔的手说:“师姐!师姐!你醒一醒呀!金乌来看你了!师娘也想你了!”

金乌穿越到人间之后,就千浔她们对自己最亲了!

金乌缺少母爱的情感又溢了出来,止不住掉下眼泪。

金乌的情感属于小孩子的真情流露,特别的真挚,特别的纯洁,传递出失去亲人的悲哀和绝望。

詹天佑示意玉兔精施展法术。

玉兔精拿出冰莲壶,放在独孤千浔额头上,口中念动咒语,冰莲壶放出两种颜色的光芒。

冰莲壶下面放出红粉的流光,可以看到光芒在扫描独孤千浔的头部,似乎在寻找独孤千浔的灵魂。

冰莲壶中间似乎有一个无形的透明隔层,红粉流光整整齐齐在一个平面上被截断了,上层是略显诡异的黑丝曲线光芒,整个光芒像一个黑莲花造型,越远越淡消失在远方。

玉兔精忽然娇喝一声“疾!”,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对冰莲壶加注法力!

黑光并盛!冰莲壶的壶心开始发红,逐渐出现一个红心!

远方似乎有鬼魂飘荡!在黑丝的牵引下慢慢穿过墙壁,出现在密室里。